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六月 2008.
Displaying 1 - 10 of 14 entries.

划算的温暖

  • Posted on 六月 30, 2008 at 12:33

周日在家修身养性了。白天顶毒的太阳实在不想出门,躺在床上看从zl那借来的小说,守着半锅的玉米,生活挺美好。lemon来电话的时候,小说看到一百零七页,玉米就剩下手中的半根。幺妹说在我的房间里分不清白天与黑夜,话说得没错,就像现在,我翻身一看,时间指向十九点二十三分。
本来我和认识我的人都认为毕业后我会毫无悬念的杀向北京,但是生活就是这样充满着意外。有时候我会后悔一个人跑到这个陌生的城市,独立的应付着一切的不可预知,但是当我的同学和朋友们一个个的从各地滚滚而来,尽可能的给予我物质和精神上的补偿,我就觉得很温暖很划算,想想也不是那么的凄凉。lemon主观的认为我很不易,一个人独走他乡,所以常常争取些来杭出差的机会,可惜都没见到我或感动或其他的泪眼婆娑。他一直臆断我欢笑后面不是泪水,而是全是泪水。
每次lemon来,其实我都有那种老乡见老乡的感动,但是不能表现出来,更不能说出来。我常常提醒lemon,物以稀为贵知道不?你的出镜率太高,造成人的视觉疲劳了。lemon很不屑我的说话,还班门弄斧的:那——不——可——能!
夜生活是让人兴奋而又疲倦的事情,今天早晨没起来床,这到迟大发了。

小说+玉米的联想

  • Posted on 六月 30, 2008 at 12:23

晚上去超市买些水果、饮料,还有一些玉米,5块多钱买了一大袋子,路过夜市顺便买了些生花生。回到家,玉米花生清洗后一起下锅。冲过澡后,躺在床上,等着美味,怀念着在家时老妈给俺煮玉米的温馨场面,很想家。
上次幺妹来跟我讲:老爸现在越来越爱臭美了。
我担心的猜测着可能:是不是有外遇了呢?
幺妹说:我问过咱妈,说你就没有危机感,咱妈很自信的说,他才应该有危机感呢。
哈哈,不知道老爸老妈对于我们的揶揄作何感想。
幺妹回家有一周了,希望快点儿能再来,以前只要她在家,肯定热闹。妈常说:她在家,乱;不在家,又冷清。幺妹的嘴比我强势,她同寝的室友洗完头后,对着镜子很自恋的照啊照的,幺妹从身后经过,问:看鬼片呢?

年中促销

  • Posted on 六月 30, 2008 at 12:23

经过一整夜不到的自我反省,觉得不能再头脑发热了,凡事想三遍就去做的人生准则也是有偏颇的,在这样的非常时期,应该把钱花到刀刃上。脑子中的必须品清单一遍遍的压缩修改,直到最后都木有一份满意的,不过总算有个大概的轮廓,不至于造成一失手成千古恨的遗憾。
估计的一点儿错都没有,周六的人可比周五晚上多多了。我仍旧不遗余力的转了个遍,终于有所收获,加上昨晚的防晒,本次年中促销,花了一千零五十,唯一不在计划内的是一双四十八元的袜子,减减约约就一千零一夜了,hoho!

冷静

  • Posted on 六月 30, 2008 at 12:22

上周五下班后天依然飘着不大不小的雨,于是决定去做美容。不是我性情大变,对购物失去了兴趣,只是这样的天气真的不宜出行,上上周末的雷鸣怒吼(差点写成雷蒙怒吼,雷蒙还是先放放,等下再说他)至今还心有余悸,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不能坦然地面对生与死了,对待生命相当的小心翼翼。曾经很牛叉的讲,增长的是智慧,减少的是皱纹,现在觉得是增长的是年龄,减小的是胆子。
车到站,咦,雨停了,那还做个p美容啊,于是毫不犹豫地继续坐上另外一辆公交车。谁说上了年纪就不能可劲儿折腾了。年中促销的这根草在心里疯狂猛张着,想象着浑身上下冒出小草的情景我就很后怕,还好雨停了。
到商场的时候,人没想象的多,可能大家都等着明天蓄势待发呢,我前前后后,上上下下不知道转了多少圈,看那阵势整座大楼都要被底儿朝天了,结果还是两手空空,不是没得买,而是想买的太多了。很喜欢levis的一条牛仔裙,699,可惜人家不参加商场活动,隐忍了很久,还是没下手。促销的时候买不促销的东西,显得有点儿不明智。悻悻的跑到二楼买了一瓶欧家的防晒,假装有所收获的从商场出来。人在欲火焚身的时候,需要浇盆凉水冷静下。回家思考下,明天再来……

乱了,我真的乱了,说不理就不理

  • Posted on 六月 27, 2008 at 23:05

我这个年龄常常会被细小感动……

中午没睡觉,下午培训的时候困死,我笔下的无头男同事——听起来怪吓人的,hoho

欲望太浓,贪心太重,羁绊太多,至今没有勇气做个真正的流浪者

无名

混淆的思维

  • Posted on 六月 26, 2008 at 22:35

生活似乎又上轨了,之前乱七八糟的想法,无病呻吟的状态,简直太魔症了,唯一的解释就是妖魔附体。

这个城市连续的雨水,把一个个下班后的完美计划浇到泡汤。多数时候车到站了,雨还在不停不歇,以前在家的时候,这样的天气,老妈多半会做手擀面加肉酱,而现在我不想回到那个并不算家的地方,免得徒增伤感与想念。于是去做补水,顺便按摩下。这样回去后冲个澡就直接睡觉,连洗脸都免了。最近觉得浑身不舒坦,胳膊腿的一点儿活力都没有,锈豆了。我想好了,等天气好些的时候,多些锦衣夜行,少些捏把,这样更有利于恢复元气。

那天做完补水出来,天上还飘着蒙蒙雨,十字路口附近卖花的还没收摊,于是走过去,我蹲在那里看着询问着,突然后面有个喇叭叫起来,我回头看了下宽敞的路面,不情愿的往边上挪了挪,心里骂着:神经病,有车了不起啊!转过头继续在那里挑花,但是喇叭声依然不绝于耳,叫的有点执著,有点牛逼,有点挑衅,我噌的站起身,狠狠地往车里看了下,想用我那恶毒的眼神鄙死他然后躲的远远的,可是就因为那一眼,让我改变了主意,我没有躲远,而是靠近车身,对着坐在驾驶座上似笑非笑诡笑的男人嚷嚷着:靠,要死那,吃饱了撑的是不是?姜浩下了车,问我买好了吗?我说,买个屁,都被你搅和了。

没想到会遇见他,以为彼此就像对方手中的风筝,松开了,就会渐飘渐远,模糊在视线里直至消失,谁承想因为他送朋友去车站,因为我心血来潮要买花,结果松手的风筝线突然就又飘过,相遇了,生命中的意外还真多啊。

选了两盆很好养活的,碧玉只要一周浇一次水,而用来防辐射的仙人球只消一个月浇一次,对于不谙养花之道的我来说,真是不错的选择。不像之前买的那盆文竹,事儿特多,让我操老心了。我没打算让姜浩付钱的,虽然钱不多,可是往我房间一摆,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冒出他的影子,多吓人。但姜浩很坚持,雨似乎又要大起来,于是不再墨迹。

车停在小区外面,姜浩再一次尝试:不用送你进去!?我坚持着。毛毛说过,有些举动产生的错觉会混淆正常的思维,所以我和姜浩虽然可以算作是朋友了,但他知道的仅仅是我在这个小区,我也仅知道他在我隔壁的小区。

我拎着两盆花下了车,关车门的时候,姜浩问我哪天一起打球吧,我诡诘的看了下他:不怕又被放鸽子?到时候再说吧,走了走了,拜拜。在车头灯的照耀下,我向小区里面奔去,在第一个十字路口转了弯,站在角落里听到姜浩启动汽车的声音,车开走了,我从拐角里出来,看着小区门口,莫明的产生一种失落与遗憾。车灯照射的距离绝不只是从小区门口到第一个拐角这么远,但我只能接受这么远,太远的话我会被这灯光暧昧掉的。

混乱不堪的“摸鱼”日

  • Posted on 六月 26, 2008 at 19:17

直属头头去机场不知道接谁的机去了,于是原本看似平静的办公室,终于骚乱起来了,fh不停的用rtx往组里发着一些很淫的图片,大m一边欣赏着,一边显得很体恤的说:天啊,怎么把hjj也加在组里了。我稍微有点儿感激地看了下大m,但是之后只要fh一发图片,我的rtx就会应景的跳起来,开始我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点开,关闭,无可避免的看到一些残枝末节,无可避免的心跳加快。基于fh发片的频繁,我也就不管了,任它在那跳,但是一帮大男人在那天地爹妈的,内心依然无法平静。实施的领导来到我们办公室,对fh大肆称赞,说是ljf双目圆瞪,已经方寸大乱了。想象着我们的DBA坐在电脑前,瞪着眼,淌着口水,鲜血从鼻子汹涌而出,多壮观的场面。我捉摸着是否该到那边打杯水,顺便看看我所设想的场景是否有发生。
fh更加卖力了,许是发了限制级的,lm终于也仁慈的呼吁:该把hjj剔出去再发的。但是自始至终我的rtx在那欢实的蹦跶着。
快下班的时候,我神情自若的成功忽悠了fh一把,算是小小的反抗吧。哎,与男人在一起工作不容易,与一群淫荡的男人在一起工作更加不易……

没毒 or 梅毒?

  • Posted on 六月 26, 2008 at 19:13

不知哪位仁兄的机器中了毒,危及着内网服务器,安全起见,服务停了,我们无法正常工作,只能老老实实的在那查杀病毒。心中感慨万千啊,中毒的日子真好!领导同志在那分析着各个机器的超大流量,揪出一个个的可疑分子,暂被列为危险分子的hh同志更加的一丝不苟了,希望用事实给自己摘掉嫌疑人的帽子,过了一阵,长舒一口气,极其兴奋的大声宣布:没毒,我的没毒!一向心术不正,口没遮拦的j同志语重心长的说:都梅毒了,那更严重。

图片一组

  • Posted on 六月 22, 2008 at 17:17

音乐喷泉

抢镜的

小自恋美女——我的外甥女

介绍如上

由此看来,除夕之夜抱树减肥绝对是封建迷信——我幺妹

插播,外来小美女

还是我的外甥女

落差

  • Posted on 六月 21, 2008 at 18:23

每天日志的日子已经是原始社会的事儿了,许久都未更新的博客,犹如一块幕布遮住了舞台后面的精彩,看似刷白刷白的生活,其实有着太多太多的色彩斑斓,黄色、橙色、绿色,当然也有灰色、黑色。
我们极尽挽留,极度愤怒,而后又极其无奈的接受了内外网隔离,原本就枯燥的编码,更加的变本加厉了。断网之前,我很有先见之明的下载了n多电影,以便打发没有午睡习惯的我的午休时间,据我所知,同样明智的还有小y同志,很疯狂的下载了五百多首歌曲,啧啧,多么让人瞠目结舌的举动。断网之初,明显的感觉到一股很魔怔的气氛笼罩在办公室上空,哀怨的气场与办公室的人头儿一一对应。嗖的一下子生活变得不美好了,我和我的同事们极不情愿的从天上自由落体到地下,还没缓过神儿,啪唧就到了地狱。
说不清楚是我们抛弃了qq、msn还是qq、msn抛弃了我们,反正儿童节之后,每个人都不得不装上RTX加飞鸽,作为同事们非面对面交流的唯二机会。突然有一种很失落的感觉,本来身边活跃着一大批人,一根棍子抡过来,放倒了一大片,剩下的只有我们部门的那几个人了。
时间是良药,我们慢慢的接受了白天没网的日子,同事们用掘地三尺的精神希望能从内网中觅出一些感兴趣的料儿。大m不断的抛出一些论坛的地址,然后飞鸽给每个人,像一只敏锐的警犬,接二连三的带给大家惊喜,在后来这种惊喜越来越少,直至为零。
工作之余不能联网群殴或者单挑了,一些非在线小游戏正在我们办公室悄然升起,比较普及的版本就是男子汉特训营,我是最近两天才接触的,之前净顾着我囤积的电影,电视剧了。
“是男人就飞一万米”,当我很兴奋炫耀二百多的优异成绩时,旁边的大m很不屑的说,闭着眼都能飞到二百多,我一扭头,就看到大m的上空有一只肥硕的牛。hj自己飞的不怎么样,还来贬我,难道我要突地飞到一万米,然后等着一大群男人盛赞:哇,你好man啊,才会高兴?才怪呢。
同事们的扯皮,活跃着办公室的气氛,阿t惯用卡姆昂北鼻召唤在他看来耍大牌的同事,ww神情自若的用一分钟好几百万的代价拒绝着骚扰电话,穿着风骚的大m引来yj淫荡目光的欻欻……
自娱自乐,自得其乐,如我和我的一帮同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