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一月 2009.
Displaying 1 - 5 of 5 entries.

激动……

  • Posted on 一月 21, 2009 at 11:10

昨天晚上收拾回家用的东西的时候,我那束之高阁的登山杖从柜子上掉了下来,不偏不斜直戳在我脚上,肉隐隐的痛,心里还是那个美啊,想想还有两天就回家了,我就抑制不住的兴奋

明天就要回家了,如果不耽误事儿的话,晚饭就吃俺妈做的饭了,哎,激动啊!俺二妹已经问了我n多遍了:要回家了,激动不?

疯狂周末

  • Posted on 一月 19, 2009 at 13:07

觉得最近点儿特背,背到家了,早晨闹钟响起的时候我还在想,今天要不要出门,要不要上班,要不要先找个算命的卜上一挂,但终究只是想了想。
上周五晚上六点五十的火车,我到达城站的时候是18:57,就差那么一点点儿。在出租车上发现已无回天之力的时候,只好给已经在车站的lj发了短信,马上给我转签吧。结果20:46我才坐上火车,十点了才屁颠屁颠的从上海南站出来。站在路边挥了半天膀子愣没等到一辆车,只好等着毛毛他们的那辆车过来,顺便把我敛喽上。
酒吧的音乐我不喜欢,大部分时间在那喝酒抽烟,欣赏钢管舞了,还有就是中途拿手机发了几个短信,可能就因为这,我的钥匙就光荣的牺牲在这里了,而我还全然不知。凌晨快三点的时候,我跟着毛毛去送喝冒的yp,然后赶紧回家睡觉,事先叮嘱毛决不能一觉就到中午了,时间很紧迫啊,白天逛完街,晚上还有一场儿呢。
周六早晨10点多起来,毛毛是这样安排行程的:吃个饭,逛个街,临了跟同事碰个面,接着回家化个妆,然后bonbon门口和另外俩妞儿接头。毛跟cj讲,她个老师说她有巴金的风格,我说还有人说我有鲁迅的笔锋呢。哈哈,用毛常常批评的就是:这俩人儿还要脸不?
逛街的收获虽然不丰,但终究没有空手,没辜负俩人的四条腿,稍微可以安慰下。累的我俩甚至有点儿想放弃晚上的行动,毛比我坚持,而且她认为我周五晚上没怎么high,今晚一定要弥补下。
到了bonbon以后,发现很冷清。我没有经历bonbon的鼎盛时期,却目睹了它的萧条。于是一行四人打车到了G+,我总认为我是和毛毛来过新天地的,但毛毛坚决否认,可是我又确实来过,和谁来的?我认为是毛毛,毛毛说绝没,那就奇怪了。
G+在杭州也有,可我从没去过。环境和音乐都合乎胃口,那晚过得很开心。吧台旁喝酒的时候,一个衰人过来要请客,我看了下毛毛,毛毛笑了笑,然后我用冷漠的背影拒绝了。
那晚只是喝了几杯酒,还有一杯果汁,我把自己照顾的很好,包括心情,可是手机却牺牲了——进水后再无信号。在车上絮絮的跟毛讲,回家再喝点儿吧,我郁闷的。毛毛讲,我这个人是不能结婚的,否则我老公还不被我烦死。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老早就决定不涂炭生灵了。
周日晚上快八点的时候我没了钥匙,没了电话回到了杭州……

let' go

  • Posted on 一月 16, 2009 at 10:36

最近很懈怠,一点儿新年新气象的意思都没有,不知道浑浑噩噩的干嘛了。诸多“好事”者诸多次建议,快点儿把自己嫁了吧,一提到这个就觉得挺没份儿,大过年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心情啪啦一下子就从地面到了地下,但是一想到回家,就又感觉很海皮了。

我又犯了老毛病,自从拿到票后,就每天把小窝儿折腾成杯盘狼藉样,然后很晚睡,很晚起。已经很久没有第一个到公司了,甚至等我到的时候,屋子里已经黑压压了,连领导大人们都来了。

距上次坐行程微长的火车已经有些时日,很是怀念,就像很久没有吃方便面想吃上一口一样,可惜票难搞的一塌糊涂,当然我一开始就没趟这趟浑水,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与一帮子素不相识的人打飞的,想想这胃就翻江倒海的难受,但我仍旧积极的希望这次旅程能够舒儿舒儿坦儿坦儿的,吃点儿东西,看看空姐儿,空哥儿啥的。

时间很紧迫,我有那么点想取消上海之行的想法,在毛看来这样的念头很邪恶,所以那天电话的时候很不能控制自己情绪的,连同之前的陈芝麻烂谷子,把我讨伐了一通。说的我很惭愧,于是嘛遛找人买了票。今天晚上杭州一大龄女青年晃荡在上海大街上,等着与一上海大龄女青年接头,oh yeah!

想美事儿

  • Posted on 一月 5, 2009 at 18:59

自从决定回家后,就每天都惦记着,我很少像现在这样装不住事儿。事实上,我是属于口风紧,特能装的人。可是回家过年这件事无论如何我都不能保持自己一贯的风格了。每天一空下来就开始神游故乡,畅想着回家后要做的很多事情,比如打打小麻将,比如和老爸喝喝酒儿,比如跟着老妈去大棚踅摸点儿绿油油的青菜,比如和幺妹的那些狐朋狗友的玩点儿完全不属于我这年龄段的幼稚游戏,天啊,太多了,过年回家已经成为年初最梦幻的计划了。

尽管还没买到票,但是套用一句话就是:我们一直在努力!毛毛每次电话都不可避免的来一句:能买到吗?那口气,怎么听都不是个疑问句,似乎在告诫我,买不到的!这并没有打消我高昂的热情,依旧觉得前途一片光明的没事就神游。

毛毛批评说我比那些臭男人还不靠谱,唯一的解释就是我前半生做的靠谱事儿忒多了,现在这叫转型吧。

元旦没赶上各大商场的活动,想着这个周末也就是10号去上海,逛个街,弥补下,也顺道去看下毛毛,否则真可能被这家伙砍死,人说狗急跳墙,何况人乎。今天毛毛告诉我16号结伙去酒吧,一想那就干脆把计划打个包,泡吧逛街凑在一起集中实施得了。

lemon问我:新的一年有什么崭新的计划吗?
me:计划着买张彩票,中个500万。
lemon:一点儿也不新啊,这不是你日日思夜夜想的嘛!
me:是啊,我是怀揣着这个梦想呱呱坠地的。

这样的季节在下雨

  • Posted on 一月 4, 2009 at 17:36

三天的假期眨巴眼儿的功夫就成了过去,一边感慨着要是今天才放假该有多好,一边极不情愿的钻出被窝。再也不想左手拖着08,右手拽着09瞎感慨了,浪费时间和精力,还没得钱赚。对新的一年是有很多期待的,想想还是不说出来的好,逐渐的相信很多话说出来就不灵光了,就像生日愿望,也逐渐的相信诸如此类的以前认为蛮不靠谱的说法儿,也许我正大步流星的向着中老年靠拢呢吧?

有点儿恐慌这样的衰老,去做美容的时候,经过小区的门口,没有像以往那样对打麻将、嗑瓜子和唠闲嗑儿的老头老太太们心生艳羡,反倒觉得揪心。
尽管如此,还是很想过年,很想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