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一月 2010.
Displaying 1 - 3 of 3 entries.

打道回府

  • Posted on 一月 28, 2010 at 18:01

终于要回去了,心情老鸡冻老鸡冻的
临走之前给荒芜已久的博客除除草,略表一下自己的喜悦之情。两个月下来身心俱疲,最近才稍见好转。
和tb去了两次东风市场,看着各类鲜活的海物,又刘姥姥了一把
趁着鲜有的周六晚上没有加班,和tb去弄了头发
在黄金时代练歌,扯着破锣嗓子假装敬业

连续的工作,感觉上了发条一般,千篇一律的加班,一如既往的忙碌,枯燥的让人抓狂,感觉不到生活的意义,与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渐行渐远。一直认为人生观价值观是很抽象的东西,既不能抓到,感觉也如白水乏味而寡淡,想不到如今却有如此体会,很多抽象的东西,不是不存在不是不凸显,只是被冲击的不够有力。

自从看了电影阿凡达,连做梦都是去潘多拉,而我也那样迫切的希望拥有自己的阿凡达,对一些东西的向往实际是对另外一些东西的失望。

明天就要回去了,我没有再像前几次一样,喇叭的众人皆知,唯恐落下哪个,很多事情被拖延了,特别是一拖再拖后,就失去了最初的感觉,趁热打铁是很真理的。

走了,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来这个城市,很遗憾没有留下太多美好的回忆,很遗憾没有时间可以顺道去三亚,一身疲惫,满心遗憾的离开……

很伤感的,不写了,希望回去后可以生龙活虎,可以国色生香。

乱语胡言

  • Posted on 一月 14, 2010 at 18:07

心情不好
昨日一整天心情都很宕

荣基看了《阿凡达》
国贸吃了肯德基
阳光健身中心出来后去了城市广场

临近年底,变得异常浮躁,我已无法用傻逼一样的从容去面对一切了,脾气忽好忽坏,好的时候和气的谦卑的一塌糊涂,差的时候像谁欠了自己三百吊钱,想改正,却总是无力。

毛计划去成都工作一年,寻着ga的痕迹,给我留下的是小强和丫头

我每天都在信誓旦旦着不确定的回程日期,却接二连三的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生活就是这样吧,砸了脚,然后呲牙咧嘴的喊疼,回过头又搬起一块……

矛盾的虔诚

  • Posted on 一月 8, 2010 at 15:38

元旦以光的速度瞬间就成了历史,2010怎么看都是一个别扭的数字,如同那个一直不愿面对的年龄。该面对的怎么逃都逃不脱,于是在淡然的迎接新的一年的时候,也逐渐的释怀对于年龄的纠结,本来想用衰老一词的,但是lemon死活都不准,好像不是我在面临衰老,而是他在面临死亡一样。希望如签所说,2010年我的人生即将时来运转,春花烂漫,所向无敌,虽然不相信,但也虔诚的希望着,好矛盾好复杂的心理。
最近很烦躁,情绪波动极大,归结起来原因有二:没乐可娱,没衣可穿。透过现象看本质,究其底是因为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忍辱负重了如此之久,从上月底拖到本月中,然后又从本月中拖到本月底,娘的,神经被一点儿一点儿的撑吧,目前已是相当脆弱了。
我想结婚了,不再高调的叫嚣独身真美好了,当我把这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想法跟幺妹讲的时候,幺妹告诉我,2010年是寡妇年,不宜婚嫁,喏,我又在这嗝屁了,算了,计划没有变化快,who knows.
二妹手里有两只让人很垂涎的包包,等我回北京参加大小聚会的时候带着它们耀眼一把,大妹要请我吃饭,我却很土鳖的想吃凤山的芝麻烧饼豆腐丝。二妹元旦回家,宣扬我现在比大妹还瘦,搞得目前有些微胖的鄙人心理压力嗷嗷的攀升。
公司谣传元旦我掉海里了,不得不出来辟谣,不是掉是坐。哎,不管哪个都挺糗。
之前看豚鼠特工队,意犹未尽,昨晚几个同事去看了阿凡达,我们下班时间是晚上十点,所以他们看的是十点半的场,对于好久没有夜生活的我来说,这举动稍微显得有些不可理喻,于是和tb回宾馆睡觉,准备周日再去看。
昨晚已渐入眠,徐给我短信,有些事情不是像我写的那样,可以做到轻取轻放,想到的和做到的不会总那样的合拍,有些选择是迫不得已的,总之是希望自己能够快乐点儿,不要怪我自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