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四月 2007.
Displaying 1 - 10 of 30 entries.

片段

  • Posted on 四月 29, 2007 at 21:03

小晶,我今天学会了一首诗……
小晶,我会唱英文歌了……
小晶,我给你梳小辫吧……
小晶,我把我的口红送给你吧……
小晶,我的头发长长了……我喜欢紫色的头花……
小晶,小晶,小晶……

生活就是一眨眼

  • Posted on 四月 28, 2007 at 11:53

时间过得好快啊!
一眨眼到了周六,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哪去了?
一睁眼就到了早晨,厚厚的窗帘也无法掩盖这个事实。
太阳出来的好像越来越早了,让我有一种错觉,以为八九点了,一看闹钟才七点刚刚过。
昨晚回来后,晕车晕的厉害,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起来后感觉肚子饿,吃了几块饼干加一根香蕉,最后又喝了一杯酸奶溜缝,洗了个热水澡,打算上床呼呼。昨天朋友送了我一个颈椎理疗枕,正好可以尝尝。
不知道枕头在什么时候罢工的,反正醒来以后随手就触摸到它在我左侧的某个位置,而不是在我的脑袋下。为什么呢?不知道,我是一个睡觉想当老实的人,一般情况下不会发生打场之类的事情。

同醉

  • Posted on 四月 26, 2007 at 17:48

月圆的城市,热闹又憔悴。
孤独了几十岁,难道是上帝降的罪。
思念有时是种负累,
真纯的眼泪,你知道它的珍贵。

抬起头,月桂那么美。

周末之流水

  • Posted on 四月 22, 2007 at 20:45

上帝造了人,而人是哭着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为什么呢?因为人不愿意来到这个世界,因为这个世界充满了痛苦与磨难,一个人无论贫富贵贱,必然都要遭遇这些,而不管你是否愿意,是否接受。死亡是一种解脱,即将死去的人会看到一条通往天堂的隧道,那里长满了奇花异草,在隧道的另一端,上帝会伸出温暖的手……

懒猫,快起床了

  • Posted on 四月 21, 2007 at 23:37

我不是一个懒床的女人,设闹钟只是以防万一,通常我是在房子里除了床上的某个地方听到:懒猫,快起床了,懒猫,快起床了,懒猫,快起床了……我托着地板,或者是擦着桌子,或者是吃着早餐,或者是正在刷牙,或者是在上厕所。我从来不去关它,听着它的叫声会让我产生一种快乐的感觉。地板拖的更起劲儿了,桌子擦的更细心了,早餐吃的更香了,刷牙提速了,连上厕所都通畅了。一分钟以后这种似乎要压倒一切的声音停止了,房间里又能听到正在播报的新闻。

倾诉与倾听

  • Posted on 四月 20, 2007 at 22:13

2007年4月20日下午涂鸦

痴男怨女

  • Posted on 四月 19, 2007 at 10:57

五楼日记(3)

  • Posted on 四月 18, 2007 at 08:47

丫丫身上发生这种事情我一点儿也不奇怪,起码不感觉突然。曾经认为丫丫是个不该有婚姻的女人,也曾以为我的这种认识在她那场甜蜜的婚礼上就已经被击得粉碎,甚至看不到一点儿碎屑,现在让我突然又想起丫丫婚前我常对她讲的那句话:丫儿,你缺少的永远是恋爱,而不是婚姻。

五楼日记(2)

  • Posted on 四月 17, 2007 at 11:08

丫丫是个直性子的人。她说,我记性不好,不喜欢绕来绕去的,怕绕到最后都不知道自己开始想要说的是什么了。丫丫常常说我们俩是前世的动物托生的,她的前世是狐狸,我的前世是牛。“人们总认为狐狸狡猾,牛憨厚,其实都tmd的混账思维”,这是丫丫醉酒后说的原话。

五楼日记

  • Posted on 四月 16, 2007 at 08:13

丫丫打电话过来,说想喝酒了,问我去不去。每次都是征询的口气,每次的口气都毋庸置疑。已经很久没有出门了,每天早晨起来,穿上吊带和运动裤,再胡乱地往身上套一件毛衣,力求舒服保暖。突然要出门,都不知道该穿什么好了,穿大衣会不会热,穿单鞋会不会冷。如果是以前,首先考虑的该是,现在什么款式和什么颜色的衣服流行,该戴什么样的耳环,配什么样的丝巾,拎什么样的包包。现在居然堕落到这般地步,鼻子一酸,蹲在地上就哭了,比丫丫听说她肚里的孩子掉了而且再也无法做一个母亲时哭得还要悲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