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二月 2008.
Displaying 1 - 9 of 9 entries.

闭上眼,不要醒来

  • Posted on 二月 26, 2008 at 20:34

晓晓早就告诉我商场在搞活动,一直没得空,周日的时候怀揣着无限憧憬,杀向商场,转了一圈就异常郁闷的闪人了,毛给我电话的时候我没听见,那会儿子正在泄愤呢,对我来说,两个办法最好用,一个就是吃,另外一个不能说,估计毛会知道。

晚上洗漱完毕,想着早早上床休息一下,虽然明天没有新衣服穿,但也要精神饱满,精神抖擞的出现在办公室阿,一周之计星期一嘛。该死的牙疼病又犯了,疼得睡不着,家里一点药都没有,搜肠刮肚也找不到一个可以陪我去医院的人,终于体会到毛生病的那个夜晚无助的心情,而我比她更加可怜。隐忍着,隐忍着就哭了,坐在床上,抱着纸巾,哭得一塌糊涂。这是来到杭州后第二次绝望的哭。我不坚强,更不无敌,独自在外偶尔会觉孤单,生病时候尤甚,我知道一个人生活必须坚强,遇到事情才发觉一个人的形单影只,而模棱两可的生活状态,比之一个人更加凄凉。

我希望尽快睡着,然后就感觉不到牙疼,就像有时候懦弱的想闭上眼,再也不要醒来。于是挂着泪痕,疼痛中睡去……

童心痴话

  • Posted on 二月 25, 2008 at 21:17

这个周末有点儿疲

  • Posted on 二月 24, 2008 at 18:38

周五晚上去外婆家吃饭,六点多到,七点多还没排到位子,肚子都开始小提琴协凑曲了。间隙就到附近转了下,买了包烟,转回来的时候,隔着真功夫的玻璃窗,看见俺们公司的大领导在里面,没好意思进,于是继续拉着曲儿回到外婆家等位子。
饭后去k歌,又是排队,很是郁闷,于是跟着ycl到楼下的游戏厅消磨时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兴奋不起来,连一根活跃的神经都木有。但是还是硬撑到凌晨1点多,关键是我得等着ycl,我们回家同路。好久没有夜行,顿觉一个人没安全感。

周六,发生了一件让我痛彻心肺的事,我的衣柜不知被哪个挨千刀的给折腾到一个不甚明了的破旧仓库里,我疯了似的冲到仓库里,却怎么也找不见,就在我绝望的想哭的时候,醒了,梦境一场。阿门,上帝保佑,还好是梦。这时候发现已经快10点了,zy打来电话也没听见,于是打过去,又是商讨今天的活动,对于元宵节放zy鸽子的事情,我感到万分抱歉,于是爽快地答应了继续去k歌,并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从一点不到,一直到5点多,我们狂high,会唱的不会唱,全唱,有人唱,有人表演,zy的狼叫声非常之凄厉,不知这声音是在觅食还是在勾搭异性。我发现歌是要经常练的,否则很认生,感觉我的几个主打曲目都没有达到天籁之音的效果。

zy带去的男朋友,括弧,备注:男性朋友,括弧,点的全是让人忆往昔的歌曲,由于是军人出身,多数是军旅歌曲,当然我们秉承无所不能唱的宗旨,也全唱了,对这种很有创意的唱法大家均以兴高采烈状回应,尤其是小草,比赵本山唱的绝多了。

唱累了,就去找地儿吃饭,上桌的第一盘菜,非常之夸张,眼神不好的,根本找不到盘子,小得没法说,于是自我安慰着,可能是要给我们一个惊喜吧,那,效果达到一半,我们都惊了,没喜。牛蛙也没有zy说的那么辣,辣到心都痛,k,变态!

qq签名之连锁反应

  • Posted on 二月 19, 2008 at 12:26

二妹的签名是:我的心态现在不是很好,需要有一个人给我开导。

周一上班,找不到更合适的签名,就抄袭了二妹的,我想二妹不会告我侵权吧,现在这个社会,事事得提防着。

ym跳出来问我怎么了,我如实相告。一会儿,ym又跳出来,让我看她的签名:我的心态现在不是很好,需要有一个人给我开导—–晶晶2妹的签名之转载!

一个上午,有很多人跳出来,问我怎么了,因为破折号,ym可能就没有我这样的麻烦了。人云亦云,最后好像真的不好了,hj很识相的不和我吵了,温顺了许多,可这个时候我就想吵架,或者骂人什么的。但是我依然没有办法回答n多人的雷同问题,至于心情有多不好就更难答了,说我心情3个不好?心情差到5斤?

说谎我很在行的,逼真地一塌糊涂,wb很气愤,说耍人很好玩吗?可能太入戏了,我压根就没觉得是在耍人。wb说:说谎要受惩罚的。然后我们就去吃香辣虾了,结果,他买的单。

要是肚子里面有个垃圾收集器就好了,不用自己找发泄的出口,GC察觉到你心请不好了,就会自动把那些乌七八糟,惹人心烦的东西delete,那该多好!

毛毛终于做出决定了,看似乐观的一个人,内心却有那么多苦楚,听着让人心疼。其实人的一生就像写程序,每一个过程,都需要new一些对象,最初本着有用的乐观态度,时间久了,发现某些已经无用,或者压根儿就没派上用场,想到delete,却没想到盘根错节太多。

杂谈

  • Posted on 二月 17, 2008 at 17:27

上次逛街,一个标志的男人拉住俺,说是搞什么活动,非要送俺瓶花水,张口闭口的小妹妹,还问俺是不是上大一,俺貌似害羞实则无耻的答了一句:不是,大四了.然后就逃也似的离开了.大四,太他妈的不要脸了,hoho!

这次逛街,又一个男人,一直跟在俺的屁股后面,非要给俺看相,俺很明智的拒绝听他忽悠,充耳不闻的任他跟着,最后该男无奈止步.

老娘电话说俺们老家那边有人给俺提亲,天呀,这么恶俗恶俗的事也降临到俺身上了.对方俺认识,是俺们一个学校的,当初定位是老乡+师弟+校友,当然,俺也告知老娘,这个定位俺打死也不打算改变的,别人也别试图改变,因为对方不是俺稀罕儿的型儿.

昨儿zy告诉俺商场有活动,于是按捺不住了,喜形于色了,最终抵制不住了。丫丫曾经说俺听到此类消息,就像电话打进了120,当然个别急救中心除外——任你急死,人家也岿然不动的。

俺决定了,决定先不说,等我彻底决定的时候再讲吧……

情人节一博

  • Posted on 二月 14, 2008 at 17:33

没有感动,没有兴奋,淡漠的如同死人一般.

那天和毛讲,相安无事的时候我比谁都要牛气,一旦发生什么就特想找个依靠,哪怕曾经很不合拍的一个人,彼时的肩膀也是温暖而有力的.

对于他,产生过一些想法,现在想来,那样的想法有些悲哀,过去迷恋的可能并不是现实中的我,而是自顾自遐想的一些美好,诸如当初的我,一旦走近,梦想便支离破碎,四溅的破片继续不知深浅的击打着伤痛的心.与其让他像我一般的难过,不如继续保持着距离,然后怀揣着美好的回忆.

于一些人的很多话我是不愿讲的,认为那样会失去高傲,不自觉地变得卑微,即便心痛的错过,脸上也要保持笑容,洒脱的好像毫不在意.执着的等待着我的感动,不承想感动起来那么难,也会检讨自己不会感动和容易冲动的脾性,到最后却变成对男人的现实和花言巧语的讨伐.

爱情如果和顺带沾边,便觉得不值钱,哪怕是彼此见面,若不是专程便感觉不到诚意,于是即便路过,也会悄声来悄声走,不想成为主食之后的甜点和水果.

情人节写这样的话很煞风景,很多话一如我现在的心情.

年度大奖面面观

  • Posted on 二月 11, 2008 at 19:57

幺妹三十晚上做了一件在她看来很重要的事情——抱树。据说,30晚上的某个时辰,胖子抱抱细树能变瘦,瘦子抱抱粗树能变胖。不管真假,幺妹都决定试试,正所谓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临出门前,老妈煞有介事的叮嘱:千万别抱太细的啊!这位,难道怕俺妹出门的时候还庞然大物的,回来时就瘦骨嶙峋了?本年度最多余操心奖。

老妈和老爸闹气儿,几天不说话,这二老太不对了,往小了说就是彼此伤心,往大了说,就是家庭冷暴力啊!某天早晨老爸老妈又有说有笑的了,6岁的外甥女左看右看后,总结陈词:今天你俩还不赖!本年度最具建设性陈词。

初一晚上和毛小聊,当时毛正和ga同学在一起,吃饭,当然ga吃饭的同时还要兼职安慰心灵受伤的毛。本打算过几天再去上海的,许是ga太需要一个接班人了,所以下了血本,说是只要去就请我吃大餐,什么中式的,韩式的,日式的,意式的,法式的,随便我挑,甚至不惜出卖色相的要去洗澡消毒,对于美食和男人都已无甚兴趣,堪称本年度最清心寡欲奖。但是ga的类何炅声音太有面儿了,怎么听都感觉是何老师在邀请我,于是义无反顾的,毫无杂念的信誓旦旦着。

到了上海后我就不愧路盲称号的成功的迷路了,本来7点多就到了上海的地界,见到毛时已是十点多了,本年度十佳路盲奖。上海之行的初衷不见了任何痕迹,每天过着黑白颠倒的日子,吃饭喝酒睡觉看碟片,每天下午我都必须睡上一觉,原因是毛的朗姆酒后劲儿太足了,毛说我除了白酒和啤酒有点儿量以外,什么黄酒,红酒,朗姆酒,全是小儿科。可是为什么第一次喝的时候没有感觉呢,很可能是因为上次的是古巴,这次的是埃及,如果没记错的话。

爱情深入浅出

  • Posted on 二月 7, 2008 at 14:01

新的一年就这样的开始了,这句话一个多月前就说过,只是习惯了在这个时候再说一遍.短信依旧狂轰乱炸着,但是已经没有了去年过年时那种数钞票的感觉.我问丫丫知道自己的出生日期,也知道今年是奥运年,怎么就算不明白自己的年龄呢,丫丫毫不客气地回复:你这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或许吧!

一直以来对年龄的概念是模糊的,有意也好,无心也罢,终是让我不知深浅的过了很多时日.不管是抵触还是拒绝,人终究是在长大,很多事情无从判断,无从把握,然后无所适从.于是约简约简再约简.同一双眼睛看待相同的问题,折射出的反映截然不同,小时候冠之天真,长大后署名白痴.

对于明天,甚至未来,曾经高瞻远瞩过,渐渐的,变成一种随遇而安.从一个开始,到一个结束,喜多久,忧愁多少,爱多久,怨恨多少,有多久,经历多少,永远是x+y,分不清比例,也得不到结果。渴望惊喜,又无力将突然得到和瞬间失去平衡,就像除夕之夜的爆竹,平静后无法控制的难过!

生活不能随心所欲,爱情不能深入浅出,这混账的人生真谛!

雨雪交加这几天

  • Posted on 二月 3, 2008 at 11:06

在南方,雪能够下这么大,也真是不容易了,我很庆幸在这么大雨雪天气之前我去逛了趟街,否则非被憋出病不可.我正逛兴奋的时候,短信一枚,号码陌生,于是问:你是谁啊?过了一会儿,短信又一枚:哈哈,点点点,哈哈,点点点.啧啧,看人家这名起的,多有创意!

新买了一件外套,可那扣子缝的真不怎么样,接二连三的出现脱离组织的现象,而且是不定时的,之前打算拿到裁缝铺子里面,都加固一下,可是最近太忙了,一个不小心,我所知道的裁缝铺子就都打烊了。晚上洗漱完毕,大概11点14分,我特意看了下表,然后做了一个很NB的决定,把所有摇摇欲坠的扣子都心无二念的整下来,数了一下,一共九颗。我坐在床上,裹着被子,怀念着哈尔滨的暖气和俺们老家的土炕,心里默念着:女红真是好,女红真伟大!我知道穿针引线很难,可是没想到会这么难,整整折腾了不下8分钟,中间插播了一次近乎的绝望的倒床没痛哭,其间想找xd帮忙,或者是再借一根大点针眼的针,就像我姥姥做鞋时纳鞋底的那种,但最终还是把这个不能体现我超级无敌的想法给灭掉了。谁说我五毒俱全了,我就是要贤良淑德,hoho!

第二天上班,我十分之困倦,为了加固那九个扣子,生生做女红做到凌晨一点四十多,啧啧,多敬业,但是我不得不诚实的说一句,我妈曾经做出的关于我做女红的描述,还是很形象,很具体,很活泼,很生动的——抠蛆似的!

那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我辛苦巴拉的挤上公交车,忍受着北京小吃(爆肚儿=爆堵)般的路况,历经n久,终于到家,然后我就绝望的发现钥匙落在公司了,我,崩溃了!

2月1号,我们搬回公司,上午我请了小假,冒着风雪,不辞辛苦的赶赴火车站去接吴老师给俺捎的两瓶五粮液。不去不知道,一去吓一跳,这人咋就这么多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