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九月 2006.
Displaying 1 - 4 of 4 entries.

活着岂能尽遂人愿,但求做到自我安慰

  • Posted on 九月 27, 2006 at 23:54

     早晨起来吃了一个煎蛋外加两块饼干,上午去逛商场,一件衣服要一千四百多,我的妈呀,彻底崩溃了!商场逛不起,逛超市,在楼下超市买了一箱奶,两桶果汁,还有苹果、饼干和烤鱼片,全挑最贵的。楼上受挫,楼下找平衡了。其实是因为朋友有超市的卡,而且是白得的,所以花起来比较不心疼。
   中午吃的快餐,下午没有出去,本来打算不吃晚饭减肥的,可是没崩住,在小羔羊吃了火锅,吃的时候热火朝天,吃完后又开始内疚,开车回来后,绕着硕大的一个水库走了一圈,才稍微有些安慰,人啊!

需要放松的时候就好好的放纵

  • Posted on 九月 26, 2006 at 22:53

     早晨车堵得厉害,到了车站十点的车刚好发走,只好买十一点的车票。我喜欢一个人享受喧嚣,那时自己的心是静静的,因此坐在那里一边等车一边看着来来往往形形色色的人并不觉得枯燥,很快检票的时间到了。
   中门上了车,从后面发现我1号座位的旁边是个梳小辫子的男人,艺术家?玩摇滚乐的?小混混?我对他的职业浮想联翩,不管是什么,我想该是个帅哥吧,心中窃喜,这个旅途该不会觉得漫长了。
   想象与现实本来就不能等同,但我情愿自己不曾做过任何遐想。当他把乘务员发的水和小点心递给我的时候(我的座位是在里面),我都不忍心再看一眼。上了高速,看路边的风景,看累了,就假寐,然后就见到周公了,醒来后接着看风景。
   六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下了车还是觉得有点儿累,决定先去洗个澡,搓澡的人还挺专业,洗完后,穿着睡衣去了四楼休息室,喝了点儿饮料,就去做按摩,给我按摩的是个男的,挺别扭想换人,怕说出来人家觉得我山炮,就没敢吱声,但我至今仍搞不明白,为什么要男的给女士按摩,女的给男士按摩呢。做完按摩就去五楼吃饭了,吃的是自助餐。
   饭后觉得自己精神气十足,就开着车到处转,这里的夜挺美的。
 
   

葬花吟

  • Posted on 九月 5, 2006 at 19:38

以前读《葬花吟》的时候没有那么多的感触,昨晚看红楼梦的时候,刚好是黛玉葬花的那一段,突然间自己也伤感起来,心情很低落。徐说他在买了新房子明年可以入住,我不知道他和我说这些是在暗示什么,还是只是随口说说。大姐后天来北京,不知道我能不能有时间去看她,其实我挺想去的,也挺想大姐的。

世事没有绝对

  • Posted on 九月 4, 2006 at 23:26

     他说不能忘记,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不能忘记又能怎样呢。有时候也会想起不曾分开的日子,那是多么美好的一段时光。对于感情我不曾后悔过,但是对于这次做出的决定事后想想总感觉有些失落。一个人的感情真的不能从一而终吗?一个人的好恶会因环境的改变而改变,也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有所不同。喜欢一个人是如此,不喜欢一个人也是如此。以前从来不吃芒果,总觉得它的味道怪怪的,闻到它的味道就觉得不舒服,有点儿像晕车时的感觉。有一次去实验室的一个老师家里玩,准备了好多芒果,那个季节的芒果还是很贵的,放在那里颜色很喜人,可是一闻到它的味道,我只有敬而远之,师姐觉得是因为那皮的味道,所以剥好了一个给我,我却不敢吃。师姐是个特喜欢吃芒果的人,觉得这样美味的东西怎么可以不喜欢呢,于是建议我吃一小口,用勺子弄了一点儿,小心地放在嘴里,突然觉得味道蛮好,最后居然吃了一整个,慢慢的就喜欢上了。
   一个外表看似坚强的人,内心实际上很脆弱。总想找个依靠,却又觉得谁都不可信,不足以托付,很容易对人毫无保留的吐露心事,即使是认识不久的人。一个人觉得孤单,两个人又觉得约束,于是在矛盾中徘徊,在徘徊中孤单的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