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十月 2008.
Displaying 1 - 10 of 13 entries.

周末伊始有点儿忙

  • Posted on 十月 31, 2008 at 23:43

lemon老早就说回来,这次看来是真的了,他和同事先到上海,晚上转战到这,大雨天的还真能折腾啊。白天我和他说:对了,刚才qq群里有人说南山路那边又封道,又警车开路的,我还以为你来了呢。lemon舔着一张大脸说:本来是这样的,不过想想还是悄儿摸声的过去吧,这样安全。我知道他又在自我意淫自我膨胀了。搁在以前,我肯定会稍微的不依不饶下,可是那会儿子……没心情。

晚上下班后,给Zelman送卡,顺道和她逗会儿哏,然后就马不停蹄的去医院,从医院出来马上去杭州大厦的外婆家,幸好提前定了位,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多,看来金融危机并没危及到人们的胃口。电话上lemon说就到了,我就坐那等。这个地方算是lemon在这个城市顶熟的地方之一了,起码该比我熟吧,所以呢,我也不用愣装地主。
肚子饿啊,一直叫嚣着减肥,不说越减越肥吧,反正就没瘦,都不能容忍我自己了。照大学时的办法,还真发怵,于是就采用同事xt的办法——不吃午饭,一来不是很难受,二来从他身上确实看到效果了,只是我抗不住,中午总会自我安慰着吃点儿所谓热量不高的东西。就是不知道xt同志晚上是不是和我一样的状况,饿的非洲难民似的。
又打电话催,真希望lemon有凌波微步的本事,左胳膊夹着公文包,右胳膊裹着他同事,踩着汽车脑袋一路狂飚的就出现在了我面前。那边说还有十分钟的样子,这家伙虽说其他方面不咋地,但是基本的时间观念还凑合。我想也快了,先要了茶香鸡,我目前的状况吃这个最靠谱,然后又要了青豆泥,服务员有点儿那个地说:茶香鸡,青豆泥,就这两个吗?我说:哦,其他的等人来齐了再点。服务员说声好的转身刚要走的时候,我忙不迭的补充了句:那个青豆泥能不能快点。哎,肠胃太需要点儿料了。
我握着拳头拄着下巴颏子稍微审视下lemon:以为你会手里拿着一叉,光着膀子耍酷,穿着树叶遮羞呢,没咂变啊。lemon做出受宠若惊的样子:呦,您没把我想象成一猴儿,真是谢谢了。lemon的同事第一次来这里,所以又要了东坡肉,仔排,西湖醋鱼,还有两个青菜,另外lemon还为自己点了珊瑚虾,到最后也不知道他同事为什么也不吃虾尼,难道是少数民族?这个民族不吃虾?我这样解释着,始终没问,头一次没那么八,我有点儿不正常了。
我还纳闷lemon来这么多次杭州,只听他说过去哪吃饭,就没听他说过去哪个景点逛逛,这次是哪儿根筋搭错了,原来是同事想去啊。可惜他们周六还要回上海办事,所以只能夜游西湖了,我正专心致志的导着他同事的游,这时lemon很感慨地说:我本家真迷人啊。奇怪,他什么时候整出个本家啊,我问他同事:是不是他经常这么发神经啊?他同事说:习惯了。lemon假装没听见,手一指:看。顺着他手指的地方看去——雷锋塔。我的娘啊,白痴到这地步了。

给我一客心情调料

  • Posted on 十月 29, 2008 at 23:34

神经像是被牵扯到了极限的橡皮筋儿,随时都会啪的一声断裂,我有些害怕。脑袋里不停的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儿,想停却停不下来,感觉很累很累。这样的状态好像从二哥离世的时候开始的,持续了很久,至今仍然没有什么改观,曾一度试图改变,可是效果微小而短暂,感觉被一股漩涡包围着,任凭怎样挣扎都逃不脱。

心情在谷底,我却无力。常常会为一些细小的事情而难过,以前的,现在的。许是最近这个城市的雨水太多,潮湿的还有我的眼。早晨坐在车上,隔窗看见被雨水打湿的叶子,绿色一点点被黄色侵蚀,不知道它在挣扎还是期待。立秋已经是很久的事儿了,可现在才感觉到这个城市秋的味道。在心里秋是金灿灿的,如今却被心情搞得溢满忧伤。

lj要这周末去喝茶,真没意思,但是他那透着一股子执著劲儿的短信和后来的那个电话,我觉得朋友不是这么做的,所以没有回绝,然后把这个皮球丢给了Zelman。在车上知道美食节要开始了,突然有了久违的想去玩的念头,不如和Zelman还有lj去那里吧,心想着。晚上又去医院了,最近去的次数少了,感觉轻松许多,不知道是讳疾忌医还是欺骗自己,人能做到自己欺骗自己个儿也有够可以了。

美食节,万圣节,我该做点什么,或许可以调剂下心情

神经十成

  • Posted on 十月 27, 2008 at 19:42

低靡,低靡,像是被困在某处,没有出口。
曾经有那么多的梦想,那么多的追求,可是现在居然什么都没有,一丁点儿劲头都木有。难道真的是现实妨碍了感知幸福的能力?不知道啊,没想法啊。
我,想去很遥远的地方,可是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我,不想接电话,不想打电话,总之不想说话;不想找朋友,不想聚会,不想去玩,反正就是什么都不想做。我,讨厌生活,讨厌工作,讨厌一切。
毛说我:神经了八成。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毛,不是八成是十成。
lj每天都会发过来一条短信,偶尔还会震我一下,提示我来短信了?还是检测下我是否又停机了?真是有意思啊,觉得好玩,我就是不回,结果还真有这么死心眼的,短信照发不误,内容从一而终——近日好吗?
某个人说要去上海,出差,于我无关,我已经能够很坦然很坦然地对待此类问题了。
lemon已经快要回来了,本想问他哪个航班接待野人,但我已经没有斗嘴的想法和力气了,那天打电话我一丁点儿嘴都没斗。
这个周末如果状态依旧,那就自己背包爬山去吧,带点儿干粮带点儿水,帐篷就免了,万一遇到坏人能减轻点儿损失。
二姐的华东五市游没能成行,因为大姨妈不知趣儿的赶场了,我没能见到亲人的面儿,突然觉得最近很多事情不能如愿,期待的往往不能发生,但以往失望的程度都没有这次这么深远,这么厚重。
现在,我的内心感觉不到幸福,想用华丽丽的现实掩盖下,但是没有装饰的资本,也没有装饰的力气!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 Posted on 十月 23, 2008 at 18:33

有人讲我现在好像不那么勤快了,我觉得也是。写日志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写日志,一辈子写日志也不难,难的是这一辈子天天写日志。总有一段时间疏于整理思维,以致荒芜的不仅是生活,还有记载生活与情感的博客。

过去的几天在上下班的车上无心做任何事情,一切于我无关的呆坐或者站在车的某处。早晨醒来看到童童发的消息,突然有种莫名的感动,被惦念的感觉真好。以前总被忽略的细小现在却常常为之感动,这样的变化潜伏在身体里,不知预示着什么。

凉飕飕的秋风吹进车里,思绪开始飞扬,感觉外面处处都是一幅画,原来不同的心境看到的世界也是不同的。

我想我该趁着现在手脚还灵便,脑壳没锈豆,把每天的生活记录下来,暮年的时候,坐在养老院的藤椅上,戴着老花镜,抱着笔记本,看着博客,在夕阳斜暮的某个傍晚,微笑着安然睡去,日志刚好翻到最后一篇。

啧啧,我为自己设计的离世方式,多美,要是被老娘看见,肯定挨骂的,所以这一篇要对老娘设隐藏。

二妹告诉我天冷了要注意保暖,然后还不忘发句牢骚:你说你每天隐身有什么用呢?我这边装着彩虹QQ显IP。哎,好像我QQ里面就她一人儿似的,好像别人的QQ都带着彩虹儿似的。

xf之前知会我18号到20号会去绍兴出差,又是顺路,我不大上心,也没大在意,于是这期间心安理得的在家生病了。某人批评我又不是三五步路的事情,哪能那么多专门!我妈说了我不犯倔的时候挺听话的,犯起倔来气死人,哎,这能怪我嘛,有句话说的好,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还不是娘胎里带出来的。

眨眼的功夫周四了,周四真好,因为周四完了就是周五,周五晚上就是周末了。

  • Posted on 十月 21, 2008 at 22:21

前几天才告诉我恋了的女人突然没恋了,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找了个外国男人,意大利的,这一消息很强势,我的大脑瞬间短路,之后又迅速无比畅通,脑海里幻灯片似的出现了Tiramisu,出现了Cappuccino,出现了微笑的Pasta,紧接着是一张我幻画出来的意大利帅哥的脸。我,有点儿小意外,有点儿小震惊,有点儿小羡慕,不过这并不代表我崇洋媚外,与其吃份半生不熟的烤牛排,不如来盘酸甜可口的锅包肉,何况我这有贼心没贼胆儿的。再说了中国人用进口男人就像吃进口食品,开进口汽车也没啥稀奇的,只是突然的一天,这旯子事儿发生在我身边,我还是不可免俗的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最近安静死了,没人儿理我,当然,我也不想搭理谁。提不起精神啊,完全不像更年期提前的症状,神经蔫蔫的,我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了。周一的时候没上班,去了医院,看医生跟进考场似的,所以一进大厅我就往厕所奔,真破,太破了,那个什么,修完杭州的路,修完杭州的桥,顺便把这个医院的厕所也修修,拭目以待吧,十有八九待不到什么。真是纳闷儿,生病的人怎么这么多呢,有病就快治吧,别等着自己成把灰儿了,一帮子活人说着天堂有啥没啥的瞎安慰人的话,哪有什么天堂啊。

二姐单位这个周末组织去上海玩,记得她们才组织完大连游,什么时候我也能赶上这好的组织啊。老娘问我想吃什么,我兴奋的就跟到了家似的,很想吃很想吃家里正宗的玉米面窝窝头,毛毛炒的酒香草头不错,然后我就想吃家里的野菜蘸酱,菜包饭,老娘做的葫芦条炖豆腐,酸菜白肉,还有血肠,对了,还有兔子肉,虽然不是实打实的那么想,但据说吃这肉对身体好,所以想想吧,别说我残忍,就当我从没善良过好了,发现想吃的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可是,什么时候能这么敞量儿的吃一顿呢,也许这就是我最近闷闷的原因吧。

貌似的真空

  • Posted on 十月 16, 2008 at 23:51

没有婚姻,没有爱情,你到底在奔波什么,我也不知道,走在上下班的路上,常常会很感伤,我忙碌着什么。别人都说人生没有绝对和纯粹,可在上班是为了赚钱这一点上,在我的概念里是个例外。拿着杯水车薪,在短短的时间里灰飞烟灭,然后用换来的乱七八糟安慰着接下来捉襟见肘的生活。爱情不是婚姻的全部,更不是生活的全部,我,是在为没有爱情的生活而奔波,何况我并不相信所谓的婚姻爱情。于是用很多看似疯狂而变态的举动消耗着多出来的这部分时间。
毛毛是个敢爱敢恨的女人,而我自叹弗如。正像她说的那样,我不敢轻易付出。周末本来想去上海散心的,想着我的所谓形散神不散,可是在坐上火车一刹那我就预感到自己没办法像以往那样雀跃。
shopping一无所获,以前毛说我选衣服如同选男人,小心翼翼,现在,已然进入了另外一种境界,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衣服,男人,无一例外。虽然如此,遗憾之余仍旧觉得快乐,和朋友一起吃饭聊天看电视。
常常很早就醒来,然后不能再睡,即使周末。在上海,睡的踏实而安稳,早晨10点多才醒,赖在床上看会儿电视,然后收拾下出去吃饭,前一晚的大盘鸡还没消化掉,就又继续奋战在东北菜馆,我是对口音很白痴的人,但是饭馆里进进出出的人,一张嘴就能听出是东北人,这让我异常想念哈尔滨。看着鲫鱼炖豆腐,就想起得莫利炖鱼,吃着烧茄子,就想起东北地三鲜,然后就想到了我的大学,和在那段生活中出现的形形色色的人。
南方的菜式沾染点儿西餐的矫情,不像北方的那样敦厚。感觉一方是不踏实的浪漫情调,一方是不奢华的生活气息,舍谁取谁无从决定,无法决定。人的口味很难从一而终,对菜,对人。
离开的时候毛毛嘱咐我,对自己好些,喜欢就去付出,我像一个备受鼓舞的战士,雄赳赳的踏上回程的路,然而还在车上,就开始满腹狐疑前后左右都是地雷,改变不是一蹴而就的,尤其是扎根在脑子里那么久的想法。上海回来后,头脑就处于真空,我毫不避讳的放任着这种状态持续,直到今天。毛毛以为我失踪了,可我能去哪儿?想去哪儿?

早起魔怔下

  • Posted on 十月 10, 2008 at 06:23

我,有话要说,很多,很多
比如五楼日记
比如玩偶
比如我生活的油盐酱醋

可是,现在没时间,有事要做,很多,很多

思绪在夜里穿梭

  • Posted on 十月 8, 2008 at 12:46

很久没有这么晚回家了,坐在车子的一角,看着街边的路灯,打烊的店铺,偶尔经过的行人,还有那只突然从草丛窜出的野猫,视线赖着车子一起行使在城市的夜。晚风透过半开的窗,吹在脸上凉凉的,湿湿的,柔柔的,头发恣意的跳跃着,如同我现在的心情。
想一直这样坐着,不管去哪,只是不要停下来。可是静谧的夜总会过去,黎明还会到来。有时候我是害怕黎明的,好多次站在楼上看着天渐渐发白,想着喧嚣一点点儿临近,就会感觉喘不过气的压抑。
对于世界的这一隅,有着太多的向往,自负的想在这里收获的全是快乐,可是凭的又是什么?爱屋及乌,很多时候是没错的,反之亦然。我开始重新认识这个城市,重新认识以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而感到骄傲的人们。这样的口吻多少有点儿小题大做,许是某些人某些事给我的震撼太大,已经触及我根深蒂固的认知。

以为晚了,累了,可以一觉儿就到天亮了,可我还是在短短的不到五个小时的时间里不屈不挠的做了两个梦,梦到了两个人。上班的车上我跟丫丫说,我昨儿晚梦到了同学王博,发小儿刘婷婷,丫丫说,什么时候您老人家梦梦我啊?我说,别急,慢儿慢儿来,我的日子还长着呢。

生活如此,如此生活

  • Posted on 十月 7, 2008 at 12:26

伤痛过后,惋惜过后剩下什么?就像流星划过夜空,惊喜之后剩下的只是偶尔对那份美丽的怀念。活着的时候好好爱自己,爱别人,死了就真的死了。

Zalman买跳舞毯了,告诉我以后她家就是我的健身房了。一直想着去办张健身卡,可是在体验了一次后我就蔫蔫的在家打坐了,放眼望去,清一色的前凸后翘,凹凸有致,我深信这肯定不全是天生,可是吃啥能吃成这么震撼尼?估计像我这样的,都猫儿家里呢吧。

在我的督促下,Zalman终于百年难得一遇的勤劳了一把,把原本没法儿落脚的房间粗略的收拾下。还买了茶壶,说是我去了,跳累了,休息的时候喝喝茶什么的,突然就想到了赵本山的那句:喝点儿茶水儿,嗑点儿瓜子儿,那有多嘚儿,至于运动之后到底适不适合喝茶回头再讨论,不能一盆凉水浇灭Zalman的熊熊火焰,一旦热忱消失,恐怕我连门都没得进了。然后我轻描淡写的对Zalman说:慢慢来,争取做到日新月异吧。Zalman愤愤地说:靠,买个跳舞毯我容易吗,还招来个奶奶。说脏话暂且不论,怎么把我说的这么老呢?

我跟毛毛说:我要好好的享受生活了,说不准哪天我就去了。毛毛问我:去哪啊?我梗着脖子说:天堂啊。毛毛叫起来:还有没有天理啊,你这样的人还能进天堂?世界就是这样的疯狂,天堂也是,鱼龙混珠。周末得去上海散散心了,十一没散好,没能做到形散而神不散。毛毛说发现一家做猪肉白菜馅儿大包子的,特别好吃,然后我就更加蠢蠢欲动了,二妹在北京占着地利可以常回家,每次回来后都跟我显摆舅妈做的韭菜馅儿包子,让我产生从老家寄几个包子的彪悍想法,可是我最近都不能吃韭菜,所以只能幻想着包子的模样,咽着口水。毛毛的猪肉白菜馅儿大包子把我的馋虫勾得老长老长的。

有点儿落寞,把zy拎出来,喊了句:小郑儿。
zy说:晕,怎么这么叫我啊?
我说:这样感觉像个领导,稍微过下瘾
然后心情舒畅的继续工作……

那条铺满鲜花的路

  • Posted on 十月 6, 2008 at 21:12

二哥走了,走得太突然,二妹讲的时候,我劝自己不要相信,她一向大大咧咧口无遮拦的,我深知她不会拿亲人的生死开玩笑,许是搞错了吧。
人们常常用善意的美好去模糊自己的认知能力,可是事实就是事实。二妹说,天堂没有疾病,真的吗?没有疾病的天堂就好吗?什么样的疾病不能忍受竟然选择离开?我知道离开不是二哥的错?可是到底是为什么呢?生命居然这样脆弱!
下班的路上,天阴阴的,突然看见远远的天空上铺了一条开满鲜花的路,周边云彩环绕,二哥踏着这条路笑着,还跟我招手,看着看着我已经泪流满面。
二哥希望你在那边过得开心,可是你怎么就这样的离开了呢?
以为可以很从容的面对生与死,朋友的,亲人的,还有自己的,认为生死有命,但是很多看法,很多意愿,很多很多,都是禁不起推敲的。生命如此脆弱,死亡如此突然,活着就要好好珍惜,可我怎么也想不出怎样的活法儿才算完美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