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二月 2010.
Displaying 1 - 3 of 3 entries.

偶尔脆弱

  • Posted on 二月 25, 2010 at 17:02

上海下雨了,昨晚下班的时候就有些小雨点儿,匆匆忙忙的赶回家,刚刚爬到楼上,就见表妹立在门口,打开门进了房间小妮子就忍不住的哭了起来,我方寸大乱的,抱着她拍着她的背安抚着她。表妹边哭边说:想家了,突然一下子就一个人了,不想一个人呆在房间里,不想一个人吃饭,就是想家了。听着她的诉说,看着她流泪满面,自己突然也觉得很心酸。哄了半天表妹终于平静下来了,给小强丫头放了吃的后,就跟表妹坐在床上聊天看电视吃苹果。很多时候,即便不是刚刚从热闹温暖的家里离开,我也会这样,觉得孤独,觉得无助,否定着自己,否定着生活,稀里哗啦的哭过之后,反而觉得自己很幼稚。

哭哭也挺好,至少还懂得宣泄。那样一种情感的迸发,往往不是一股力量的撕扯,还有很多其他外在的因素。心里积蓄了很久,连自己都不清楚,慢慢膨胀慢慢膨胀,终究有一天不能自持,而此时任何事情都会堂而皇之的成为理由。

经历了很多次像表妹一样的心境后,越来越觉得很多事情其实很简单,觉得自己很强大,尽管毛依然不改初衷的叫我白痴女人。毛回来后应表妹的要求做了榨菜年糕汤,准确的说是年糕糊糊,尽管如此,我和表妹依然很开心的每人吃了两碗,然后就挤在床上看《非诚勿访》,有点像湖南台的《我们约会吧》。

年前几天小流水

  • Posted on 二月 23, 2010 at 17:43

年后第一天上班,没感觉,没状态,心里琢磨着这要是刚刚放假该多好。

回家的感觉真是不错,每天坐月子似的,哈哈,这比喻。老家比较冷,每天不出屋不下地的,吃吃喝喝的就把日子给消费了。

年前路过北京,都没住脚,跟着车一路狂奔的就到了家,去年回家的时候坐过了站,今年回家还没到站就下了车,谁家的傻孩子啊!还在车上幺妹就给我短信,说是老妈在做豆腐呢。饥肠辘辘的畅想着喝一碗豆腐汁儿,吃一碗豆腐脑儿,最后再吃上一块老豆腐,越想越饿,越想越是馋的慌。到了家一大家子人都在,热闹非凡的,有时候真想像老妈说的那样找个本地农民嫁了得了,免得她又唠叨我的婚姻大事已经成为全村的话题了。

回家第二天哥开着车载着大姐二姐幺妹小外甥女还有我去了大姐家,大外甥女因为感冒留在了姥姥家,我还奇怪呢,为什么我们都走了,大外甥女没闹情绪呢,原来小妮子会错了意,以为幺妹说的帮她妈妈(也就是我二姐)搬东西,是帮着把东西搬到车上再回来呢,实际上幺妹说的是跟着我们一块走帮着搬二姐买的年货啥的。路上居然看到老雕,翅膀特别特别大,估计是遇到雕群了,小外甥女问幺妹:那会不会被叼走啊?幺妹说了:幸好你胖点儿,太瘦的话就被叼走了。小外甥女一本正经说:还好我小姐没有来(大外甥女较之小外甥女瘦很多)!

二姐跟着我找老中医把脉,然后去了大姐上班的店里,正好舅妈也在,临了我们去车站时,舅妈说了:你们打车过去吧,或者坐120(实际上是公交102路)。二姐说了:这个我们可不敢坐。惹得舅妈频频解释。

年前在家的几天眨眼的功夫过完了,三十晚上12点钟声敲响的时候,老爸在放炮,老妈在做夜宵,幺妹很坚持又去抱树了,希望她可以梦想成真,种种场景像是昨天才刚刚发生,突然心生很多感慨,很多感动……

有那么一点儿事儿,很纠结

  • Posted on 二月 3, 2010 at 13:47

回上海已经几天了,依然感觉心在飘,人在漂
上周六公司年会,嘴馋的吃了几口毛血旺,结果晚上回家后就感觉牙不对劲。在象象她们房间看了一会儿什么天使,魔鬼,地狱犬,就去洗漱睡觉。半夜牙疼加剧,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早早起来,简单收拾下,准备去趟医院,没走多远,就被毛的电话召回,原来我把周末要去加班的象反锁在了家里。原路折回,把象放出来,跟着她顺路去了银行,然后医院买药,最后去取了火车票,回家有望的喜悦多少减缓了牙的痛感,虽然是否批假还是悬而未决的事儿。
回去后,毛在吹头发,准备下午去加班。吃了药,并没有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捂着半边脸,依然疼着。毛做了饭,西红柿面加摊鸡蛋,饭后毛去加班,我坐在地上看快乐大本营,小强和丫头趴在空调下面的电视上,很安静。
躺在床上,努力地忽略着疼痛,想尽快睡着,由于前一晚着实的没有睡好,不大会就着了。晚上六点多的时候毛短信叫我出去吃晚饭,我既不愿收拾自己,也不愿蓬头垢面的出门,于是继续赖在床上,牙依然很疼,吃了药,又回到床上。门铃响起,毛拎着大小袋子,从超市回来,我看了一眼手机,晚上九点多。毛买了葡萄酒,准备做牛排,我站在旁边看着斯哈着,最后实在难受吃了一粒毛说的副作用较大的散利痛,很神奇,眨眼的功夫就不疼了,一边赞叹一边后悔,早知道昨晚就不管不顾的吃上一粒,又没怀孕什么的,怕什么副作用啊。
十点多饭做好了,吃着晚餐加夜宵,看着碟片,生活美好的一塌糊涂。

周一上班,请假调休未批,郁闷到极点,心里憋屈的难受,却又找不到释放的出口。回来后虽然没有加班,但脖子的疼痛像积蓄已久突然爆发一样,于是更加难过,坐在电脑前,眼泪决堤着。很多时候我们把很多事情想象的很美好,很人性,其实梦想很难走进现实。毛说,给别人留后路就是给自己留后路,不管是谁。话是没错,但是怎样去做就要看个人的认知了。现在想来表妹不是冷漠,只是有时候我们真的需要用一种非人性的警觉的心去看待事看待人。

昨晚下班后去西贝莜面村排号等座位,本来以为要等很久,谁知到了就有位子。吃着瓜子等着其他人到来。饭后时间已经不早,没有逛街,坐着毛朋友的车就回去了。一想不能按照预期的那样回家过年,情绪就很低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