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十一月 2009.
Displaying 1 - 9 of 9 entries.

上海生活初记

  • Posted on 十一月 30, 2009 at 18:56

11月23号我选了一个很特别的日子来到公司,在公司填表填表的填了一天,晚上就很特别的出差了,连回去带换洗衣服带洗漱用品的时间都没,幸好要去的地方是我的老巢。我暗自庆幸着,完全忽略了老巢也是要有钥匙才可以进的。
晚上下了火车,直奔原来的住所,结果快到的时候才意识到,钥匙被我毫无悬念的遗留在了上海,幸好还有愿意收留我的人,于是打车前往,买了换洗的内衣,洗漱用品,算是暂度难关,然而依然和毛抱怨着,每天穿着一样的外套,要郁闷死的,可是又无能力去买几件外套来应急。
已经收到通知在杭州出差一周回到上海后,接下来又要出差,于是彻底搬家兼退还老巢都要在短短的一周内解决,一边上班,一边处理杂事,感觉突一下子要面对很多,当然首要的就是撬锁换锁。花了一百大洋终于可以得以进入,这个我住了五个月不到,师姐亦很喜爱的带有飘窗的所在,马上就要成为回头才可见的过往,未免有点儿不舍。
11月27号下午物流的人过来拉货,车子离开后,我带上包包和电脑,准备赶晚上五点多的火车回上海,房间里除了墙角里的一堆杂物,空空的,房东不肯退我押金,我自是无话可说,但是连已经预交的12月份的房租也要扣下,还态度蛮横。除了气愤却无他法。没有按照毛的指点:索性房子不退了,路边找个乞丐来住上它一个月。我已无心再去纠结,那点儿钱能富了谁穷了谁呢。
火车站依然没打到车,幸好有那么多的摩的,师傅因为三块钱,一路上不时地扭回头跟我扯皮,我真担心自己的小命儿就此完结了,于是被说服。回到家,女人们都在,小强,丫头也都在,看到她们,内心温暖很多。
11月28号在家等快递未果,于是嘱托给象象,我和毛去邮局取老妹给我寄来的围巾,老妹刚刚学会了打围巾,于是给我打了两条,可惜我马上要去的地方是那样的温暖,幸好还有两天时间容我戴着它们得瑟。从邮局出来,和毛去逛街,毛买了羽绒马甲、靴子还有打底裤,而我只能望着那件很中意的皮草马甲兴叹,为什么要我去那么温暖的地方呢。街逛完了,又去办卡,负责办卡的男人,模样挺帅,出来后就想着去哪填饱肚子,本来要请毛吃大饼的,但是因我对上次吃的牛蛙念念不忘,于是又打车去了九香牛蛙。
临近晚上回去后小萍加班没回来,象象一个人在家,快递送到了,是一个巨可爱的电子暖手宝,很喜欢,但也要等到出差回来后再用了,非常感谢hxd!后来和毛去了乐购,然后转战到菜市场,晚上家里有客人,毛约了阿超等人吃火锅。
11月29日物流公司把货送来,临近晚上我才收拾完毕。小萍依然加班,什么该死的公司啊,于是毛,象象和我三个人去买菜烧晚饭。毛手艺好,做了土豆鸡块,芹菜炒牛肉以及西红柿蛋汤,然后便扬长进了房间看电影;我第二个上场,做了蒜蓉西兰花,之后也扬长进了房间准备明天上班穿的衣服;象象最后要做的是豆腐鱼,毛给的评价:一锅酱油。我觉得味道还行的,要是里面放点儿娃娃菜什么的,颜色会好看些,菜叶吸色。总之三个女人吃了一顿很成功的自主晚餐,连昨天没喝完的百利甜酒也全部被我喝光。
11月30号早晨被闹钟叫醒,感觉腿麻麻的,睁眼看到腿边的小强和丫头……

再小聚

  • Posted on 十一月 30, 2009 at 13:29

21号从宜兴返到无锡时已经傍晚,由于之前买好了回上海的火车票,因此任何要排号等座的地方对于我们来说都不是一个合理的去处,方案一个个出现,然后一个个被否定,最终扎进保利大厦的豪客来吃了牛排。一看时间还有那么一点儿的充裕,顺道逛了下商场,最终只买了点儿小物,却把原本宽松的时间搞得紧迫,于是打车赶往火车站。

22号依然是周末,于是肆无忌惮的睡到自然醒,起床后,洗澡刷牙,然后两人出门,在中山公园买了双超爱的鞋子,然后就等着与朋友碰面,sly携其老公,gxm携其老婆先后登场,于是一行六人在商场展开稍微有些浩荡的群逛。随后又是开始为晚饭在哪吃而犯愁,毛昨晚就没吃上的pissa,今晚还是不能如愿,因为考虑到吃西餐怎么都吃不惯吃不饱的gxm同学,毛作为东家委曲求全。当我对着漂亮的牛排图片刚刚显示出一点儿的那么流连,毛就义正言辞的讲:不准你吃牛排,看你昨天吃那么一点儿。我不是一个对食物要求苛刻的人,所以丝毫没有反驳。最终我们去了九香牛蛙店,这是jasmine向毛推荐的, 味道很不错的一家店,刚刚吃完,我已经盘算着下次什么时候来呢。

席间sly说到我高中时期带头绝食向校长示威的片段,任我怎么去想都捡拾不到一片儿关于它的记忆,反正也不是很光宗耀祖的事情,忘了就忘了吧。

回家后,不急着睡觉,拿出新买的鞋在那穷得瑟

宜兴善卷洞

  • Posted on 十一月 26, 2009 at 12:30

21号出行的路线原本是:
上海——无锡——宜兴——善卷洞,烧柱香后就就原路返回到无锡,然后坐车去太湖,结果没想到原本前菜的善卷洞变成主打




毛蹲在池边装爱心的喂鱼,我就巨恶俗的一顿乱拍


坐着船出来,然后就坐缆车上去进贡烧香求签



两个人饥肠辘辘的从宜兴返回到无锡,准备在回到上海之前,在无锡大吃一餐。

懒散这几日

  • Posted on 十一月 25, 2009 at 23:32

17日晚上十点多,进门的时候,姑娘们正坐在并不宽敞的客厅里,围着桌子吃着火锅,我脱了外套,含糊着洗了把手,就迫不急待的加入。外面很冷,我们吃的热火朝天。想着只喝一点儿啤酒就好,朗姆酒的后劲儿实在太足,着实不敢再轻易造次,但是当听到jasmine说别人送她的这瓶很贵,且是限量的,于是又变得不能自持。第二次见到andy,我才惊讶的发现这妮子真的很像泰国那边过来的。
18日中午客户请sly吃饭,我作为陪客去头牌头坐跟着蹭了一顿。下午,俩个人在仙踪林每人守着一壶奶茶,聊天。晚饭直接在楼上的釜山料理解决,一天在这样吃吃喝喝的没了,本来要毛晚上下班后过来碰头的,人多总归热闹,但是毛要加班。饭后我一个人坐车回来,手机没了电,而我又不记得任何一个有用的电话号码,楼下的密码在记忆里也是零零散散,任我怎样的拼凑都得不到一个勾,于是固执而又傻了吧唧的就那么自我感觉的无助着,直到听到楼上的象象用上帝般的声音呼唤我。

19日起床后去做体检,结果我到的时候,已经远远超过了体检的时间,于是约好明日再去,回去后吃了点儿东西,然后就逗小强和丫头玩。毛要我晚上带上东西跟她去健身房,骗我说有帅哥可观赏,可是等我去了,放眼望去,一茬的大爷大妈,于是悻悻的坐在休息区,写博客,和杂七杂八的人网聊,间或着给jasmine和毛做个测试。

从健身房出来,买了山核桃,路过菜场买了点儿菜,就直奔jasmine家,态度鲜明,主题明确:吃螃蟹。对于螃蟹我不是很感冒,但是因为是阳澄湖的蟹,那感觉就不一般了,不管怎样也要犒劳下我的嘴,而全然不顾个人的食性。andy半路杀回,吃了只母蟹,然后扬长而去。刚好腾出地方,给我和毛两个人留宿。

20日去医院体检,很是顺利。因为周末,加上我无可匹敌的下厨热情,夸下海口晚上吃自家包的饺子,两人份不算什么,若是六个人,这工程就显得很长城了。体检回来,去菜场破费周折的买了牛肉,芹菜,饺子皮什么的,不知道牛肉买多少,芹菜买多少,饺子皮需要多少,幸好咱敏而好学。回到家就开始准备,面前锅碗瓢盆,旁边上着qq,随时求助。动用了我妹,我妈,我大学同学,以及毛等诸多人,最后看着一盆国色生香的芹菜牛肉饺子馅,几乎感动的落泪。可是一想到还要包,就觉得遥遥无期的。幸好后来有andy和小萍做援军。总之,饺子宴甚是圆满,对于我来讲,空前,但不绝后。

21号周末,说是要去太湖,结果真真的计划没有变化快,太湖没去成,善卷洞耗了一天。

2009年11月15日

  • Posted on 十一月 15, 2009 at 16:10

发现酒力越来越差,半杯酒才下肚,朋友说我就已经神情飘渺了。最初还装良家的说喜欢安静的环境,可是站在外面听到酒吧里很high的音乐,就挪不动腿的痴迷,那样的想放纵一把。不是在为玩乐找借口,只是这两天真的很伤,坐在窗前看着外面完全黄掉的树叶,都会莫名的流眼泪。好像昨天这叶子还是绿的,吃着龟苓膏诅咒着蚊子也才刚刚发生。有太多的东西留不住,同样有太多的东西挽不回,于是就让它流逝吧,每个人终究要面对接下来或喜或悲的生活。而我也要通过某种方式,寻求一种安慰,然后从某种情绪中走出……

与给了我诸多关怀的Zelman吃了个饭,和无条件由着我任性的姜浩茶室小聚,还有很多像Zelman一样的女性朋友,很多像姜浩一样的男性朋友,虽然这里与即将要去的地方相隔不远,但是依然不舍。

外面下着雨,不喜欢在这样的天气离开,不喜欢伞下拖着皮箱走向站台的自己,于是拖延了报道的日期。

好久没写QQ签名,签名常常能够反映出一个人最近一段时间的状态,不管是行为上的还是心理上的,而我,最近显然不在状态。因为看不穿自己,所以潜着水偷着菜浏览着好友的签名。远在非洲的翟同学前两天签名是:落枕了。隔天改为:落枕快好了。我心想:还很快么!可是直到现在签名依然是:落枕快好了。不免感叹:竟然落了一个如此漫长的枕!朋友说我无聊至此,居然研究起别人的签名。

外面很冷,依然选择出门……
明天过去,陪毛去趟昆山……

冬雨夜

  • Posted on 十一月 13, 2009 at 18:14

在寒冷而喧闹的城市里,选择这样僻静的一隅,看看书,上上网,和朋友聊着天。累了倦了可以靠在枕上小憩,很多时候不是不幸福,只是想要索取的太多……

一杯热的咖啡,一瓶冷的啤酒,喝着不同的东西,却是一样的感觉满足……

一个人做的事

  • Posted on 十一月 11, 2009 at 23:45

万圣节走了,光棍节走了,接下来的节日依然此起彼伏,每一个似乎都那么容易让人伤感,11号那天去小彭那里取东西,居然迷路,最近发现迷路对于我来说越来越无悬念。朋友约好下午见面,时间还未到。天空飘起小雨,于是不可避免的又想起我那可耐的伞,失去的就失去了,别梦想着哪天它会袅娜着再次出现。
想着莫不如回去打个盹,然后晚上可以神采奕奕的出现在朋友面前,穴居久了,出门的时候总会担心很多。回来后却无睡意,于是继续整理大小细软。满屋子的东西,汩汩的惆怅。To put things in order是我所拿手的,常常觉得如果自己改行,无疑会成为一名优秀的信件分类员或者其他与归纳有关的工作。然而这次,居然拖沓至此,整理多日,依然没有头绪。是在留恋这个城市,还是在恐惧那个城市?总是收拾着收拾着就停下手。
朋友从银行办完事情,msg我即将去约定的地方,而我坐在床上,看着外面瑟瑟发抖的天,却不愿再出门,于是很坚定很任性的爽了约,全然不顾别人的感受,朋友那边喝着啤酒,问我在做什么,我说,没什么,就这么坐着。很诚实,诚实的有点儿欠抽。
两个人的光棍节,一个伴随着酒精,一个伴随着伤感,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成了过去。

光棍节前一日杂记

  • Posted on 十一月 10, 2009 at 00:09

公元2009年11月2日晚八点十分左右大学室友兼死党小朱顺产诞下靓女一枚,荣升为孩她妈,我,坐享其成,晋级为孩她干妈。看着小朱发过来的照片,心情激动到不行,与我的大小外甥女出生时的感觉截然不同。那个大学刚入学时,鸟语花香的出现在军训场上的女子,那个公认贤良淑德却难脱稚气的女子,那个怀揣诸多梦想追求爱情的女子,如今,已然结婚,已然生子,满足而幸福的生活着,一定要永远这样的幸福,也祝愿我的干女儿像她妈妈一样乐观,开心健康的成长。
昨日sly跟我讲她得了一个八斤六两的干儿子,喏,我么,早先她得了个六斤八两的干闺女,世界上爱占便宜的人还真多啊

接下来会是gj吧,与小朱电话的时候我还很八的讲,gj居然把自己吃到扶墙出的事儿都公布于众了,如此的明目张胆,如此的不羁,于是我猜测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只有孕妇,但是小朱告诉我这仅限于我的猜测,omg.

pp在国庆之前也与老杨成就了好事,阿郭继续神出鬼没着,小鱼和我一样,单身着我们的单身,我想择日要与小鱼讨论下,按照老大这个所谓过来人的谆谆告诫:嫁得好真的很好,相亲其实挺有效,来规划一下未来。

我将开始另外的生活,虽非截然不同,但仍旧有忐忑,有期待……

相遇(七)

  • Posted on 十一月 2, 2009 at 23:42

北方的冬天来得早,较之炎炎酷夏与漫漫严冬,那个城市的的秋天显得微不足道,然而就是在如此短暂的季节里,我和学长频繁的见着面。
世界上有那样很拧巴的一种人,对于陌生的东西总是充满好奇,迫切的想知道,想了解,可是一旦走近,要么觉得不真实,要么觉得其实就那么回事,不管是哪一种,对于“进一步”这三个字来说都是一种束缚——就像那对引号。然而对于学长,既非不真实,也非仅此而已。
那次在公寓门口与学长分开后,便很久没再见面,仍然只是在网上碰到才会聊聊。如同坐标平面上的一条水平线,突然的升起又突然的回落。学长间或着会q个“什么时候一起上自习”这样的问题,直到有一天我的答复从千篇一律的“哪天有时间的”换成“那就明天吧”,这个问题才被落实。实际上我的“哪天有时间的”隐含的意思是“好啊好啊”,如果接下来学长雷厉风行点儿“那就明天吧”,我肯定会贯彻执行,只是每次他都“好吧^_^”,见面的机会飘然而来,又飘然而去。
骨子里有那么一些些的懦弱,有些方面在不自觉的很刻意的保护着自己,认为冲上去可能就是头破血流,原地等待不管结果怎样都能全身而退。然而就在那天所谓的矜持被捆绑在灵魂的十字架上,我着着实实地尊重了一回内心的真实想法,可并没有忘记给自己的主动找了个说辞。想见面,任何的借口都能成为理由,而所有的理由看起来都像是一个借口,呵呵。
第二天在五食堂门口刚一见到学长,我就煞有介事地问“书借到了没?”,学长很得意的样子“哼哼,凭我!”,然后两个人笑了笑,鱼贯着进了食堂。
先是借选修课的书,然后借专业课的书(两个人的专业有些接近,课程有交集),临近期考占自习座位,用借书卡去图书馆代借书等等等等,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之后来好像见面都没什么理由的。总之,感觉那个秋天见面的时间快要连成一条实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