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四月 2009.
Displaying 1 - 8 of 8 entries.

培养心情

  • Posted on 四月 29, 2009 at 16:54

最近很不开心,很烦躁,很想发火,就像浇了汽油的干木头。想骂人,一副逆来顺受,谆谆有礼的模样,骂起人来该多震撼,MD,老学究架着钢枪上战场了。

终于要熬到可亲可爱的劳动节了,清明小长假时还在畅想五一长假或者干脆给自己放个大假,可到头来又怎样呢?就像准备拿着一元钱去吃龙虾鲍鱼海味大餐,可最后捏在手里就是两根油条,仅此而已。

believe me, trust me, 快拉倒吧,宁可相信自家男人怀孕了。多疑的人活得累,轻信的人过得傻,活着真拧巴。很多事儿犹如夜梦一场,想着冷水扑扑脸,拍拍脑袋就烟消云散了,可我不是撂爪儿就忘的主儿,郁闷!

从现在开始培养,培养个好心情,争取放假时什么多余的都不想,彻底放松,that's all!对于莺歌力士,虽然一直在努力,可是依然很蹩脚,这样也好。是不是提醒下毛毛,最近少招呗洋鬼子,没准来自墨西哥呢。幺妹放假回家,俺爸说炖好排骨等着她,今儿跟大姐说了,千万别弄那玩应儿,存在健康隐患不说,还不利于减肥,家里不是那么多兔子嘛,瞧我,多残忍!不过,可别这边兔子肉刚下肚,那边又爆出兔流感了。

千万千万

  • Posted on 四月 27, 2009 at 22:55

这里,太安静了,安静的能听见我的呼吸,嗯……还有鬼魂脚步的声音,鬼应该是飘来飘去的,两脚不着地儿的那种,所以肯定是我的听觉出问题了。裹着房间里的毛毯,蹲坐在椅子上,对着电脑噼里啪啦。想找个人聊天,可是无论点哪个头像,都会弹出一个小框框,提示这个好友不存在,我想我的qq中毒了。然后就看电影,《肩外的恋人》,觉得里面有很多熟悉的元素,尽管是第一次看。
打算关电脑睡觉的时候才突然弄清楚,这台电脑的默认登陆qq被我换成了另外一个号码,几天前我又在公司的电脑上把这个qq上的人全部咔嚓了,所以现在的那些头像,只是逗我玩的浮影而已。
白天的时候看见一句话:生活不可能像你想的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的那么糟。然后就想起某个人说的:我的爱没你感觉的那么少,但可能也不是我认为的那么多!谁改编了谁呢?或许根本就风马牛不相及,只是因为长得像就被我认作双胞胎了?
睡觉了,明天还得起床呢。曾经在酒醉的时候疯狂的诅咒这个世界,但又不得不承认,对它,我仍旧痴迷,生活就是这样,喜忧参半。下次得告诉毛,千万千万要把我的备用钥匙带给我。最近经常说千万,上次游泳的时候,Zelman又要给我买肉夹馍,我说了,千万千万不要给我买,我游泳前是不吃东西的。我想千万可能会成为我最近一段时间的口头禅。

沉淀的哀伤

  • Posted on 四月 24, 2009 at 17:25

穿着一双不太合脚的鞋子晃了很久才回到家,踢掉那又爱又恨的,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单身女人的路不好走,该买双更合脚的才是啊。突然很伤心,侧过身,整个人蜷成一团,脑袋在大狗毛茸茸的身上,越陷越深,似乎这样能让自己好受点儿。

做不到一直不动声色的过滤内心的悲喜,也许沉淀的太多,以我的体重也压不住从心底升腾的哀伤吧。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湿了大狗的身,湿了床单。其实,多大点儿事呢,这样想着,起身,换了睡衣,洗了澡,倒了杯奶,打开电脑,做着面膜,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毛电话我的时候,已经在外面喝了一瓶半的小二儿,是那种小扁瓶的二锅头,不是小三和老二的结晶。不是多么想喝酒吧,只是某些状况下,确确实实需要,不要否认酒的安抚能力,以健康的名义也休想。

本来是毛毛在诉说自己的不开心,可说着说着我就不能自已,经历不同却同样伤悲的两个人,叙叙着。毛说自己的性格像丫头——毛的猫儿子小强的老婆,我并不了解丫头,也无法深悟这样的比喻,但我知道毛毛,这就够了。毛说我就是一只刺猬,加上丫丫之前前世今生的言论,我成了一只长着牛肠子的刺猬,怎么着都是怪胎。

很多事情不能决定,很多事情无法预料,那么人生能把握的又有多少呢?

千头万绪

  • Posted on 四月 20, 2009 at 23:36

吃饭的时候,小外甥女跟她爷爷说:爷爷,我要喝水。
她爷爷说:没有。
小外甥女说了:这个,可以有!
啧啧,小沈阳的影响力不一般啊。

很多人问我石洞子的结果,大姐一直没讲,不管是短信还是电话,只字未提,跟没这回事儿似的。我想可能是个下下签,那边不说,我也不问,也当没发生一样吧。所以,都当没这回事儿吧。

有件事儿本来不打算讲的,结果今天和毛毛说老史蒂夫同志的时候,临了儿一个不小心就吐露出来了。那天去游泳,我游完几个来回在池边休息,突然听见哨响,抬头,看见教练盯着某个方向,一边吹哨,一边拍了拍自己的屁股,我顺着教练看着的方向看过去,一个人正对着鞋架子,背对着我这边,扭头朝教练尴尬的笑下,拎着还没放稳的拖鞋朝男更衣间狂奔而去。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咋的,居然没穿泳衣就进了馆,而我拜他所赐看到了白花花的那么一个背影,有个人晃着我的俩胳膊:怎么不早告诉我?真的只是背影?我怎么没看见?靠,又不是天外飞仙,至于么?虽然我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但总的看来我还是蛮镇定,挺压场儿的,只是有点儿八而已。

下班前我跟毛简单扼要的叙述下,然后按照既定的减肥计划,晚上去游泳,可是毛非说我是冲那猛男去的,哦,my god!不过我还真就没去,不是为了避嫌,是心情很菪啊。

高兴说了:碟子盛水怎么也不如碗,可碟子就是装大菜的。我做我的碟子,我装我的大菜,fighting!!!!!!!!!!

石洞子上香

  • Posted on 四月 13, 2009 at 16:46

中午的时候大姐mes我,说明天要去石洞子上香,顺便给我看看姻缘,问我还要不要看别的,我说看看财运吧,另外问问我能有个混血小孩不?大姐说了,你到底有没有男朋友,得说实话。听了后我就警觉起来——这是不是在套我口风呢?我如实禀告,信誓旦旦:没有,绝对没有,起码没有那种我想要跟着进城的人。大姐了了以后,回复我:好吧,我明天看完后给你信儿。

大姐去北京的时候,姥姥给了她一些湖北带回来的葛根粉,据说效果不错,小外甥女也要跟着吃,大姐苦口婆心的劝说,这才罢了。不过人家偷偷摸摸的给她小老姨也就是我幺妹存起了一袋,说是等她老姨放假回来后喝。

六岁的小外甥女开始不吃晚饭,二十出头的幺妹已经减了10斤,我也得抓紧了……

悬着的心情,顺延的活动

  • Posted on 四月 12, 2009 at 23:28

本来就没打算这个周末出行,不知道毛发什么神经,突然想去大峡谷,我的第一反应是她被妖魔附体了。对于这样不靠谱的突发事件,我是坚决抵制的,尽管偶尔我也会是这样事件的始作俑者。我的第一拒绝理由犹如一只欢快的小兔子,活蹦乱跳的蹦出了嘴儿,脚刚着地,还没怎么欢实呢,就被毛那此起彼伏的讨伐声给轰蔫了,然后耷拉着两个耳朵不知所踪。
我只能应承下此次大峡谷之行。其实毛说的回归自然,且歌且行,我也很想,但怎么着也得挑个粮草丰富,精力充沛,心情舒畅的时候啊,可是一切正当理由在毛那里都是借口,也难怪,谁让自己短了人家呢。
周五的时候,毛通知我,晚上公司组织歌唱比赛,必须参加,不参加扣钱。你说说跟着这么个抽风的领导混,毛能不抽嘛,这破领导也是,要不然你就早点儿通知,早早的断了毛本周回归自然的想法,也省得我在那纠结了。如果确定不去大峡谷,正合我的本意,可郁闷的是,现在完全被不确定因素套牢,心悬在那里,都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一直处于被动地位的我,终于可以小还击下,磕碜毛说:你都一半大老婆子了,还K个什么歌啊。不管怎样,我还是得等着毛那边悬而未决的消息。
周六凌晨三点零三分,迷迷糊糊的听见鬼叫,神志不清的状态下异常勇猛的坐起来,看到大狗身上一闪一闪的,莫非鬼火?
哦,My God,晚上没事折腾,下载了一些有趣的手机铃声,不过记得短信铃声被我改为唱山清水秀什么的一个小曲儿了,怎么成了鬼叫,这要被吓出个好歹多不划算。拿起手机,短信:好吧,我们的活动顺延。看完后,我就关机,回到床上开始踏踏实实的睡了,结果一觉就到了周六的中午。
洗吧洗吧就去和Zelman会和,Zelman买了传说中的肉夹馍,除了有点儿辣以外,味道还真蛮好,只是这馍都尸首全无了,我还把它跟保定的驴肉火烧混淆着呢。在街上闲晃了会儿,就跟着Zelman去吃鸡锅,多多少少有点儿给自己个儿压惊的味道。临了儿刮发票的时候居然中奖了,对于自小到大鲜少中奖的我来说,那心情,跟中五百万错不了多少。
你看,多亏了没去大峡谷,否则这天上掉馅饼的事儿,啥时候能再轮到我啊。

09年清明节千岛湖之旅

  • Posted on 四月 7, 2009 at 13:09

一直有个愿望,就是躺在家里足足实实的睡一天,但我属于该睡不睡,不该睡没觉儿,有时间不睡,没时间瞎打盹儿的那种。清明节那天下雨,本来机会挺好,可我9点多的时候就忍受不了在床上腻歪了,起床开始折腾。上网查到利好消息(我原来不用“利好”这个词儿的,好就是好,可我的同事们,尤其炒股的那些同事,没事就利好,没事就利好,出镜率极高,搞得我也耳濡目染了),4月5日天气晴好,终于可以筹划出行了。

本来4月3日的晚上老姨给我电话,问我假期是否去北京一趟,权衡之后觉得时间有点儿仓促,所以推说五一再过去。主要是我想趁着这个小假,好好休息下,坚决不去远的地方折腾。

5号,决定忽略,因为我迷路了。

6号早晨我五点十分就起床了,我甚至想不起来高中也有过起这么早的时候,或许我在刻意的忽略那么悲惨的记忆吧。尽管如此,我还是很安慰,因为接下来有两个多小时的车程让我补充睡眠。车上的早餐,阿姨自己做的大馍,目测,是那种扛饿能力极强的,事实也确是如此,我吃了不到一块就撑了。整个旅途下来,我们觉得阿姨带的馍起到了举足轻重,举世瞩目,举国欢呼的作用,这是后话了。不过好像也没什么要写的了。

船靠岸

海瑞祠堂

锁岛

鸟岛

奇石岛

这个所谓的鱼头滚豆腐,未动筷子之前的,188元

还是这个蕨菜下饭,30元,我们老家3元一盘,盘子比这大多了,都木有人吃

幸好有早晨的馍打底,外加Zelman带的香肠、黄瓜什么的(真是难得的明智),也吃得饱饱。

清明时节雨纷纷

  • Posted on 四月 4, 2009 at 11:39

别人清明节都扫扫墓什么的,曾经有那么一瞬间,我也有过回老家上上坟的想法,给我的姥姥姥爷,我的爷爷奶奶,我的大伯,我的六叔,还有我那刚过世不久的二哥。在异乡寄托哀思,总觉得不如对着那一米见方的土坟絮叨絮叨来得真实,但终究这样了。抬起头似乎看见一张张熟悉,突然清晰又突然模糊的面孔,像浮云一样飘来飘去,不明白为什么会泪流满面,为他们?为我自己?

最好和最坏的人创造历史,如我一般平庸的人繁衍后代,而我,只是自私的想要快乐轻松没有负担的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