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四月 2010.
Displaying 1 - 9 of 9 entries.

小三则

  • Posted on 四月 29, 2010 at 16:15

周末大姐带着小外甥女回姥姥家,幺妹与小外甥女通话
幺妹:吃饭了吗?
外甥女:吃了,吃的饺子。
幺妹:我也想吃。
外甥女:锅里还有呢,回来吃。
幺妹:回不去,不放假。
外甥女:你跟老师请假,就说你们家里有事。
幺妹:啥事啊?
外甥女:你就说我姥姥有事了。
旁边的大姐一听,一通的批评教育。

某日放学后,外甥女跟大姐的对话
外甥女:妈妈,今天开始我要自己睡了。
大姐:……
外甥女:老师说了,这么大还不自己单独睡,那是胆小鬼。
临近睡觉时,外甥女跑到大姐的房间
大姐:过来做什么,还不回你房间睡觉去。
外甥女:老师说了,天气冷可以跟妈妈睡一晚。
大姐晕倒。

公司体检前日,我与zz同学的对话
zz:你明天不去体检吗?
me:不去,我免检。
zz:这也有免检?
me:阿的呗!
zz:那你那天还去医院?
me:去给那的人改变下气场。
zz:……

昨天不开心,很不开心,超级的不开心;
明天放假了,终于放假了,可是一想五天以后我又要坐在这里了,哎,生活啊!

计划落空

  • Posted on 四月 26, 2010 at 18:00

周六天气出奇的好,把衣服凉到外面,又回到床上纠结了一会儿,然后起床洗澡,出门的时候已近12点,与小祈在地铁站口碰面后便直达目的地。之后因为两个路痴,莫名其妙的转到一个好去处,于是就那样的享受着如此难得的好天气。歇够了,辗转着又逛了一会儿,然后去吃饭。晚上回到家五点多,刚打开门,小强和丫头就跑过来嗷嗷待哺,这俩家伙越来越能吃的,我都后悔当初毛说要给小强减肥的时候,我还私底下铆足劲儿的要把他喂的越来越胖。之前吃多了还会吐,现在居然很少了,可能胃给撑大了吧。

晚上自己做了土豆泥,加了胡萝卜丁和花菜,应该来点儿黄油的。

周日刮风,周一下雨。周日晚上收拾棉包,以防不测,周一早晨大姨妈莅临,美好的不美好的计划就这样的破灭了,毛在取笑我早晨那动机不纯的精心打扮,大有雪上加霜之意,哎,人心叵测啊!晚上老老实实回家吃炸酱面条猪蹄子去……

SPRING OUTING PREVIEW

  • Posted on 四月 19, 2010 at 19:41

漫长的等待

  • Posted on 四月 13, 2010 at 11:18

我不快乐,甚至没有悲伤的情绪。曾经看着甚是造假的心理访谈节目,也能哭的稀里哗啦的我,现在却不能酝酿出一点儿情感,如同一只提线的木偶,但又不分辨不清提线的那个人。试图用各种各样的行为来掩饰自己的内心,时间久了却发现已是百孔千疮。我,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我,每每被问亦或是扪心自问,连我自己都无奈的摇头,心想有哪个人可以像我这般糊涂。

天气依然很冷,如此漫长的等待,依然走不完这个冬,心想莫不如看一本小说,蜷缩在棉被里翻开第一页,然后身着薄薄的睡衣坐在床上翻过最后一页,然后扔掉手中的书,便可迎接春暖花开。床头的书换了又换,每本都只有个单薄的开始,或许这个冬天太任性,又或许我不够坚持,总之依然每晚蜷缩在棉被里,靠着小强和丫头取暖。

也许因为太冷,我的情感被冰封了,因为冷的太久,迟迟不能消融,所以没有状态的过活着,说着不着四六的话,做着不着边际的事儿。或喜或悲才叫生活,我在期待着真正的冬去春来。

总以为喜欢什么厌恶什么是很难改变的,也许等的太久,终究放弃坚持,于是我的倔强输给了我的寂寞……

春不暖花亦开

  • Posted on 四月 6, 2010 at 13:45

小豪华

  • Posted on 四月 6, 2010 at 13:28

清明小假就这样的结束了,在假期的最后一天,躺在床上听着郭德纲的相声,不厌其烦的感叹着:哎,明天又要上班了。毛说:你有病啊?我说:你有药啊?毛说:你吃多少?我说:你有多少?毛说:你吃多少我有多少?我说:你有多少我吃多少?然后哈哈一笑,啧啧,我俩可以成德云社女弟子了。

表妹对未来有些迷茫,毛说要她找我谈谈,可我是个活在当下的典范,憋足劲儿也说不出个子丑寅卯,于是表妹另寻他途,我继续着自己小豪华的愿望。

我得减肥了,看着镜子里面日渐粗壮的大腿、小腿,以及全身,我都想把那丫从镜子里拉出来抽她几巴掌。昨晚在阿童木吃火锅,我一边取笑着别人吃哪补哪,一边把猪脑吃的啧啧有味。餐后别人吃冰棍,我去做了指甲。回家的路上已是昏昏欲睡,要是才刚刚放假该有多好,我的想法又开始小豪华了。

泱人未醒

  • Posted on 四月 1, 2010 at 15:26

留个头绪,回头再来整理由来已久的故事

一眼便见销魂的你

  • Posted on 四月 1, 2010 at 15:19

趁着清醒

  • Posted on 四月 1, 2010 at 15:16

最近有种找不着北的感觉,其实我的生活原本就是无东无南无西无北的,很堵!每天早晨上班,隔三差五的车就会被堵在路上,司空见惯的等待,之后皱眉,进而做着牙花子叹着气,在忍无可忍想要强行中途下车时,哎,灯儿绿了,路通了。所以渐渐地习惯了这样的或堵或通,想着即便最差,也就半个小时的误差。如今我用同样的办法,等待着心情在某一瞬间豁然开朗,可是如此漫长的一个等待之后,依然没什么改观。

打着加班的幌子偶尔出去放纵下,借着商场的活动头脑发昏下,短暂的欢愉与酣畅后,接下来的依然故我。在某个艳阳高照的日子,以为自那之后便春暖花开了,谁承想最近几天常常雨水。我穿着春天的衣服出门,在阴霾天气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单薄,当我从楼里出来的时候,已不止一次的被小区的大爷或者大哥有意无意的提醒:真冷啊!穿这么点!虽然也觉得有点儿冷,但依然用高跟鞋把路踏的掷地有声,头也不回的,心里话:有钱没钱难买我乐意啊!

三月份的话费很超支,我的号码依然漫游,是舍不得丢弃,还是有所依恋,亦或是换号码真有那样的麻烦。想到换了号码便不再相告,自此后杳无音讯,我想做个说到做到的人。

西塘在我的心里有很魅惑的色彩,如同非诚勿扰之后的西溪湿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