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四月 2008.
Displaying 1 - 10 of 13 entries.

尴尬聊天

  • Posted on 四月 30, 2008 at 14:28

wp从日本回来了,我很高兴,当然小仲比我更高兴,脚趾头想想都可以想到。本打算晚上下班后一起出去吃的,但是wp说在家给我们做咖喱饭吃,心想吃不重要,关键是好久未见了,于是没再坚持。

离开公司,在wp家附近的水果店里买了点水果。爬上了六楼,敲门,开门后一张熟悉的,可亲的,让人万分想念的脸出现了,wp正在厨房忙活着,我只能在旁洗洗菜,帮着翻炒一下锅里的土豆,然后拌拌wp切好的且放好调料的黄瓜。

wp,小仲,wp的老乡,还有me,我们四个人把wp掌勺,我负责搅和的菜,吃了个精光。饭后大家展开积极的聊天,发言踊跃,气氛热烈。可能兴奋过头,我的嘴巴又失控了。

wp老乡决定去泳池游泳,畅想着在塑造美好身材的同时,趁着男朋友不在身边,兼获几名帅哥,并狠狠地用目光强奸丫们一把,然后不失时机的来了把民意测验,男人平时好看,还是在泳池子里好看?我一向有抢答的天赋,连手都木举,就脱口而出:脱了好看。我的本意是在泳池子里好看,但却被一帮不纯洁的人误解了,唉!

小仲同志侃侃而谈女人怀孕的事情,现在的男人真关怀女同志,面面俱到滴。当然,令我震撼的不是这个,而是关于怀胎十月的说法,之前我是一直认为生孩子的标准周期就是十个月,小仲同志讲了,实际上不是这个样子的,而是9个月零10天左右。于是整个晚上我都在怀疑和敬仰中徘徊。上班的时候,抽空偷偷goole了下,答案是:所谓“十月怀胎”,实际上是指以4周为一个孕月,怀孕一般为40周,即为十个孕月,人类的孕期一般为280天左右。心中感慨着:妈呀,太有学问了。然后对小仲同志肃然起敬。

从wp家离开的时候,要顺便把我同事的东西带过去,其中有一个凉席,wp问我:你记得你同事的席子是什么样的不?我的视觉范围内有一个卷好的立在沙发旁边的席子,这个应该不是,因为在我的记忆里,同事的那个席子,有个外套套着的,于是我脱口而出:带套的。摸不准是谁先笑喷的,然后大家相继笑喷。中国的语言文化博大精深……

想   家

  • Posted on 四月 25, 2008 at 13:25

早晨刚出门,大外甥女打来电话,简明扼要的汇报了一下身上的疹子的状况,接下来就异常兴奋的告诉我:小老姨(其实我是大老姨,小老姨是俺幺妹,打她会呀呀的时候,就这么混淆着,还屡教不改),男兔子和女兔子生小兔子了,给你留一只最大的,你什么时候回来接她吧……告诉我她每天给兔子喂青菜,兔子们还抢萝卜吃呢……

我还没怎么插话呢,外甥女说了:好了,我爸妈要上学了,我要上班了¥%#·*@$!嘿嘿,我上学了,我爸妈上班了。

突然很想家,很想家,去年五月份回的家,来杭州以后还没有回过,想家了,想老妈,想老爸了,想俩外甥女了,想俩姐姐了,想幺妹了

今天你请安了吗

  • Posted on 四月 23, 2008 at 17:05

(1)
之前每天上线后都会看到毛在那蹦啊蹦的,跟我打招呼,用她的话讲是请安,我很纳闷,难道跪着也能蹦跶的这么欢实?要说是站着作揖,那也太不诚恳了,如若只是坐着爪子随便的敲敲键,那就是非常不诚恳,满族没这行礼的法儿,汉族应该也不会有,我很疑虑:
Christina 16:50:04
你什么民族?

漫漫 16:51:09
干吗?

漫漫 16:51:22
少数民族刷卡可以不还钱的吗?

多么看似有创意实际很白痴的想法啊!

(2)
毛总是抱怨为什么请安的总是她,于是这一段时间罢工了,并试图扭转乾坤,我总认为谁请谁的安命中注定,有时候人是不能和天较劲儿的,所以终究未能让毛如愿。今天心情一片大好,天气是多么晴朗,空气是多么清新,于是主动请了把安,同时,希望别让毛的人生留下太多的遗憾,多么善良的人儿啊:
Christina 16:32:35
smile

漫漫 16:33:42
uplook

Christina 16:36:29
smile

漫漫 16:39:39
你抽什么风啊

Christina 16:41:14
今天朕很高兴,可谓龙颜大悦,你别触了龙须

漫漫 16:41:26
原因呢?

Christina 16:41:57
不好说

漫漫 16:42:02
我拔你的龙毛

漫漫 16:42:04

我是吓大的吗?

做有意义的事情,过顶开心的生活

  • Posted on 四月 23, 2008 at 16:47

毛做出现在的选择经历了一年两年亦或是三年的挣扎,有时候习惯是件可怕的事情。习惯生活在某种庇护之下,过衣食无忧的生活,做想做的事情。可以画画,可以起舞,有闲心种花,有余情养鸟,慢慢淡去的却是儿时的梦想和生活的意义。

在一起的并非一见钟情的那个,久而久之,却习惯了身边的他,独立的性格感觉是在沦陷,傲慢的心态,又怕陷入后变得卑微。一边恣意着甜蜜,一边恐慌着貌似的恋爱。矛盾的心理常常无所适从,于是一遍遍的验证,一次次的用得到的但不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在自我神伤。

渐渐的,没了希望,没了力气,于是决定潇洒的放弃,是否放弃就是对爱情的永不妥协?不知道,但是闲暇时间穿着漂亮的裙子去逛街,穿着性感的小T去酒吧,周末约了女友去吃饭,去k歌,去美容,还有像昨天吃饭的时候lj计划的那样跟哥们儿样的他去还原一把童真——到游乐园玩个够,啃着棉花糖,任其在嘴边招摇也不介意。

生活多美好,干嘛没事找事的用貌似的情感来自我折磨,hoho,今天很开心,于是又买了两件衣服,搭配昨天收到的丝巾,呵呵!

我们的对话

  • Posted on 四月 18, 2008 at 12:44

早晨上班的路上,丫丫call我,一定是奶孩子,否则她不会起这么早滴,我絮絮地抱怨着,最近是多么的辛苦,没时间没精力筹划生活,没懒觉儿可以睡……
我觉得世界上最悲哀的就是我了:你看,这生活多没意思,难道活着就是为了奔波,搞得我身心俱疲,这个月还习惯性的
没等我讲完,丫丫接口道:流产了?
我气急败坏的声辩:流个球啊,习惯性晕车好不好!

雷蒙来杭州的时候,是晚上10点多,call我的时候我正做梦数钱呢,一打又一打,怎么数都数不完,接电话,感觉手指头都酸酸的。
lemon说:你猜,我在哪呢?
我说:在厕所,大便。
lemon说:说正经的,快点儿。
我努力着坐起来,抓了抓爆乱的头发,希望可以想到一个令他满意的答案:哦,在医院,生孩子?对,生孩子。因为之前他已经n次在mm面前假装怜香惜玉的表示,现在医学这么发达,完全可以让男人取代女人忍受怀孕和分娩的痛苦。
lemon无奈而又急不可耐的说:我已经到杭州了,在维景,过来叙叙
我:啊?现在?不是吧?明天吧?

我的缺点就是耳根子软,心肠软,不到20分钟见了雷蒙,一看样子就知道失恋了,只是搞不清楚是他一厢情愿的恋爱,还是意想的。
lemon说:我想好了,实在不行,你压压价,我也压压价,咱们俩凑合一下
我说:呦,别趁机抬高自己的身价了,再说了,咱俩也不是一档儿的
于是,他喝酒,抽烟,我最近戒烟戒酒,只能吃他带过来的鸭肫肝,两人看着电视,偶尔扯皮下。

谢逊的房子正在装修,我最近正在潜心钻研墙面彩绘,在我的提点下,谢逊邀请我去他家实践,我欣然应允,事后就后悔了,觉得吧,第一次就应该把价儿叫上去,所谓高起点,但是熟人就不好办了,别说叫价儿,连颜料什么的都得自备,何况他家的房子……

野猪塘那一夜

  • Posted on 四月 16, 2008 at 13:22

到了野猪塘,立马把睡垫铺开来,踢掉鞋子,把自己放上面。男生开始生火,准备烧午饭。稍事休息,我也爬起来,积极投身到捡柴禾,打水的队伍中。方便面,紫菜汤,烤鸡腿,火腿肠倒还丰盛,饭后还有咖啡,铁观音供饮,8错8错!接下来搭帐篷也有劲儿了,铺好睡垫,放好睡袋,打定任人说的天花乱坠,也绝不再爬了,所以在统计继续登清凉峰的人时,我义无反顾地拒绝了。内心更加欣慰的是,沙曼和夷蝶也决定留下来,hoho。加上进宝老爸,我们四个人可以搓麻了,可惜没带麻将,扑克也落在车里,但也不觉失望,彼时我们四人有一个共同的愿望:爬到帐篷里好好的睡一觉。谢逊其他四人,继续登峰,临走时喋喋嘱托着,做好晚饭等他们回来。我们忙不迭的嗯,忙不迭的钻进帐篷。天知道是他们先回来,还是我们先醒来。

醒来后,已经是下午17点多了,外面正下着蒙蒙小雨,夷蝶在另外一个帐篷里面一直叫嚷着要去挖野菜,沙曼还像睡虫样不想起来,睡了一觉,尽管腿还是酸酸的,但精神还不错,来了兴致,于是立马起来,穿鞋,钻出帐篷后,就在门口锲而不舍的毫不厌烦的劝沙曼起来,这一趟下来,我发现自己好像很习惯起来后在帐篷口不停地说不停地说,说些在我看来很重要,在沙曼看来很唐僧的话。

睡觉前只有我们的四个帐篷,现在放眼望去,不下15个。说到这,我又不得不插一句,下午我刚刚睡着,就被一阵声音吵醒:微软的帐篷哎……我很郁闷,在众人的惊异声中醒来,翻过身,决定继续睡觉。在我刚刚又要睡着的时候,一队脚步声伴随着嘈杂的议论:微软亚洲研究院,真酷啊……我疯了,真想出去把帐篷上的那几个倒霉字糊起来,心有余力不足,于是又把身子翻回来,用耳朵送走众人,继续睡觉。当然,之后又有不下三次的醒来,翻身,原因就不说了。

直了直腰,看见远处影影绰绰的人影,我们用对讲机呼进宝,果真是他们,走近后看各个累得要死,表现的却像个凯旋的战士,nb的不得了,让我们上水上饭,看到冷锅冷灶,就批评:你们太不应该了,就知道睡觉啊,我们去了前线,你们在后方不该做点什么吗?边批评边开始生火……晚饭如中午,饭后小点是进宝烤的花生,由于下雨,原定的篝火晚会取消。大家围着火堆烤香肠,烤鸡腿,烤苹果,最后还很有创意的开始烧热水,准备高山足浴,我畅想着在野猪塘开个按摩院……

我们的帐篷和马克他们的很近,所以即使躺在帐篷里,也不妨碍继续扯淡。惹得夷蝶她们不停的抗议。最后困了,沙曼要求马克给我们唱个催眠曲,马克欣然应允:小宝贝,快快睡,梦中会有我相随……还没正式睡着,就听见夷蝶喊:马克,我们害怕,马克,我们害怕……半夜中醒来,听到两个女人去小解。

夷蝶和晴画帐篷里面进了水,早早就起来了,半夜下大雨,我和沙曼却浑然不知,hoho,睡垫功劳不小,睡袋也相当暖和。谢逊总结:这次活动很成功,混帐的混帐,叫床的叫床,湿身的湿身,多么歪曲事实的词汇!

清明清凉峰之旅(六)

  • Posted on 四月 15, 2008 at 17:21

本来不想写这段的,可是登山不写上山,真有点儿说不过去。

之前在zy面前的豪言壮语啊,什么身轻如燕,健步如飞,什么飞檐走壁,如履平地,搜肠刮肚巴不得把武侠小说里面描写大侠的美丽语言都用在我自己个儿身上。可是除了开始还能看看沿途的风景,接下来完全走调了,除了埋头爬啊爬啊,没有任何残余的精力。先是进宝在后面督促着,后来马克在后面一个劲儿的鼓励,休息的时候大家一致表示:挑战极限,胜利就在眼前,终点就在不远的前方。我放眼望去,妈呀,但是为了不辜负大家的心意,我也表现的像个不屈的战士,最后还向向导寻求安慰:我这样的还算是好的吧?向导啥么也不说,只是一个劲儿地看我笑,给点鼓励好不好,也别太淳朴了。大家及时化解尴尬,纷纷附和:是的,是的,已经够不错了,继续加油!

夷蝶讲我的脸都白了,我拿出镜子照照,很郁闷,好好人儿的时候皮肤还从没这么白过,一路走来,一路卸货,先是马克把我的水放到他的包里,然后进宝的老爸把我的火腿肠放到了他包里(在老人家面前,真是丢人啊),然后向导把我的睡袋卸过去了,之前嘴上抹蜜的跟zy说的背帐篷的许诺早已九霄云外,彼时大脑一片空白。zy虽然行动迟缓仅次于我,但就背帐篷这点来说,堪称女中豪杰了。

中途休息时,遇到另外一拨人,一个小女子精力充沛的蹦到我和zy面前,充满期待的问我们一个问题,大意是登上去累不累,我累得脑袋都锈逗了,不明其意,后来通过zy和她的对话我才明白,原来人家看我们累成那样,以为我们刚刚登上去下来呢,汗……

其实穿牛仔爬山还是挺有创意的,夷蝶和我一样有创意,而且自始至终都表现出她的这个创意没有任何不妥,但我表现的却截然相反,马克看我的样子,把他的裤子贡献了出来,zy打趣说:人家的裤子都穿了,是不是……还说什么男人的裤子是不是穿着特舒服,非说我早有预谋,靠,我有这癖好?

谢逊一直用身轻如燕这四个字给我鼓劲儿,我这不是搬石头砸自己脚嘛!马克压阵走在最后面,最后把我的包也接过去了,对于马克的大恩大德,四字可表:感激涕零。没有任何负重的情况下,我还是走的异常艰难。到了野猪塘,确定帐篷搭在这里,我在内心也暗自决定,接下来,我是死活不爬了,其实在没从旅店出发的时候,我就和zy产生过呆在原地,让老板娘给俺俩做一桌山珍美味,边吃边看电视,多好……

清明清凉峰之旅(五)

  • Posted on 四月 15, 2008 at 14:44

清明节俺们决定做些有意义的事情——去爬清凉山。往私里说,健康身心,更好的工作,更好的赚钱,然后更畅通无阻的花钱;往公里说,强健体魄,为国家和人民多作贡献,为奥运提提人气,保不齐哪天祛zd,产td的还能派上用场,雄赳赳气昂昂的,hoho!说到这我还得插一句,前两天丫丫给我发了一个关于td的帖子,然后异常兴奋得告诉我:发财的机会来了,我以为她很有志向的要去倒卖军火,结果却让我大跌眼镜,至于说了什么,太丢人,我就不宣传了。

清明节前一天下班后,我就去找组织了,到了以后,zy把我一顿子狠批:什么就我不着急了,什么东西都没准备好了,什么不准备好也不言声了,什么我当初是怎么信誓旦旦了,一边数落一边给俺取晚饭,然后就马不停蹄的找人给俺收拾东西,唉,我这个理亏啊,立马坐下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埋头扒拉米饭啃鸡排,以弥补我的过失。

出发的时候几经19点多了,很久没有欣赏夜景了,从日志里也可以看出来,夜未行久矣。夜景可真美啊,长长的马路,两旁暧昧的灯光,音乐跳出的音符,时而柔和时而热烈的触摸着每根神经,车子渐渐远离喧嚣,去寻找属于我们的惊喜。

天黑下来,进了高速,按捺不住内心的骚动,前车和后车的人开始无厘头的交流,像极流动的party,对讲机真是个不错的东西,两车保持着5公里的距离,我们欢畅的你来我往着,夜是静谧的,与车内的气氛截然相反,天壤之别?

中途停下来休息,男的下车后忙着去小解,以为乌漆嘛黑的,不想黑夜能遮住视线,却无法混淆听觉。回来后劝我们仍洒嘛厕所的,这么黑就在路边解决得了,要是觉得不好意思,走过去点儿,让马克护航,多嗖的主意,我们很鄙视,然后我们闯进了附近的一个农家,矜持的解决了内急。

后半道,我晕车了,没咋发言……

22点多终于到了旅馆,如释重负,经过一路颠簸,晚上吃的鸡排消化没了,晚上吃的炸蟹腿消化没了,晚上吃的西葫芦消化没了,一大碗白花花的米饭也没了,其他人如我,或者消化的更加彻底。店主给我们准备了夜宵——煮挂面,没想到挂面也可以这样美味,我很想哭,三下五除二,临了,还不觉得饱。饭后,分配好明天上山各自要背的吃食,各自回房,准备休息,所谓养精蓄锐。为了半饥不饱的肚子,也为了减轻负担,我和zy回到房间后,又开始坐在床上吃。

吃到满意为止,我们收拾睡觉,明天,我很期待……

清明节前那几天

  • Posted on 四月 10, 2008 at 17:33

zy说:我真是上辈子欠你的
我说:我觉得也是,那就这辈子好好偿还吧

清明节过后就一直没有只言片语,对于一个特能唠嗑,特别话痨的人来讲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啊!
其实很早就想写写这段艰苦卓绝的日子,苦于没有时间,没有精力,一直拖到现在。造成诸多没有的原因,就是俺们公司折腾俺们这些在外漂泊的人,上班的地方换来换去。我本来是住城西的,因为要到城东上班,于是辗转着搬到城东,从家到上班的地方只要不到10分钟的路程,我这个得意,每天太阳高照的起床,踏着跟跟儿踩着点儿去上班,一点儿都不感觉累,中午还能回家躺在床上小憩,生活多么美好!
现在俺们公司又把俺们折腾到城西上班,早起,等公交,挤公交,忍受着日晒雨淋,不能穿跟跟儿臭美,不能从容的上下班,噩梦啊!就想毛说的一样:我太不镇定,遇事不能坦然面对,早晚会得焦虑症。我觉得毛分析的很精准,这让我很担心。比如,我总担心自己一个不小心睁开眼就是下午了,于是在夜晚或者凌晨间歇的醒来,睡得相当不踏实,睡眠质量严重下降。
想想公交车我就晕,遇到塞车晕上加晕,都说骑车比坐车要快,是经过事实验证的,一次是童童带我去物美,一次是wb带我去公司。看着路上的爆堵儿,自行车得意着,穿梭着,很像篮球场或者足球场上的小个子队员,突然就出奇制胜了。而且可能四轮太多了,交警管不过来,任你俩轮的偶尔nb一下,无视红绿灯的存在,高傲的拉风而去。
wb三个俩轮中的一个放在我那很久了,基本上没发挥什么作用,上班换地儿后,我也有过骑车上班的想法,深思熟虑之后,就放弃了。别人说要去驾校学车,我基本上是不掺和的,对于汽车这样的庞然大物,自觉自己没法儿驾驭,但对于自行车还是很有自信的,我的骑车水平曾经也很了得,尽管多年未练,可是底子好,就木有什么可怕的了,事实证明我太相信基础了,很多次我都是骑车溜边儿,遇上人多,就加倍紧张,不能如毛所说的坦然面对,溜边儿也被放弃,只能推着车走,不能带来任何便利,还成为一种负担。重要的是仍然不能穿跟跟儿,遇上紧急情况窜上窜下的还是运动鞋方便。那次wb请我吃饭,本来觉得很晚了,路上人少了,可以骑车nb一把了,可是我又错了,只要前方二十米内有一辆自行车,都会刻意的放慢速度,速度与蜗牛不相上下,同时还要警惕着是否有车从后面随时冲上来,结果在不到六分之一的路程时,我就弃它在路边,坐着wb的车悠然而去。所以,继续公交,继续筹划着搬家。

还好,没两天就清明节放假了,所以得过且过的继续享受两天不用紧张的日子。

清明清凉峰之旅(四)

  • Posted on 四月 8, 2008 at 18:09

进宝用这个给大家烤花生米,堪称美味,特受欢迎

车在行驶中俺拍的,多考验水平,呵呵

又以验证个人摄影水平的作品

注意:高山足浴

向导家的狗,真想烤狗肉吃,唉,这女人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