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二月 2009.
Displaying 1 - 9 of 9 entries.

饿狗扑食

  • Posted on 二月 23, 2009 at 17:40

一个人如果认定了某种生活方式,就会为自己的选择找出这样那样说得过去的理由,然后假若镇定的对着不解的人们滔滔陈述正确——这是另一种状态的自己,只会出现在想象的世界。多数时间只是自我的活着,不耽于任何人的看法,更无暇滔滔去证明什么。不明就里的人说是高傲,略知一二的人说是不善言辞,其实,准确的概括就是,笨拙的遣词加上懒惰的心。

我总不能管住自己,管住自己不花钱。觉得有时候自己就像一只饿了诸多时日的狗,嗅到了前面的一只肉包子,即便后面有人拽着,也能把他闪个趔趄,然后狂奔出去,不管前面的是新丰大肉包,还是早市小笼包。

上周六上午好不容易的没下雨,还隐约出了太阳,抓住机会出去晒晒,免得发霉。本来想买套春季出游的衣服,可是没逛到合意的,结果拎了双靴子假装心满意足的回来了。今天Zelman还问我,衣服买了没?我说没有,Zelman说,尽早解决,免得临时抱佛脚的。

有时候吧,觉得下雨挺好的,这周六刚一放放晴,我就跟恶狗出笼似的。出去放放血才肯罢休,完全不顾之前“告别月光,计划消费”的决心。你看,周日又下雨了,我就哪都没去。

赶着周末,集众家——我妈、我大姐、我二姐、我大妹、还有毛毛的意见,在家熬了中药。完了儿还跟大姐汇报,我熬的都不怎么苦,大姐笑了,说那是放水放多了,疗效就差了,老妈倒是挺欣慰,毕竟没熬干锅,说要是熬干锅就有毒了。决定再接再厉,争取做到多放一滴则太稀,少放一滴则太稠,熬的好不好,喝了看疗效,oh yeah!

不得不见

  • Posted on 二月 19, 2009 at 17:35

Zelman跟我讲下个周末去植物园烧烤,说有个新开放的桃花岛,烧烤的兴趣么我不是很大,但是桃花这两个字挺招人待见的。Zelman在写计划书,非要独立完成,跟小学生写作业似的,说是写完了等着我们过过目就行。也成,我正好不用操心了。Zelman说你现在又考虑穿什么呢吧!哎,说什么好呢,知我者,Zelman。

大姐说我北京的姥姥要给我介绍男朋友,问我答应不,要是答应的话就把我电话给人家了,额滴神啊,还动真格儿的了。我问大姐什么个状况?好看不?要不然也成,反正我最近挺闲的。话一倒腾出去,立马就有一种违背信仰的罪恶感觉,但是立马就又消失了。

可是有言在先了,人家是以结婚为目的的,我一听这心就咯噔下。虽然我这年龄也真是不小了,但相亲这种事儿还真没经历过,以前挺抵触的,觉得作为一个新时代的新青年,一定要凭借个人本事自由恋爱,绝对不能走上陈旧、落伍、封建的相亲之路。

时代进步了,思想更新了,才知道这相亲和自由恋爱不矛盾,即便相亲,也不会发生父母之命,媒说之言,结婚当天到了床上才看清对方长啥模样的事情。我大学寝室的老大一毕业短时间内啪啪的就见了六七个,我听了莫名其妙的着急,而且越来越觉得相亲其实挺时髦的,甚至还透着一股子古典美,着魔似的想相相。

上次毛毛跟我讲她同事去参加万人相亲大会了,我听着跟赶庙会似的,就想拉上Zelman一起去凑凑热闹。想着要不然找个周末把姥姥介绍的这亲相了,刷破人生零记录,把家里边、姥姥边的差交了,还能顺道回趟家。刚跟丫丫说,丫丫说这相亲成本高了点儿,我说,没事,我一定买最便宜的打折机票,丫丫说,有打折的也不能买,那样的话感情也会打折。你看,我这相亲跟感情无关,所以不妨事。

公平人生

  • Posted on 二月 16, 2009 at 11:41

2月14号,情人节,这个不大关心,但这天刚好周六,倒很在意,估计大多数情人非情人的都还人在梦乡呢,而我拜某个女人所赐失去了这样的一个可以睡懒觉的机会,在去火车站的路上还一直嘀咕着,少了一个懒觉的我的人生是不完整的。

到的时候,火车还没到站,真是有点儿意外啊!总体来看我还是一个时间观念比较强的人,但是纵观来杭后去接站的几次,就没一次提前或准时的,不管同学,朋友,还是亲人,一视同仁的。

女人发来短信,说就要到了,还给我带了一情人节礼物。在出站口翘首期盼着,张望,张望,再张望,不知什么时候女人已跑到了我眼皮底下,还没等我发作呢,女人往旁边一闪,一男人就出现了,“我哥们,hc”,女人介绍着,“哟,你俩还是本家呢”。互相寒暄下,走上电梯,隔空,女人在我耳边低语“情人节礼物”,我悄声说“目测,不属于残次品”。如果超哥听见了我俩的对话,肯定抽我俩丫的。

从没想过在有生之年能在这样的节日收到这样大的一个礼包,早晨的一失,现在的一得,相互扯平,啧啧,人生还是完整的!上帝关上一扇窗,还会为你开启一扇门,话好像是这么说的。

情人节这天,陪着一个男人,一个女人,把这个城市很多没去过的地方都去了。庆幸没被玫瑰花,小情人刺激着,可是很不幸,映入眼帘的奢华,却激起了我对某些东西的强烈渴望,自忖后又异常失落。女人快进站了,回头说了句:祝你好运!

某人问吃不吃巧克力?
我说你买我就吃!
并不喜欢吃巧克力,于我而言,它只是一种形式,可能还掺杂着虚伪。

曾经认为nbly(我们老家的土话,大家都这么说,但是就不确定字该怎么写,我也就不深究了,反正就是形容一个人很嚣张)的感情世界,在今夜,不得不承认:空虚的时候找不到一个可以陪伴的人,真让人心痛!

午间小流水

  • Posted on 二月 13, 2009 at 12:35

游泳卡还没办下来,缓缓再去也好,先把过年回家时攒下的一身膘去去,否则真不敢保证原来的泳衣还能裹得下这身肥肉!

昨天吃过午饭,回来后看到一未接电话,是婷婷打来的,想着过会儿再打过去,结果一拖就到了晚上。婷婷说只是想看我下午有时间过去吗?自从婷婷的公司换了地方,我就拿没时间,路程远为由再没去过,当然,也很久没有见到婷婷了。顺势问婷婷要不要去汗蒸,婷婷说:拜托,我现在已经人在湖州了。Zelman最近也很忙,我一个人是懒得去的,形单影只的感觉。

晚上洗过澡,想看个电影吧,没大会儿就看到小黑msn上闪现一下,然后就不见了,接着电脑的右下角提示我有了一封新邮件——赵牛牛邀请我加入开心网,猜测肯定是小黑。今早一问,果然不假。我本来决定来一句我不玩开心网好多年的,可小黑口服心不服的的呼我黄牛牛却激起了我无限斗志,估计刺激只是暂时的,这“网”就像感情,在逐渐的失去了最初的新鲜感以后,剩下的就是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聚餐那天,我还在那闷头吃呢,一抬头,隔桌的小黑不见了,以为这个家伙披星戴月赶回了山东据点,今儿一问才知道已经完成使命返回老巢了,开始还说中午我过去他请客吃什么由我定,谁知道这家伙是属第十三属相——变色龙的,改用盒饭糊弄我,绝对不是我在博取同情,真是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啊。还好,这天儿够暖和,聊以安慰吧!

爱情如闪电

  • Posted on 二月 11, 2009 at 11:53

“小晶老姨你别感冒了”,昨天和大姐电话,临挂电话前听到对面的外甥女嚷嚷着。甜蜜了一个晚上,然后带着这样的嘱咐安然入睡。

不想结婚,但想有个自己的小孩,然后可以和我一起逛街,一起游玩,一起海皮。每当怀着无限的憧憬畅想时,就会被人泼下一盆冷水。是啊,连条鱼,连盆花我都养活不好,何况一个小孩。短暂的自我检讨后,就又开始想,总有一天我的花就国色生香了,我的鱼就龙腾虎跃了,我做的菜就色香味俱全了。也许我真的患了臆想症吧?

晚上下班,提前几站就下了车,到附近的书城逛了一圈。在计算机类的书架旁毫无目的翻了翻,然后异常无趣的走开,瞥眼看见旁边一本由梅婷做封面模特的杂志。看了看彩页的图片,信手翻到一页,那页的内容讲的是一部电影,于是很想看一看。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上网下载,如果不是因为之前看过那篇文章,我都误以为这是一部单纯的描写爱情的故事。“如果到地下三层还没有人乘电梯,我就请你喝酒。”,邂逅+偶遇,成就了一段婚前的疯狂行为!

爱情就像闪电,击中了,是不幸,还是幸运?

节日小畅想

  • Posted on 二月 9, 2009 at 11:34

幺妹打算返校之前去大姐家住两天,二姐让幺妹带上她闺女,去剪剪头发,一来也是快开学了;二呢,我这外甥女的发质太冗,据说头发憋一憋,细的可变粗,黄的可变黑。剪完头发后二姐就迫不及待的打电话问:姑娘啊,剪得好看不?我外甥女说了:挺好看的,我老姨(就是指我幺妹)说像江姐。我心里话了:这也太能扯了,江姐的脸蛋能有我们马哲这么珠圆玉润吗。
晚上,大姐正躺在沙发上玩游戏,这时卫生间里面传来声音,二姐的闺女问大姐的闺女:小妹,我的头发剪得挺好看的吧?大姐家的闺女很谄媚的答道:挺好看的。大姐偷笑,起身溜到卫生间门口,看到小姐俩正对着镜子一本正经的讨论着小姐姐的新发型,小妹妹帮小姐姐把头发别到耳后,说:这样就更好看了,小姐姐照了照镜子,很认同的:嗯!
哎,可真是臭美啊!再过两年这俩人都能跟着我们聊时尚了!

今天元宵节,如果不是昨晚wb电话里提起,我一直认为着本周六也就是14号是情人节,然后一闭眼儿一睁眼儿,第儿天就元宵了。被自己这么一糊弄,今年的元宵让人有点儿措手不及。不过,即便没有发生这样白痴的认知错误,又会有什么计划呢?我这样问着自己,好像也没。

已经很久没有逛街了,似乎也没什么购物的欲望。如果没有保质的爱情,那么起码要有保量的物质,我这样想着,这样漫无目的闲晃着。路过一家花店,想起Zelman的关于解读闷骚的话题,对于情人节礼物,亦或是其他的节日礼物,不想太张扬,也不想被遗忘,这应该就是一种闷骚的心态吧?

毛毛说情人节来上海吧,给你买花。没有情人的情人节,只有光棍的光棍节,这是去年某节毛毛发给我的。这句话用在去年合适,用在今年也不离谱。不过,既然笃定单身,既然认定单身的日子更快乐,就不要把诸如此类成双结对的日子演绎的那么悲情,宪法又没规定只有男女朋友才可以在这样的节日一起海皮!

你问我答

  • Posted on 二月 5, 2009 at 12:51

我还在老家的时候,收到毛毛的短信,说她正坐在火车上看《原谅我红尘颠倒》,彼时已经泪流满面。心想是琼瑶小说,还是煽情韩剧,让毛毛有了太多的感同身受?

昨天在网上搜罗了一下,一口气看毕20章,意犹未尽,然而却没了下文,于是决定买本书来以飨口福。不清楚毛毛的感伤因何而来,也许是我对现实体会的不够深切……

晚上见面的时候wb问我,为什么不去SH工作?总觉得那是一座纸醉金迷的城市,偶尔心情放纵的地方,只是不要彻底沦落,于是仍旧蜷居旧处。

闲来无事,wb又问,后悔药和长生不老药,你会选择哪一个?我哪个都不选,做的后悔事儿太多,挽回一次又不是挽回一切,做都做了,后悔顶个屁用,长生不老我也不要,到时候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都不在这个世上了,就我一人在那挺尸?没意思,人活着挺不容易的,能够在有限的时间里活得开开心心的已经不错了。

不知道哪个话题带出一句没有不偷腥的猫,wb说男人这么想,女人也这么想啊?我说甭管男人女人,你就把它当一动物看待,任何事情都可以理解。有句话说的好:路有操刀客,平地生荆棘。人生苦短,看开点儿,看淡儿!

桃花盛开

  • Posted on 二月 3, 2009 at 17:28

二妹说,想相亲了,我就纳闷儿了,她啥时候变得如此传统了,二妹说今年是她本命年,安分守己,恪守本分那是必须的。

昨天晚上二妹请客吃饭,消费214,这好的数儿,我就感觉着她今年要桃花盛开了。感觉归感觉,俗语讲远水解不了近渴,马上就情人节了,二妹还没找到个合适的人过节呢,上午从msn上跳出来呜呜嗷嗷的给我下达任务,要求下午上班前交货,你说我又不是媒婆出身,哪有那速度,要是有那本事,早就利用自身优势自主创业开婚姻介绍所了,何必过着如今这样鸟不语花不香的日子。

前后上下左右的思量,都没个保险的,好的吧,我舍不得这男人;差的吧,我对不起我二妹,反复掂量觉得我跨系师兄孙博儿还成,刚好人也在京城,孰不知这厮听后嬉皮笑脸没个正经样,你说这副德性怎么就能留在神圣的象牙塔了呢?

我想实在不行,就让lemon带着我二妹过个情人节吧,实话讲lemon无论样貌、身高,还有俺妈选女婿时很注重的体重,都还过得去,特别是装儒扮雅,非常来劲,很适合在情人节那么煽情的节日里带在身边,一点儿都不掉价。

就要下班了,心情很冲动啊!
就要周末了,心情还是很冲动啊!
就要过节了,心情依然很冲动啊!

发片

  • Posted on 二月 3, 2009 at 11:57

回家途中
  

家有小小妞两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