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六月 2007.
Displaying 1 - 10 of 25 entries.

逛街选时辰?

  • Posted on 六月 26, 2007 at 21:36

很想知道小猪周六的战况,现在这个社会,缺什么都有可能,独独不缺诱惑,万一空手而归,对我的游说能力简直是讽刺。也很想知道小猪的终身大事进展如何。有时候搞不清楚这个阶段的女人是在找爱情还是在找依靠,总觉得有朋友就可以,有朋友就不孤单。爱情这档子事很复杂,很深奥,很难理解,地老天荒的许诺只不过是句空话,天若有情天亦老,人若有情死得早。SO,做别人的红颜,有自己的蓝颜,生活同样精彩。
周末,穿着网购的新衣服出去得瑟了。中午一点多出的门,晚上七点多才回来,不是我逛街依然很有战斗力,确实事出有因。本来我四点多就逛完了,彼时,口干舌燥,想找个地方润润喉咙,顺便歇歇脚。

阿郭其人

  • Posted on 六月 26, 2007 at 12:11

上周网遇小猪,她是这样开场,并向我表白滴:嘿嘿 ,可想死我了!哎,可怜的孩子,之前的这段日子忍受的是怎样的煎熬啊。我突然意识到,原来于很多人我比想象的更重要。于是,迫切的需要表达我的很多想法,我伸出右手,抓过一堆汉字,啪的往屏幕上一甩,又伸出左手,抓过一堆汉字,啪的往屏幕上一甩,完全顾不上语序和措辞。小猪正式的走上了相亲之路,我很好奇地寻问事件的开端,发展,高潮和结局,小猪很不厚道的隐去了高潮,三言两语,轻描淡写的陈述了开端和结局,这让我很不过瘾,完全不是我想象的那么梦幻。我又在鼓捣小猪去消费了。小猪只挣钱不花钱,让我觉得很不舒服,虽然她自己不是这么认为滴。通过给她分析形势,陈述利弊,小猪决定周末就去shopping。小猪还是一个比较有主见的人,这恰恰反映出我游说人的本领不是吹的。

阿郭是很固执的,即使像我这样的高手,也屡屡失手,不是我水平不高,是阿郭已经顽固到了一个境界。

乱乱涂鸦

  • Posted on 六月 22, 2007 at 23:38

安娜.卡列尼娜

绝代双骄

事起假小子

  • Posted on 六月 22, 2007 at 14:03

昨天漫步说我是个假小子,我心里老大不乐意了,按我的理解,假小子该是长相像男人,走路像男人,的女人。漫步都没见过我,凭什么做出这样违背天理的评价呢?当时我想拿根针把他的嘴缝上的,可惜我没找到那么长的针,也没找到那么长的线,隐忍了好几万微妙,我义正词严的说出了心里的不满,他假装很能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说:假小子指的是性格。于是,我智慧的大脑又受到了冲击,假小子的概念到底是什么呢?
我初中一女同学,长相和行为真的很像男人,梳着郭富城经典的四六开分头,穿男人样的衣服,鞋也毫无例外的是男款,这样倒也没什么,你看现在的超女大多不都很超男嘛。只是,从没见她上过女厕所,也未在澡堂子遇到过,这让我很纳闷儿。她很乐观,人很好,很仗义,我最烦那种娇滴滴的女生,一张口浑身的鸡皮疙瘩,林志玲的声音是死亡之音,男人是兴奋死,我是痛苦死。

加菲猫语录

  • Posted on 六月 21, 2007 at 19:15

     Money is not everything. There’s Mastercard & Visa.
  钞票不是万能的,有时还需要信用卡。
   
   One should love animals. They are so tasty.
   每个人都应该热爱动物,因为它们很好吃。    
   Save water. Shower with your girlfriend.
   要节约用水,尽量和女友一起洗澡。

   Love the neighbor. But don’t get caught.
   要用心去爱你的邻居,不过不要让她的老公知道.。

狂欢才是王道

  • Posted on 六月 19, 2007 at 19:45

经过反复的思考反复的剖析,终于意识到最近状态不好的原因,是我太敬业了,太把工作当全部了,只顾踏踏实实做事,没有及时补充能量了。发现问题的本质我也就安心了,致电孙博儿同志了:我,神经很正常,更年期暂时与我绝着缘呢,长期的过度劳累偶尔导致极其微小的错误,危言耸听,夸大其词是万万要不得的。孙博儿同志言辞恳切地向我道歉,虚心接受了我的谆谆教诲,立志一定要改头换面,重新做人。
我很高兴,很高兴挽救了一个即将失足的某年(少年<某年<老年),于是中午很兴奋,进了一个秩序很混乱的多人聊天小组,当被告知是某个无聊的男人不知道通过什么办法把我加进来的时候,我很是气愤,后来继续被告知因为仰慕我才出此下策,我转怒为喜,继续在这个混乱的地方努力的维持着秩序,再后来我与毛毛不期而遇。

关于解惑

  • Posted on 六月 19, 2007 at 18:02

这几天精神状态不好,看问题不能一针见血,做事情总是丢三落四,与我的风格完全不搭调。父亲节那天收到老妹的短信,从而勾起我对她无限的思念。想谁与不想谁往往是不能控制的,有些人看似在我的记忆中已经消失,突然有一天站在面前,才发现原来我对她(他)是如此的想念。
周一早晨起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眼圈是黑的,黑的原因看似是为了解决一个小小的问题,实则不然。事情是这个样子滴:父亲节那天的晚上我写完获奖感言就关了电脑去睡觉,半夜醒来,去了趟厕所,回到床上就瞥了一眼闹钟,时间定格在北京时间6月18日星期一凌晨2点39分,我躺好,准备继续睡觉,突然,我意识到一个问题:

写在父亲节前

  • Posted on 六月 16, 2007 at 23:46

老妹高考完后,去了坝上草原做导游,说是去散心。刚刚给我发了条短信,告诉我明天是父亲节。老妹表面上大大咧咧,实际上是很细心的。高考结束后,我异常兴奋的跟老妹开始聊关于做导游事情,心无残念的替她畅想着即将到来的坝上生活。老妹讲:不行,我得立刻离开这个不被理解的地方,马上去坝上,现在是个人见了我就问考得怎么样,烦透了。我立刻打住:怎么能这么说话尼,好像我不是人似的。老妹马上安抚我那颗受伤的心:是人,是人。顿了一下,说:黄世仁。我的心啪的一声,碎了,粉碎。

老妹也属于计划外人口,老爸老妈那会儿深受传宗接代,养儿防老这些狗P思想的毒害,于是有了我,于是有了老妹。

你大款,你们全家都大款

  • Posted on 六月 15, 2007 at 12:41

老大断言我有成为富婆的潜质,这让我很是欣慰。我一向认为老大的目光是很敏锐的,看事情相当准。

我常常幻想那么一天,人民币从天上义无反顾的扑拉拉的全落在我跟前,我嘴上喊着:让百元大钞来得更猛烈一些吧。我这个人很真实的,一点儿也不掩盖对金钱的喜爱,常常无限陶醉的回味出现在儿时梦境中的那个场景:我搬开我家墙角的一块石头,欣喜地发现里面全是钱,有纸币,有硬币,虽然看似很小的一个洞,可是里面的钱怎么掏也掏不完。

我和阿唐同志曾经就如何走上富人之路进行了深入地反复地探讨,最后一致同意,他找个富婆,我傍个大款。毕业后,阿唐成了一家外企白领,拿着不菲的工资,我也开始自力更生。大妹努力的打扮得花枝招展,希望某天正好她值班,正好一男的来住院,正好这男的是大款,大款没结婚,而且还很帅,多么美好的愿望啊!可是遇到的全是一些白痴男人,大妹很是气愤,觉得这样让她的身价也嗖的一下子从天上掉到了地下,我不失时机地教导她要自强不息,心想和我争名额的能灭一个就灭一个吧,即使是我妹,这样的人少一个,我成功的几率就大一些。

有时我会很担心,这个世界千变万化,每天都会有很爆炸的事情出现,很多时候我正要把我所发现的一些奇怪事情讲给别人听时,发现已经是全球皆知的秘密了。我真怕突然有一天,大款也成了骂人的话,想象着一个妇女双手卡腰,站在大街上,义愤填膺的说:你才大款,你们全家都大款!而我还毫不知情的蜷缩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拿着傍大款的狗屎梦想当成香饽饽,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啊!

关于老大

  • Posted on 六月 15, 2007 at 01:07

老大,在我心里是多么传奇,多么神秘的人物啊,一般人儿是接触不到的。自从上了大学,老大就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随便一跺脚就能踩到俩仨。小猪,是我们寝室的老大,她那风含情水含笑的出场,还有那花声鸟语般的致辞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老大说话的声音很儿童,不像我说起话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从这一点上看来,还是我比较有老大的范儿。老大平卷舌不分,于是我们利用一切可能的办法抓住一切可能的时机予以校正,实践证明,还是卓有成效的。老大喜欢唱歌,喜欢伍佰,喜欢张学友;老大喜欢运动,喜欢游泳,喜欢乒乓球,喜欢篮球,有一天还把艾弗森的海报挂在了墙上,于是我们得出结论老大的偶像都很丑。老大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缝衣服、撬锁、修电话、搓澡,我们颇受恩泽,也心服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