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八月 2006.
Displaying 1 - 4 of 4 entries.

打算减肥

  • Posted on 八月 29, 2006 at 19:42

   晚上没去加班,决定最近都不去了,和小朱去了动物园那边的家乐福。晚上出来走走真好,这个季节的北京,晚上应该是最好的,不冷不热。可是来北京这么久,却很少晚上出来,一般都在机房里加班了。买了酸奶,回来的路上买了水果。打算减肥。

桑被获准回家

  • Posted on 八月 28, 2006 at 19:40

2006.08.28   星期一

桑被获准回家,今天早晨就走了,小朱去同学那,早晨才回来的。主任找我谈话,心里特兴奋,我想应该是确定什么时候交接吧,估计应该是快了。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失望不只是这一次,再多一次也无所谓了。说是要中旬才可以交接。我本打算把积蓄已久的话都讲出来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句话都没有讲出来,既然当时没有讲,已经过去这么久了也就算了,什么事情想开了也就好了,徐是这么和我讲的,那他对待感情也是这样吗?我又乱想了。嘴上讲认可,可实际又是怎么做的呢,算了算了。不懂得利用身边的资源,人与人相处就要怀着某种目的吗?真是复杂!

想回家,中午的时候心情特烦躁,就一个人出去走走。小朱和主任请假没有批准,烦死!晚上都没有去加班,干活觉得没意思。

大龄女人是要爱情还是要男人

  • Posted on 八月 24, 2006 at 23:24

     由于太兴奋了,早晨还不到六点就醒了。已经告诉老冯了,我中午把东西送过去。主任打电话的时候不小心听到他好像要出差,而且今天是不会回来的,十一点钟之前要赶到机场,真是好啊,这样的话去老冯那里就可以玩一下午了。到了那里把我累坏了,老冯一点钟上班,还有时间,她要请我出去吃饭,我不想去,后来她讲要不然我们去吃麦当劳,快一些。我实在懒得动,她就要叫送餐,我也不知道想吃什么,后来想想从来了以后还没吃过煮方便面呢,那天去食堂想煮面,人家还挺得瑟,不给煮。正好老冯这里什么都有,真好!我这个人特好养活,不挑食。喜欢吃的也都属于特家常的那种。吃饱喝足了,和老冯聊天,然后给两个老刘打电话。后来,和老冯去了羊坊店派出所,坐警车去了中关村那边,头一次坐警车,心中有点儿小兴奋,什么人啊。回来后一边上网一边吃苞米花,还就没有这么轻闲过了,小半年了吧。
   和老冯聊天的时候,我们两个小畅想了一下未来,还打算等哪天我们四个人聚到一起了,再开一次扩大会议。  
   晚上回来已经七点多了,主任不在就是轻松,晚上没人开门,我们也不用去,我又开始收拾了,已经送过去那么多了,本来以为没有什么了,怎么还一大堆啊,真愁人。暂时收拾完毕,看了一会儿超女,我就去洗澡了,顺便洗了两件衣服。做个面膜,白天脸晒坏了。  
   大妹发短信,我说我想弄头发,问她我该弄个什么样的,她说咱姐俩快成精了,她整想问我她是染了好还是烫了好呢,我建议她去烫,她建议我去锡纸烫,后来商量无果,决定让她明天上网去查查,网络就是好啊。在这个网络时代,不能上网,对于一个计算机专业的人来说,真是一种嘲讽,对于一个在过去的日子里天天上网的人来说,真是一种折磨。
   徐给我消息,我都不知道怎么回他,我不知道把他放在一个什么样的位置更合适,去加拿大的时候他在北京停了一天,而我却推托未与他见面,说是等他回来的时候,8月8日他从加拿大返回的时候,我又一次食言,也许他真的不是我的命中注定,谁知道呢,真是烦人。
   在这之前,每一个春节都是在我的期待中到来,二十八岁在别人看来是女人不尴不尬的年龄,特别是一个未结婚,甚至是没有可以结婚对象的女人。而我仍然不知天高地厚的期待着过年,全然不顾在别人看来相当惨烈的事实——二十八岁仍待自闺中。在别人的不解中我自得其乐,然而今天我有些害怕,如果说二十八岁还可以接受的话,那么二十九岁就太可怕了,我心里盘算着如何在二十九岁之前把自己推销出去,在这个年龄,不怕缺少爱情就怕身边缺少个男人。爱情可以两个人一起饿着肚子幻想浪漫,但婚姻必须有实实在在的面包,或者馒头。不可否认思想上的我比较物质,甚至有点儿拜金,但感觉上自己早晚会成为一个贤良淑德的女人,只是缺少催化剂罢了,这个催化剂就是可以让我甘愿俯首帖耳的那么一个男人。老刘问我有男朋友了吗,我说没有,她不信,我也不想相信啊,可是这是不争的事实,问我到底想找什么样的,我说是男人就行。男人就行吗?我不知道,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中国人民得解放

  • Posted on 八月 23, 2006 at 22:16

    下午来的时候,桑告诉我一个惊天的好消息,我们被获准回去了,这个月底,不过我和桑都打算这个周末走。晚上回去就收拾东西,本来觉得没拿什么东西,怎么这么多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