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十一月 2006.
Displaying 1 entry.

关于找工作

  • Posted on 十一月 2, 2006 at 15:04

好久没有写点儿什么了,鲁先生讲了,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我是谁啊,怎么能灭亡呢,人常讲的一句话:该干的还都没干呢。这句话现在特受用,今天出来扯着嗓子喊两声,一来证明我还活着,二来我真的得爆发一下了:真他妈郁闷!(别说不文明啊,骂娘就不文明了吗?没有着规定)
昨天小朱告诉我清华大学研究生跳楼了,因为找工作,你说至于吗?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尼。再说了,你倒是不怕疼勇敢的走了,可是活着的人怎么办尼。据说之前有抑郁症,那天看了这词儿我就想,抑郁症,应该是抑制郁闷吧,怎么还是跳了尼。后来有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说,多新鲜,抑制郁闷,那是压抑的意思。我也就是随口那么一说,还真以为我那么无知啊,连这么流行的词,这么流行的病都不知道,也太落伍了吧。
小朱说这样的人想死,看不住,我说拿跟铁链子拴上还咬舌自尽呢,这年头!
最近我也挺郁闷。现在的女孩子找对象是骑驴找马,其实找工作也是如此,可是我现在连头驴还没找到呢。突然想起李宇春的那句:我的眼里只有你没有他。到了我这里可能得改成:我的眼里没有驴只有马。眼界儿太高了,看来得改变策略。可是即使得不到驴毛也不至于去死吧,真是想不开。
在安乐死没有合法化,没有普及之前,我是不会那么勇敢滴,好死不如烂活着。活着的人有无数个愿望,而死了的人愿望一个,那就是让我活着。
昨天我做考卷,考的是物理,满片子的题一个也不会,最后要交卷子了,我急得差点儿哭了,最终还是没有哭,因为我醒了。现在这些公司,来了都要笔试,不但专业课面面俱到,还有什么智力测试,性格测试,看把人折腾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要是真的招进几个抑郁的,那老板非得郁闷的跳楼,看咱,特会穿着别人的鞋看问题,这么好的闺女咋就没人要尼。
还有就是面试,一面完了还要二面,二面结束了还得三面,现在相亲也没这么麻烦啊。
不说了,看会书吧,再说,我也成愤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