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三月 2009.
Displaying 1 - 10 of 11 entries.

辞职信(转)

  • Posted on 三月 30, 2009 at 09:17

尊敬的领导: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本来我想在培养我的XXX公司里工作终老,但是生活是残酷的,巨大的生活压力迫使我抬起头来,去遥望那碧蓝的天空。这时,我多么羡慕那自由飞翔的小鸟,还有那些坐得起飞机的人啊。每个月的开头,我会满心欢喜的拿着微薄的工资去还上个月的欠债,每个月的月中,我为了省钱会努力勒紧裤带,重复性的,每个月末,生活的本色就变成了借钱和躲债。    
        
    人比人得死。这是句俗话,但确实是亘古不变的真理。看着身边一个个兄弟都出口了,这心里跟火烧似的。看着朋友每月拿着15%的房贴,车贴,5、6百的高温费,几千几万的奖金,这心里就琢磨着,这人与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尼?    
        
    人生数年,弹指一挥间。是的,公司有培训计划,有培养机制,公司会尽量把每一位员工培养成为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四有新人,工资会涨的,面包会有的,可俺就看不明白,咋你们培养我就要3年5年滴,人家咋不用培养就收了俺尼,俺还有多少年来给你培养?到时候,黄花菜都凉喽。人家咋就看得起俺,给俺钱呐?龙入浅水遭虾戏,虎落平原被犬欺啊。    
        
    佛曰:一枯一荣,皆有定数。圣经上说:欠着我的,我会记下。梁朝伟说:出来行,迟早要还。主席说: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小平同志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电视上也说:要爽K自己。    
        
    因此本人因个人原因,决定离开已经服务多年的XXX公司。请求领导批准。    
              
       申请人:    
        
       日期:  

这封辞职信真有个性,但我终究没有这样的一点儿魄力,于是仅仅借用了最后一句mail给了我的领导,觉得啥时候我也该如此NB一次,如此不羁一次,oh yeah
    

2009年3月29日

  • Posted on 三月 29, 2009 at 23:46

还有一点儿时间就30号了,我不喜欢30号,因为09年的3月30号是星期一,我讨厌星期一。

周六早晨起来的早,去菜市场转了一圈。穿着运动衣出门的时候,觉得凉飕飕的,就又加了一件马甲,我的“屋鞋”终于得以见天日,本来是为了周四周五的时候可以休闲着穿穿的,拿回来后才发觉,完全不是我的风格,都没敢穿出门,只有晚上或者周末没事的时候才拿出来穿会儿,在家里溜达几下。这次心血来潮的,觉得人家怎么也算双鞋,而且绝不是家居鞋,再说了还有人趿拉着拖鞋逛街,我得对它公平点儿。
早晨的菜市场真好,就跟着周末的早晨一样清新。我扎着个朝天撅儿,不顾散落在下面的碎发,摆出一副家庭主妇的样,问问这个菜的价钱,看看那个菜嫩不嫩,当然偶尔也会不自觉地露馅儿:这是什么啊?那个怎么吃啊?哪种能直接吃啊?还得削皮吗?虽然如此,但并没打消摊主的热情,还有我的。买条鱼回去做做吧,不增肥还美容的,看到那在水里活蹦乱跳的家伙,跟吃了兴奋剂似的,我就断定我是侍弄不了这爷的,于是放弃。逛完一楼逛二楼的,最后的收获——四个西红柿,一块豆腐。
出来到对面买了草莓,以前买15块钱一斤,现在五块多,跟捡了便宜似的,每次买都这傻逼感觉。
下午去游泳,三点多出来,Zelamn要去吃一席地,但是还要坐车过去,干脆就近去吃烤鱼,刚好满足我没吃上鱼的遗憾。
也许周六游泳累的,周日睁开眼的时候,已经12点多了,我很少能睡到这个时间,太多的事情堆积到下午,都不知道从哪一件开始了

这周末过的,跟没过一样。

掉渣俗

  • Posted on 三月 27, 2009 at 20:40

任何事情,没得选不好;选择太多也不好。其实,对于我这种欠缺判断力的人,唯一就是最好的选择。

我那苟延残喘的手机,终于停止呼吸了,过了几天异常平静的生活后,总结出,与世隔绝的生活状态非常人所能忍受。这下可以心安理得的,顺理成章的……hoho!

在上海的高中同学sly,前两天给我电话,我们算是正式接头了。期间和我谈及某人,以前是无语,现在彻底失声。所以,某个人在我的世界范围,生命周期就如此而已吧。

稍微恢复下,我就开始撮了,每天不过12点都不带上床的,昨晚网上夜巡的时候,碰到另一只夜猫子——丫丫
丫丫的一个朋友开了个女装店,让我给点儿创意。
我回复:如果你爱它,带它来这里,如果你恨它,带它来这里,这里有您不败不归的选择……哦耶!
丫丫回复:真……俗……
我:俗的掉渣儿吧?俗不怕,就怕免俗。
丫丫:你越来越有个性了啊!
丫丫:对了,跟你说,那天我老公的几个同事来我们家吃饭,有一个长得挺man的,我老公说是海龟,其他条件也不错,所以
我:stop,想拉皮条啊?
丫丫:你给我正经点儿,这其实是我老公要我问的,他都觉得你俩合适,再说了,人家都不嫌弃你,你就偷着乐吧。
我(火大的):凭什么嫌弃我啊?再说了,他连我几个鼻子几个眼儿都不知道,有发言权吗?
丫丫:他看照片了,你初中那张,特没长开的样儿,那衬衫肥的能装两个你了。
我:……不是吧?我那光辉形象都示人了?那是小时候我不懂sexy,所有秘密都藏那大褂儿下了。
丫丫:别扯远了,你给个话,我老公看人很准的。
我:眼光准能看上你这样的?
丫丫:想跟我掐也改天的,今天先说这个,你列列你的要求,我估摸下可行性。
我:我没什么要求啊,早就说了,公的就行。就是得爱干净。
我:个头别太矮,体重别太轻
我:吃饭别biaji,喝汤别吸溜
我:还有就是不能秃顶
我:手指头也不能太短
我:不能是龅牙
我:小心眼儿的不要
我:抠门儿的不要
我:好显摆穷得瑟的也不要
丫丫:停停停,你这叫没什么要求吗?
我(不理丫丫的反问):哦,对了,你老公的那同事是不是个恋童癖啊,他可是看的孩提时的照片啊!
丫丫:你还没完了,可惜我的满腔热情和我老公的热情满腔了。

后来我就掉线了,然后我就洗吧洗吧,躺床上眠了。

股样男人

  • Posted on 三月 22, 2009 at 23:49

选男人犹如炒股,不管是潜力股还是绩优股,如果不能做到控股,最终输还是赢,都无从定论。记不清什么时侯开始,映入眼帘的全是男人偷腥女人出墙那些事,坚如磐石的爱情只是镜花水月,偶尔出现在不知深浅的意淫世界里。现实生活中已经没有什么是那么纯粹的了,何况爱情这么个不着四六的。

诚惶诚恐的寻找着一种叫做归属感的东西,在太阳升起时,在夜幕降临后,在每一个可能捕捉的瞬间。最终,只能是在下班后,在节假日里让自己不知所以的忙碌。让生活变成旅行,即便不曾归属,也有一番安慰。夜深人静时,常常有种找不到明天的路的感觉,所以希望在喝酒中度过漫漫长夜,并在日出前逝去。

不自信,不自恋,只是在某些事情上有点儿自以为是。一高中同学谓之“顽固不化”,批评的极是。有时候也希望有个即便世界末日也能让我枕着安然入睡的踏实而可靠的肩膀,有一同学也说了,恐怕这个肩膀还得华丽吧,真是一语中的。一直认为不被理解,却又常常被道破玄机,莫不成都脑白金了,人人智慧大增的。

闲话家常

  • Posted on 三月 21, 2009 at 22:24

老妈终于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大棚;
大姐请假去北京海皮了;
正在减肥的二妹带着胃口超级好的小外甥女去廊坊参加婚礼了;
大妹换了新发型屁颠屁颠的去拍大头帖了;
幺妹交男朋友了;
大外甥女回姥姥家过周末了;
我,在这里闲话着不是我的但是于我很重要的别人的人生。

晚上梦见了xf,在梦里xf不肯多与我讲一句,只是用那种很决绝的眼神看了看,然后就转身离开,而我只能看着那个曾经熟悉的背影渐渐模糊,直至消失。尽管一个梦而已,但那种心焦的感觉至今心有余悸。ym听了后问我,第二天是不是马上电话了?彼时才意识到自己好久没和xf通过电话了,准确地讲是xf没有音信很久了,之前都是他先和我联络的。

逛街的时候,挑来挑去也没找到一件合意的,临了看上一件纱裙,折后398,若是以前肯定义无反顾的,现在因为有了新的目标,所以学会了如何让自己不发昏:
1、裙子除了做工和剪裁突出点儿外,布料真的很一般,若单是这块布拿去卖的话,也就五块钱;
2、裙子的颜色是我喜欢的,但是终究有点儿短,也就周末能穿穿,利用率不大;
3、看来看去,好像也不是特别的中意,只是不想空手而归做的矬子里拔将军的选择;
4、如果哪天我一抽风就回归田园了,成天土里来泥里去的,这种衣服也派不上用场;
5、关键是得攒钱养活我孩子,即便孩子还没出世,但也得好好规划下,做个靠谱的妈。
备注:我没结婚,没恋爱,没怀孕,只是想有个孩子,别像Zelman那样一惊一乍的,我已经都快两个成人了,具备有这样想法的权利和能力。

买的腰带很满意,338片,超重的,跟幺妹讲,绑着这个跳,一来有感觉;二来这跟少林和尚练功时脚上绑沙袋一个道理,他那日子久了,拆下来就健步如飞,我这时间长了,解开了就杨柳细腰,哦耶!

一个同学走出非洲了,另外一个同学要去爱尔兰了,我么,早在脑子里环游世界一百周了。

ok,闲话到这里。

零星发片

  • Posted on 三月 16, 2009 at 12:17

开始就忙乎着洗菜穿串儿了,后来就忙乎着吃。吃累了也没说到处溜达溜达,看看风景,消消食。挪个窝儿,开始打牌。所以也没拍什么,有人头的就免了,单看看这狼藉样吧

恐慌生活

  • Posted on 三月 15, 2009 at 23:34

无聊的走进书店,不是多么的喜欢读书,只是觉得自己需要一些理由,当深夜或者某个时候一个人自我反省时,能够不那么恐慌——看啊,这个女人不是只流连商场的。

毫无目的的翻看了一本又一本,仍旧不能逃脱瑞丽一类杂志的吸引,最先拿起来,又最快的放下,做贼样的。各类菜谱的图案不可避免的勾起人的食欲,还有买回一本小试身手的渴望,然而一见这样那样的材料就又望而却步,看了几个所需不多且做法简单的,记在脑子里,想着哪天可以尝试下,尽管我知道这个所谓的“哪天”大多只是属于想象的时空,亦或是还没出门就已经把刚刚本已记下的抛到了九霄云外。那些健身的,美容的,千篇一律,连翻开看看的心情都没。找了一本看书的名字自认为贴近生活的,翻开第一页,女主人公的名字——紫雨晴,迅速的合上,放回原处,心里暗自骂着:真他妈矫情。旁边的一本《女市长》,记得之前听谁说过,刚要伸手去拿,瞥见书的侧面上写着名利场什么的,还没看就觉沉重。继续寻觅,扭着脖子扫视着书架上的书,鲁迅全集,拿起来,看了几篇,我好像从没像现在这样崇拜鲁迅,包括三天两头学习鲁先生文章的初高中阶段。翻到《纪念刘和珍君》那一篇,到了“真的勇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试着默背下,居然还记得。
那天在书店里,基本上只看了两本书,一本就是《鲁迅全集》,另外一本是《幽默大全》。

3月14号的02:14有个人自以为很浪漫的拨了我的电话,实在是高估了我对这些花活儿的接受能力,也许我已经过了接受的阶段,想做的能做的就是从床上跳起来骂娘,但最终连这样的心思都没,只是恶狠狠,生愣愣的挂了电话。

Zelman临时通知周日去烧烤,本来对于这个我的心情已经由最初的兴奋转为期盼,紧随其后的就是平淡,现在一个预谋已久的计划,被搁浅诸多时日后,终于要拨开乌云见太阳了。心情在活动落幕后也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圆。

尽管我们高估了自己的战斗力,经费严重超支,粮草严重富余,但是看看太阳,看看开花,看看彼此心满意足的表情,俩字:值了。唯一让我耿耿于怀的就是,打扑克,输得很惨,木子冈才的问题,以及他幕后策划的问题有点儿惹火,我实在接不住。这次刚结束,就在想下次了……

自从那天做了那个梦,心里就一直思忖着一个问题,很期待,也很担忧,然后就想到一句话,在耳边萦绕着,很熟悉,但是就想不起在哪听过,今天突然想起来了,是《爱的发声练习》里大S对张孝全反复说过的一句。其实并不喜欢这部电影。

周公解梦

  • Posted on 三月 12, 2009 at 12:36

发现自己也挺牛逼的,别的不说,单看上一篇日志,那么铺天盖地的一大段……其实我一点儿都不话唠,不能把场面上的话说的圆润,有时候说出来还会给人一种又呛嗓儿又牙碜的感觉,所以尽量不多话,当然了,个别情况除外。总不说也不好,日子久了别人觉得孤僻,自己觉得孤独。

孤独有两种:精神上独,行为上独。精神孤独的人早晚会变得神经,有此倾向的最好觅些可以对着畅所欲言的人,毫无压力,毫无负担的像我一样磨叨磨叨。大学时我就是这么开导别人的,很奇怪自己那会儿怎么没加入心理辅导之类的社团,名不正言不顺的白白的给人做义务劳动了。满脑子全是别人不能说的秘密,挤得自己个儿的没着没落的,有时候很火,可最终还是很义气的把自己的小九九倒腾出去了。所以,后来一听到:我跟你说啊,你可千万别和别人说啊——这样的话,我的脑袋就嗡的一下,天旋地转的,只看到眼前有张嘴张张合合,至于说的也就是借助我的脑袋做个反射吧。

说到行为上独,就想起大学一好友,就读外语系,人送绰号——“小独”,据同寝的人反映,刚入校那会儿,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故此得名,后来证实,真是纯纯的浪得虚名。时隔不久不管同寝的,外寝的,不论女的男的,都是一片火热,连我这个外系的都未能幸免,而这“小独”的名号一直沿用到毕业都没变过。所以很多东西是表象,亦或是习惯,耳听可能为虚,眼见也未必是实。

顺便提下昨晚做的梦,很奇怪的梦。今天早晨闹钟还没响就醒了,回顾昨晚的梦,就躺床上想。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就想我昨儿白天都想什么了,做什么了,可是感觉没一样沾边儿的。洗脸刷牙的时候想,坐公交车的时候想,到公司了还没半点儿眉目。然后,google,周公解梦——预示着幸福和物质财富的增加。google到这个答案后,就觉得人家周公说得可真好。

有这么一天

  • Posted on 三月 8, 2009 at 23:58

周五毛毛电话我的时候,正是我情绪极度低落的时候,莫名其妙的烦躁,想骂人,想摔东西,与即将周末的气氛一点儿都不搭调。毛毛说发工资了,让我去上海,一起喝酒,庆祝三八。可是真的提不起一点儿兴致。

心情在三八来临之际,突然好转,早晨醒来要去厕所,往外一看,哇哦,什么个状况?满地的太阳啊,不是,是阳光。太阳公公还真给妇女同志们面子。这觉儿也不睡了,起床,小捣赤捣赤,出门,本来就想溜达溜达,去去霉味,否则,保不齐哪天不是满目疮痍而是满身青苔了。觉得一年也就一个这样的节,既然有幸跻身其中,就应该干点儿实事儿。如若有提案的机会,就提议一年十二个月,每月的八号,都是妇女的节日。既然没这机会,就做点儿沾边,靠谱,力所能久的吧。溜达回来的时候,顺便去商场逛了下,买件外套,以此纪念09年的这个三八。

下午去游泳。为了游泳,中午愣没敢吃饭,连水都没喝,只吃了两口巧克力,保持下体力,以免晕菜。还有将近一个小时才到游泳的时间,怕自己把持不住吃东西,然后就去做了个久违的美容以消磨时间。再转战到游泳馆,时间刚刚好。从游泳馆出来,不想回家,想去哪走走,或者坐坐,或者找个人磨叨磨叨。电话没带在身上,突然发觉出门自以为是的不带电话真不是啥明智的举动。没抱什么希望的去旁边卖饮料的地方问哪里有公共电话可打,居然这里就有,很被动的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很奇怪突然想到这么一串数字,一般我是记不住电话号码的。是姜浩,不等对方开口,自报家门,直抒胸臆的表示,无聊了,想说话了。

撂下电话,就到路口去等,感觉自己那会儿子特可怜,像极一个等待被收容的孤儿,等待着一个人,周身散发着温暖的光芒,从太阳里走出来。大约10分钟,我感激涕零的钻进车子,屁股还没坐定,就开始絮絮着自己最近极其反常的现象,似乎把姜浩当心理医生了。其实,姜浩和毛毛一样,以那种看透尘世的高姿态,胡诌巴咧一个又一个的原因,其实那二脚猫的功夫,连江湖庸医都算不上。不过原因说多了,肯定有那么一两次瞎猫撞到死耗子的。这个时候,我会感同身受的表示,好像是那么回事。姜浩握着方向盘,语气明显的得意,看吧,看吧,我说就是嘛!

姜浩提议,唠嗑也得找个地方,不能开着车乱窜啊。人说一心不可二用,一边开车,一边听我说话,多多少少显得不那么真诚。当然,这个我倒不在乎,我说是关键,听并不那么重要,只要面前摆那么一喘气的,偶尔还能蹦出一两句,别给我独角戏的感觉就成。不过,既然人家提出了,怎么的也得满足下,虽说今天女人最大,但也不能独裁不是。于是,找了个吃饭的地儿。一提到饭,肚子就开始咕噜咕噜的响,才想起来,我这午饭还没吃呢,其实早饭也就喝了杯奶。

晚饭姜浩请的,他说了,谁的提议谁买单,你负责说话,我负责买单。席间姜浩喝免费的茶水儿,我喝了点儿酒。不是为了突出女人的地位,只是觉得该有酒精拱拱胆儿,否则一些自毁形象的话我也是说不出来的,但这样又做不到深刻的自我剖析。姜浩言语寡淡,对酒亦是如此,就像一盘没放盐的菜,这点儿让我莫名的觉得他有点变态的味道,不过这仅限于最初的看法。如今,他可比我们刚认识时能说多了,有时候还挺贫。一人儿往那一站,就西装革履的姿势,让人特毛,姜浩最初给我的就这感觉,现在好多了。问我会对什么样男人一见钟情,我说一见钟情啊,太缥缈了,只能说第一眼印象不错。说的时候故意把缥缈两个字拖的老长老长的。又问,那你可能对哪种第一眼印象不错呢?我说以前喜欢穿条纹衬衫的,还得竖条的那种,后来喜欢穿毛线背心的,再后来看了《外来妹》,就喜欢穿运动装的,汤镇宗那里面儿可真帅啊!我无比花痴的陶醉着。不过现在可是老了,姜浩提醒着。我有些失望的说,是啊,周润发也老了,本来我还喜欢穿风衣的呢。那现在呢,姜浩问。我说,现在啊?现在看哪个都是披着人皮的狼。姜浩说,打击面太大了,太大了啊。

回来后,看到手机孤单的躺在床上,拿起来一看,毛毛有打电话,完了,又要挨批斗了,不主动打电话问候也就算了,居然还不接,尽管我有充足的理由来阐述我没及时接听毛老人家的电话的原因,但是在毛毛看来,任何理由都是我为自己开脱的借口,哦,阿门,原谅我吧,再次!

把泳衣洗吧洗吧,准备先眯一觉儿,把早晨没睡的懒觉儿补一下。这时候,姜浩打电话,告诉我他也到家了,再次祝我三八妇女节快乐!是挺快乐的,买了礼物,也运动了,还把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碎碎埝给倒腾出去了,按姜浩说的:这名妇女太强大了!

睡醒后,准备为今天留一笔,抬眼发现桌子旁边的小麦,种子是去上海的时候在一家化妆品店里拿的,一周前种下,现在已经一捺高了,本来想说寸的,但我对寸啊,米啊什么的真是没概念,抬手一比划,一捺。突然发现小麦的上面还有些水珠,就这么点儿绿就让我觉得春意盎然了。

明天又要上班了,真不喜欢星期一……

童言趣语

  • Posted on 三月 3, 2009 at 15:30

每次看电视,大姐听完北京的天气预报立马就会换台,有天外甥女不高兴了:你就看北京的啊?大姐故意说:啊,咋了?外甥女横着眼儿说:看看杭州上海的。大姐把遥控器递给她,说:给你,你看吧。外甥女拨回原来的那个台,听完杭州的,像是在对大姐说,又像在自言自语:完了,我老姨那还剩5度了。之后又把遥控器拿给大姐:行了,你换吧。

有天老妈给大姐打电话,外甥女先接的,跟她姥姥咸的淡的扯了一大篇,然后才把电话递给大姐:给你说两句,让你妈来待两天儿来。大姐和电话那边的大姐她妈都笑翻了。

我这岁数,按人们常说的,搁在老家孩子都一炕了。尽管这话我是打心眼儿里不爱听,但有句话说了“我不是广场上算卦的,唠不出那么多你爱听的嗑”。所以,爱怎么滴怎么滴吧。大妹比我小四岁,当然也过了非常适婚的年龄,舅妈成天催,催得大妹都高血压了,还好,我妈不那么坚持,否则依我这没啥承受能力的,还什么高血压啊,直接太平天国了。
舅妈托人给大妹介绍个男人,比大妹小四岁,第一次约会男人就把大妹约到了游戏厅,说大妹看着真小,比他还小呢,说得大妹都想哭了。我就突然有种娘带儿子去游乐场的感觉,这也忒不靠谱了。之后,别人又给介绍个,很合舅妈的意,大妹逼急了放狠话:你不是觉得好吗,行,结婚,但是结婚了,我也在外面找个情人。把舅妈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