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二月 2012.
Displaying 1 - 3 of 3 entries.

Life could be a bitch

  • Posted on 二月 29, 2012 at 12:55

分手了还可以做朋友,可以吗?不可以,对我来说,不做朋友,亦不会成为敌人,最好老死不相往来。

dinner together only as two friends——看着都想笑。

Life could be a bitch, but u gotta suck it up and get it together, and go "booya!" in her face

不经意的想起

  • Posted on 二月 25, 2012 at 18:32

最近总有一些不经意的想起让我觉得很困扰,从开始的一点点然后变得铺天盖地,这把年龄还为这种事情哭的稀里哗啦,怎么的都有神经质的嫌疑。一旦发现自己不那么洒脱了,便会产生不安全感,于是尽量避免一些事,一些物,一些人,可是越是这样越会被一些微小的东西所羁绊,我很讨厌这样的自己……

回到上海后一直无视和忽略着新年带给我的脂肪,终于有一天,看着原本宽松现今却如裹肉粽的仔裤,痛下决心,我要减肥了!昨晚又去了Bella Napoli,本着减肥的原则,要了烤鱼,吃了一点儿polenta,就在大功快告成的时候,一个没忍住又要了巧克力慕斯,哎,要不怎么说减肥路上阻碍重重呢。虽然有种罪恶感,但是依然开心,想着回家洗个热水澡,睡个好觉,完完美美的结束这一天,减肥从明天开始。下楼后,遇到一位似熟还生的面孔,居然还打了招呼,我知道不是熟人,可就因为那么一点点儿的相像,不经意的想起又再次变成铺天盖地的回忆,我又不淡定了。

本着减肥的原则,今天只吃了一份考伯色拉(貌似也很大量),外加鲜榨橙汁一杯。晚上我想去海皮……

  • Posted on 二月 23, 2012 at 15:40

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富有,有时候又觉得一无所有,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