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十一月 2008.
Displaying 1 - 10 of 13 entries.

方向

  • Posted on 十一月 27, 2008 at 13:06

早晨lemon坐出租车去机场,那个时间点我刚好已经起床,准备去上班,所以顺道就送下,否则他总拿这件事当话柄,落下这种人的口舌终归不好,于是今天早晨我把历史改写了。
路边全是落叶,让人有种错觉,以为这是秋的日子,抬头看去,树上已经稀稀落落,说不定此时北方的那个城市,正是白雪皑皑呢。我跟lemon讲打车的话该在北面,免得司机调头了!
lemon像看怪物样的看着我,一向都说左右的我,怎么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我只是想让某眼看人低的家伙知道我还是分得清东南西北的!
他觉得这句话很假,特别假,非常之假。
我就一指天上,看,它们往那边飞了,你小学没上过啊,秋天到,落叶黄,一群大雁往南飞了,喏,这边儿就是北边儿了。
lemon很夸张的笑,有点儿上气不接下气了,稍微缓下说,万一这是一群傻鸟儿呢?
也是。

若是生活失去了方向,没有了南北,还可以有左右吗?

做个合法的人

  • Posted on 十一月 26, 2008 at 23:04

有天同事说起身份证的事情,想想我也该去换换了,周二公司开会,结束后,我就有计划有目的的去实施了,办了身份证后,当我决定自己去转党组织关系的时候,公司人事一时找不到材料,而我只能拜托那边的人开了介绍信,开了证明,并给支部负责人打了电话,等着材料找到就可以直接过那边办理接收手续了,虽然还得等,但总算找到了组织,有种石头落地的感觉。突然觉得像是回到了学生时代,不觉嘈杂的事情是负担,反而乐在其中,常常为一天能够做很多而潜滋暗长着得意。怀念支部的生活,助理的日子,忙碌而快乐。

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蜕变的这么快,有果必有因的,只是我没有那么优秀的洞察自我的能力,就像无法准确给自己定位一样。

当我对此表示困惑的时候,lemon就会闭着眼睛,捏着鼻孔,缩着脖子唱:你太累了也该歇歇了 ,不可能所有事一天做完,你太累了也该歇歇了,给自己一点时间吧。你太累了也该歇歇了,不要总忘记了黑夜和白天,你太累了,也该歇歇了,还有爱在你身边。这个人没救了,不过我能这么快的去把身份证办了,和lemon的刺激还是有点儿关系的,因为他说没有新的身份证,连养老院都不能去,我说不至于吧,lemon说,你以为养老院是收破烂儿的呢啊,即使收破烂儿的人家也不是有主没主的都敛搂儿,也有优胜劣汰的。得,我都快成连收破烂儿的都不稀罕敛搂的了,什么都不争辩了,嘛遛儿办证去吧。

纠结

  • Posted on 十一月 23, 2008 at 20:47

收到很多祝福短信,让我都有种错觉,以为今天真是自己生日了,到专柜领礼物,去的路上,天儿还挂着暖暖的太阳,心想着天气预报也太骗人了,这哪里像是小雨啊,可回来的时候,天就阴阴的了,感觉马上要下雨似的。身上没带伞,得赶遛回去,现在可不是淋雨的好季节,何况淋湿的话,洗件衣服就要40,打了折还要近30,淋几次这日子就没法儿过了。

对于档案不知所踪的事情,想着就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吧,但终究做不到秋风扫落叶般的洒脱,好像忽然之间没有了精神寄托,心里的疙瘩越来越纠结,委屈,埋怨,无奈!大学时主持的仪式,审核的人,大大小小十多场,四五十人,到了毕业后自己突然就没着没落儿的了,好吧,没有通知我接受,没有转我也可以忍受,但那些材料不是简简单单的几张十六开纸啊,做事情怎么可以这样呢,真是无语……
谨此纪念一下自己莫名其妙的转为无党派人士!

真想骂人,tmd这鬼样的人生。

如此周六

  • Posted on 十一月 22, 2008 at 23:35

及时行乐吧,谁知道还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呢。早晨醒来的时候九点多,想想昨晚做的梦,真不知道该怎样不负责任的说服自己打开这个心结,总之很难过,算是噩耗吧,所以那时那刻以至之后想起都不由自主地会哭。
加班,心情不好,从班上走掉
和Zelman吃烤鸡串,烤鱿鱼,牛肉包,临了儿Zelman还要给我买蛋糕,我终究理智的拒绝了,食物真是泄愤的好东西,心情好很多。
打电话给lw,我,头一次坐着B2,来到了传说中的四季青,七转八转的找到了九星,中星,还有九天国际,因为去的太晚只能看看这几个市场的大门,但还是挺心满意足的。看着别人大包小包的,可自己刚进一个市场就头晕目眩的了,结果我们连双袜子,连个裤头都没买到,最后在市场外面买了烤地瓜,就坐车往回颠儿了。
去银泰逛了逛,环境是好,价钱也好,什么都想买,可就是没钱。我得攒钱,生日的时候好买条羊毛围巾送给自己,可以的话就再买件外套吧,如果经济状况允许的话,就再……唉,不能再了,再再我就彻底破产了,也不准确,根本就没产,怎么破啊。
出来后,我们又去吃饺子喝牛杂汤了,汤一点儿味道都木有,服务态度超差,和第一次来的时候天壤之别,Zelman和lw倒是小发了下飚,还有旁边一位顾客硬是把汤退了,我一边喝着没味的汤,一边琢磨着什么事儿扰了她们的心情呢,然后就很顺其自然的把她们归为自己的同病相怜人,一点儿飚也没发,反正有我旁边着俩发已经够她们受的了。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电

  • Posted on 十一月 19, 2008 at 12:43

最近常常收到陌生的电话,高兴的时候,就接接,反正接电话又不花钱。

昨天晚上稍微加了下班,没有去医院,回去的时候天儿那叫一个冷,觉得快冻僵了,阿姨今天做了鲫鱼豆腐汤,把便当盒抱在怀里,兴冲冲的往家奔。裹着被子喝着鱼汤,咂嘛咂嘛嘴儿,生活也挺美好啊——一个多么容易满足的人!
身体稍微暖和了,看会儿闲书,毛推荐的《一辈子做女孩》还没买,改天去逛逛书店,补充下内需。突然电话响了,手机闲置了好久,不是没电就是停机,而我好像也有点儿习惯了这样不声不响的生活,我想,迟早会彻底适应吧。电话响的时候,还是有点儿莫名的兴奋,也许离大彻大悟还要一段时间吧。电话号码陌生,饶有兴致的接了:
一个女人的声音:金先生吗?
莫名其妙:不是的……^&^$%#[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
对方继续:这个号码是您自己的吗?
我依旧很有耐心:是的
还是不依不饶的:那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我有点儿烦了,明显语气有点强硬:去年
女人还很不识趣:哦,那您认识金秋扬先生吗?
我无语:不认识,但我倒是认识金龟子。
女人唔哦了一下,然后来句对不起就挂了。
什么事儿!

毛毛说她想去山上呆一段时间,恩,那我就去海里呆阵子吧,不和她抢地盘,我俩这也算是遁世吧?周末的时候手机没电,所以就一直关着,等开起来的时候,信息滚滚的,要是人民币也这么一浪接一浪的,那我宁愿是被浪拍打的岸。逐条看去全是关于地铁的事儿。因为我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毛毛还真以为我逢不策了,二妹更夸张,说杭州那么乱,你还不回来,我很纳闷,怎么了?二妹说地都陷了,我说,没事,我会游泳,冬泳还健身呢。

昨天有点儿不高兴,很不高兴,你看,98年就握着拳头对着党旗宣誓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了,结果07年的时候我们公司很牛B的把我搞成了无党派人士,而我还一直蒙在鼓里直到昨天,毛毛安慰我,说,没事,你看开饭店的都成立国家了,当时净顾着郁闷了,虽然没听懂怎么回事,但也没追问所以然,后来听同事们在议论丽水市的一个饭店小老板为了逃避查卫生,声称自己成立了独立的国家,叫“中太众人劝归国”,还扬言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管辖,并制作了国徽。我,这才恍然大悟。

这世道,什么事都有,什么人都有

这个城市的这个冬天,心很暖

  • Posted on 十一月 16, 2008 at 21:50

昨天还暖暖的,从公园穿过的时候,好多人在拍照,今天又突的冷了,天阴阴的,感觉要下雪一般,我,终究迎来了这个城市的第二个冬天……
  

  

只言片语

  • Posted on 十一月 15, 2008 at 22:08

有个人问我最擅长什么?答案很多,可对哪个好像都不太满意。不过就目前状况来看,最擅长发呆!

周五晚上,提前一站下车,想着溜达溜达,顺道到阿姨那告诉她周末不去取菜啦!我,已经到了吃嘛嘛不香的地步了。

十月份到现在,已经把家败的天翻地覆了,自兀自的决定着之后不管哪个商场搞活动,都坚决不去了,除非白送。心神不宁了好几天,觉得若真是按兵不动的终究会落下块儿心病,如此没把持住,晃去了。人很多,非常多,相当的多,看到的衣服没几件,鞋子没几双,抬头黑压压的全是人脑袋,低头密密麻麻的全是腿儿,感觉像是有人掐着脖子似的难受,于是立马闪到商场外面去看人家画画。

被子换成棉被,但仍旧觉得冷,然后就想着喝点什么暖暖身,酒瓶子前滚翻一百八十度,靠,半杯还不到,明天又得去买了。发现最近总是找借口要喝点儿,美容喝,助眠喝,嘴巴馋了更要喝。

天亮是一种让人害怕的期待,年龄的增长,消逝的恐慌。以为只要不闭眼,只要不入眠,时光就会停留在那一刻,于是借着夜生活尽量把夜延长延长再延长。厌倦了自己的疯癫,也厌倦了灯红酒绿下凝视疯癫的人,此刻,只想发呆,只要发呆。反反复复的听着没有你的日子我真的好孤单,突然想起一幅画面,06年有个女人裹着毯子坐在沙发的一角,反复的听着那首秋天不回来,客厅里斑驳的月光更显凄凉。

周三晚上hxd跟我讲看月亮,周四毛毛也跟我讲看月亮,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这么多人喜欢看月亮?

片断

  • Posted on 十一月 15, 2008 at 21:02



今天

  • Posted on 十一月 11, 2008 at 22:43

“你,一个乖孩子?看似服服帖帖的一个人,其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lemon依然用看着我长大的语气给我下着定论,真搞不清楚他的自以为是劲儿是打哪冒出来的,还源源不断的。虽然反感他这么说,但耳根子软的我,又禁不住自我推敲起来,结果越推越敲越觉得是那么回事了,哎,人啊,我啊。

我,不能做到老娘叮嘱的那样按时按顿,不能做到医生嘱咐的那样不抽不喝,也不能做到毛毛建议的那样义无反顾全心意的去对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虽然当着面唯唯称是的,但我仍旧有一搭没一搭的吃饭,坐在毛毛家的沙发上没事样的和她一起吸烟,把柜子里已经落下浮灰的酒杯洗净,在某个晚上将它充满,然后一饮而尽。

连日来的失眠,完全做不到医生建议的早睡早起,自从看了一篇关于成年人一天只需要睡5个小时的帖子,就如同吃了定心丸般的开始肆无忌惮的挥霍起原本的睡眠时间,也不管这样的言论是否科学。

昨晚我十二点过几分才开始睡觉,较之原来又晚了两个多小时,早晨六点准时醒来,花了三十六分钟洗漱完毕,两分钟不到冲了杯豆浆,就着曼可顿全麦,一片奶酪解决了所谓的早餐,之前我是不吃的,后来医生建议吃,那就吃吃吧。七点十二分到了公交车站,可能因为天气晴朗,可能因为呼吸了新鲜空气,可能因为又赶上了人特少的车,今早儿心情特好。中途有个人上车,把我旁边那座当成自家炕头儿了,四仰八叉的就撂那了,这我都没跟他计较,很愉悦的闪到老后边,把我自己个儿的座都让他了。

公司的“全能”都认识我了,因为基本上都是我等着他开门,这次也不例外。当我照例浏览网页时,恍然顿悟,今天是光棍节啊,难道这才是我一大早穷乐和的真正原因,女光棍,大龄女光棍,怎么感觉跟叫女流氓似的。

上午干活特有劲头,因为晚上可以吃西冷牛排,玩游戏,但是这仅仅让我兴奋了一个上午,下午就彻底被楼里的装修声打败,头跟炸了似的,俩耳朵塞了纸团子都不好使。姜浩执著的电话让人头疼,光棍节是不该看到熟悉面孔的,否则怎么都觉得光的不够彻底,棍的不够唯一,于是用加班回答了姜同志的晚上是否有空。

下班后回家换衣服,小丹问我干嘛去,我很兴奋的答:过节,好像过生日似的,当然,如果有人像我一样分不清阴历阳历,那么也可以勉强认为今天就是我生日,我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避讳有人混淆说我是大光棍节那一天来到世上的了。

晚上的活动有点儿变味,与我所设想的光棍盛宴相去有点儿远,像什么,像那个相亲,有个人让人很不爽,一点儿都不掩盖自己的动机,MD,拜托给自己几个耳光吧,以后这种不靠谱的聚会是坚决不能来了。

游戏还在进行,我从厕所出来一拐就拐到了大门口,真是冷啊,我正捉摸着怎么回去呢,一个绿绿的家伙就停在了我面前,于是毫不犹豫的钻了进去。到了家踢了鞋子,坐在床上,用厚厚的棉被把自己裹的就剩个脑袋在外面,身体暖和了,血液畅通了,才想起手机一晚没开了,拿出来,看到发毛毛的短信: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只有光棍的光棍节,经典不?还有ym的短信:和同事在唱歌,但一点愉快的感觉都没有。还有老邱的单身是种子,是烈日,是落叶,是雪花什么的,屁啦,什么也不是,单身就是单身。还有一些纯粹煽情玩的,好像不把你从光棍家族煽出来就不罢休的。

2008年的大光棍节,一笔。

失眠

  • Posted on 十一月 9, 2008 at 03:33

今天,哦,不是的,准确地讲应该是昨天,因为下雨,原本的登山计划取消,取而代之的是茶楼喝茶打牌,喝茶我还凑合,打牌就不行了。本科毕业去武汉实习的车上,我,迅速出师,之后大展拳脚,俨然牌界新星,连我们班的那几个老油条都扛不住,当然,不是我的技艺多么精湛,而是拿到手的牌就邪了门儿的好,除了那次,还真想不起来还有什么时候那么辉煌过,以后再玩,必要先来个岗前培训,因为本来就不牢靠的水平一顿饭的功夫就退化为只认识什么勾圈开的了。
昨天临时去加班,山没登,茶没喝,牌没打,计划没有变化快啊。
进了家门,就想痛痛快快的睡一觉,因为大姨妈的缘故,前晚肚子疼折腾了半宿。想着喝点儿酒暖暖身,催催眠的,结果,结果到现在我也没睡着,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