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三月 2008.
Displaying 1 - 9 of 9 entries.

三疼合一

  • Posted on 三月 30, 2008 at 17:26

不知道怎么了,不是牙疼就头疼,更加严重的还有心疼

首先说下牙疼,27号朋友来杭出差,晚上一起在刘家香吃过饭后,又折回酒店小聊,接着就送我回来,从上车走到下车回来,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进家门,扔下包,脱下外套,轰然躺在床上的一刹那,感觉那颗问题牙齿有些异样,于是做出个非常明智的决定,吃药,洗漱,马上睡去,免得疼大发了睡不着,医院我是打死也不想去了,想想那根针就浑身的鸡皮疙瘩,瞧,我就是这样糊弄我自己的,丫丫经常批评我讳疾忌医,后来还上升到关于人格、国格乃至世界格的问题,太复杂,我很好奇,一颗破牙还能引发世界大战了?躺在床上积极备睡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上次牙疼是2月26日晚上,这次是3月27日,也是晚上,二月共29天,我很熟练的加减着:29-26+27=30,标准的一个月啊,这比月经还准时呢,之后给幺妹打电话的时候,提了一条不错的建议,可以主观的内部调控一下,争取让月经和牙疼同步,这样的话疼也就那几天,发现俺妹越来越聪明了……

头疼纯粹是这倒霉天气作祟,忽冷忽热的,然后一会儿热感冒,一会儿冷感冒的,不疼都难……

心疼,主要是心疼,这个月彻底花冒了,一万块大洋啊,之后的生活必将很拮据,不得不处处压缩,睡袋基本满意,杖也基本满意,登山服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称心如意了。对即将到来的登山节目,我表示由衷的歉意,心疼,还是心疼……

关于直立行走如何诞生的

  • Posted on 三月 22, 2008 at 22:43

周五吃饭的时候lj打来电话,说周末聚聚,本想推辞的,后来他说zy也去,于是我就心无残念的答应了。早晨起来上厕所的档儿,看外面阴着天,貌似还有毛毛雨,回到床上就边假寐边等lj电话,希望来电的内容是:哦,下雨了,不宜出行,我们还是改个时间再聚吧。那样的话我就可以继续呼呼了,可是都十点了屁个消息也没有,于是我不得不手忙脚乱的起床,刷牙洗脸化个小妆,找衣服找鞋子,出门时已经十一点多了,约好是十一点十五碰面的,打飞的都没可能准时到了,我安慰着自己,既然已成定局,就不用耿耿于怀了,于是下车后,顺便到车站旁边的商场转了下,试了两件衣服,然后悠悠然的从里面走出来,其间lj打了一个电话,发了两枚短信,我都心态平和的把他的疑问给解决了。到了以后,一看,zy没到,心想:不比不知道,一比见分晓,我还是好同志啊!本打算去吃牛排的,lj没拿到位子,已然在附近茶楼定了包房。

吃了会,喝了会,就开始打牌,我基本上是不上供不吃供的主儿,要搁以前,卑躬屈膝连番进供非我莫属,这次要真的得感谢lj了。这样,我可以高枕无忧的趁着洗牌的间隙去取冰激凌了,我兴冲冲的出去,然后灰突突的拿着空碗回来,lj问我怎么了,还用问吗,当然不是因为与人争夺冰激凌败下阵来,而是那冰激凌实在太硬了,根本挖不出来,彼时一辆铲车在我的脑海里持续浮现,久久不肯隐去。在lj的帮助下,终于可以一边心满意足的吃冰激凌,一边毫无压力的打牌了。

lj走后,我和zy继续打,当然上供的艰苦任务毫无悬念的被我扛了起来,担子太重,我稚嫩的肩膀也扛不了多久,于是坚决地撂了挑子。其间,我把昨晚给wb讲的三级笑话又给zy讲了下,谁知道丫的就是听不明白,过了n久才反应过来,还鄙视我的笑话一点也不那啥。某个门的事情丫都不知道,还跟我扯什么啊!

出来后,我们已经饱的不行,所以决定去逛街消化消化,zy说站起来好受多了,看来发明直立行走还是很有用的,我想,对啊,于是问zy先有的火种,还是先有的直立行走,zy很肯定地告诉我:先有的火种。脑海里就闪现出一个画面:一天,一个原始人正在用火烤制生肉,慢慢的,闻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香味,于是扯下一块放到嘴里,小心翼翼的咀嚼着,突然,原始人瞪大眼睛,嗷嗷的叫唤着,翻译过来就是,恩(升调),不错啊,于是又扯下一块放到嘴里,大口大口贪婪的咀嚼着,人间还有如此美味,原始人一块接一块的吃,心想着,#¥%¥[email protected]$&*$%$,翻译过来就是,之前太他妈傻逼了,辛苦巴拉弄的肉都吃白瞎了。原始人不停的吃,不停的吃,吃到最后才意识到自己吃太多了,感觉肚子快要爆破了,原始人困苦不堪,可是没有医生,也没有江中牌健胃消食片,突然,原始人一声长啸,啪的站起来了——直立行走诞生了!

我把这个想法讲给zy,于是笑腺发达zy又开始狂笑不止,我真怕笑出病来,或许本身就有病了吧,得尽快带zy去趟医院了。

神经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 Posted on 三月 22, 2008 at 21:29

周五下班后正要离开公司,wb打来电话,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言是肯定的,表是我猜测的。说是股票涨了,问要不要请我吃顿饭,显然的多此一问嘛,虽然这比较的不利于减肥,但为了朋友,认了!吃饭期间邻桌坐了四个老男人,其中一人趁出去放水的档儿,经过我们桌子旁边时很莫名其妙的摸了一把,回来后还用莫名其妙的表情莫名其妙的一直看着你,神经了吧这是。

突然想起上个周末,我们在西湖边上休息的时候,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子,背着个包,阔步来阔步去,反反复复,嘴上还念念有词,竖起耳朵一听:……老前辈,咱们就此一别吧……小英雄多保重,后会有期了……吆喝,一人分饰多角,不过这孩子的举动既不像湖边自娱自乐唱曲的,也不像过街通道下拉着胡琴儿卖艺的,怎么看怎么别扭,给人的感觉就是受什么刺激,脑袋出问题了。

在车站等车的时候,分不清什么唱腔的歌声由远及近,循声望去,一个竖毛立发,身穿黑夹克的男子,正仰着脖儿很陶醉旁若无人的边走边高歌,在学校的时候,有人疯狂英语也这么陶醉,但都是在大操场上,像这么公然在大街上练嗓的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说心里话,还是比较初级的练嗓。等他走近的时候,有人忍不住笑了笑,竖毛立发男停声未停步的说了句:一群不懂音乐的傻逼。然后自兀自的继续仰着脖边走边高歌,引来路人频频侧目。

灵魂深处的念头

  • Posted on 三月 19, 2008 at 20:16

阶段性的更年期总算过去了,觉得这段时间自己苍老了许多,如果能够像每个月的那几天多好,可以事先采取点措施,当然不是去超市买包卫生巾,或者是去药店买瓶益母草膏,只是想事先通知一下周围的人,这几天别和我一般见识,尽量依着我,宠着我,四舍五入的算来我也是个病人呢。省得事后不好张口道歉,还得蛮不好意思的没话找话。

之前毛给我发过一个测试忧郁的,我谨慎的测了下,结果是:轻度忧郁。女人嘛,就得有点忧郁的气质,所以这个答案还是让我很满意的,于是我把答案毫不修饰的qq给毛了。

觉得生病的这段时间,内伤不轻,需要好好调理,于是内心产生了n多的想法。n-2条我就不说了,比较接近个人灵魂深处的念头,说了也未必能听明白。所以来点言简意赅的,决定找个时间去k歌,谁也不叫,就自己,最好选在第二天不用上班的时候,不找了,就本周五,迫不及待的心情昭然若揭啊!另外一个就是找毛好好的喝一次酒,喝得越大发越好,前提是绝对不出去喝,撒癔症也要关起门来撒。

吃芒果的时候想起wp了,是wp打开了我吃芒果的大门,让我知道人世间,哦,不,准确的说是我的世界里,还有另外一种美味,在这里感谢cctv,感谢mtv,感谢chanel v,感谢wp。一个多么感恩的人啊!思绪的小鸟破脑而出,飞出国门,直抵日本,想到wp,想到了哥……

不做别人的插曲,只做自己的主旋律

  • Posted on 三月 16, 2008 at 23:26

哈哈,心情在慢慢变好,又恢复自信了,又变得无敌了,又开始无可救药的吹起牛皮了,呵呵!

又在自欺欺人呢,其实还是打不起精神.毛说:真想仰天长啸,我说:我什么也不想,没想法.最近喜欢把以前的事情一件一件的翻出来,包括每句话,每个动作,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会对每个细节异常敏感,然后自兀自的感受着伤害.

据说拥有第十三属相的女人,是刺猬脱生,将自己用刺围起,然后伤害着别人,可是每根刺却是扎在自己身上。

受不了了,烦死了,我的更年期怎么来的这么早,时间怎么这么长啊?

心情加速下沉

  • Posted on 三月 14, 2008 at 20:53

心情很糟,峰值急转直下,直逼谷底,为自认洒脱的生活而伤心,为没有被爱的日子而难过,感情的自我防卫,是在保护,还是伤的更深?既然当初拒绝过多的情感,为什么还要在乎?问号太多,就变得茫然,失控。我知道这将又是与另一个自己约会的日子,我讨厌这么没主动权的约会。即便这样,表面上仍旧平静,觉得自己真的很会伪装。

真让人发疯,讨厌这么不快乐的自己,讨厌这么多问号的自己,中午去了菜市场,拿起菠菜,看了看又放下,拒绝了大婶善意的建议:紫菜菠菜汤。西红柿,好像也不是很想吃,转了n多的摊位。从市场出来,手里却只拎了一大塑料袋的马铃薯,吃这个东西,能够缓解不安,忘记原话怎么说的,反正有这么个说法。

男人的话不可信,顿了一会儿,女人的话也不可信,我似有所悟的对丫丫讲,丫丫很鄙视的说:你这吐沫星子还真是自己的不花钱啊,直接来句人的话就不能信不得了。无奈而又赞同的笑笑,突然感觉这个场景似曾相识,只是当初我说的是:男人都是混蛋,顿了一会儿,又说:女人也是混蛋。丫丫说后半句台词是:人都是混蛋!

下班后打算去买颜料和牛油纸,顺便散散心,走到半路莫名的不想见人,回到家里,无助的要命,很想找个人安慰一下,手机从上翻到下,从下翻到上,竟找不出一个可以陪伴的人。我的要求一点儿也不高,就是有个可以依靠的肩膀,温暖的拥抱,仅此而已,过了那晚,也许我就好了。事实上,那晚以后,我只是感觉心情在一直沉一直沉,直到周末,还没有停止,稍微值得安慰的是,加速度变为零,希望周一可以变成负数。

生活不在计划内

  • Posted on 三月 9, 2008 at 23:50

周六是女人的节日,之前想象和设计了n多方案,结果周六的一场雨,设计的方案全部泡汤,想象的就更加不靠谱了。女人在意男人未必放在心上,你放在心上他未必会在意,所以,任何时候都要保持理智,搞清状况。

毛每次来杭州,感觉都会下雨,这女人肯定小时候没少生吃饺子馅(我们老家有这说法,生吃饺子馅,出门方天)。晚上吃过饭,和毛去了他们住的酒店,休息片刻后,毛很幽怨的说:我都很久没去酒吧了。经过仔细权衡,反复斟酌,觉得还是不能陪她去酒吧。于是就近去了足浴中心,打算来个全身精油按摩。去了包房,就退缩了,环境不是很好,另外光巴拉岔的在那屋子里,冻僵的几率十之八九,于是改为洗脚,所以说很多事情不能计划,即使计划了,也未必可行。

周日下午毛一行人去了车站,我赖在街上小逛,收获颇多。对我来说,逛街的时候不能空手,否则伤心又伤身,哪怕是买件内衣,买双袜子。

观后小结

  • Posted on 三月 8, 2008 at 10:46

前几天把冬天穿的大衣都拿去洗了,取回来整理好便装了起来,主观而又美好的认为今年这个城市的寒冷从那天起渐渐远去,裙子背心吊带大裤衩的生活指日可待。衣柜一下子变得空荡荡,让人很是神伤,心中盘算着该去疗疗伤了……

最近状态不好,根根神经蔫头耷脑,感觉很恐惧,回光返照的日子到头了吗?突然想起一首诗: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染尘埃。神经也是如此,要时不时的刺激一下,才能够活跃起来,始终立于不败之地。于是从hxd那要来一部据他说很那个啥的一部片子——下水道的美人鱼。抽个时间看了,期间xx过来问我:晶晶,你是不是不舒服,脸色怎么那么不好呢。完了,刺激过头了!尽管如此,看完后我还是忍不住总结了一下:
首先,自我评价了一下——这个女人太他妈的变态了!
其次,适可而止,过犹不及,很有道理,如果不能像我一样张弛有度,估计看完后会立马精神病院,或者直接黑白无常护驾。
再其次,看后会影响食欲,不失为一个减肥的好办法。
最后,污染真可怕,以后要加倍爱护环境。

完毕, 噢耶!

思想端正,五官开放

  • Posted on 三月 3, 2008 at 11:40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手机间歇性的收到一些乱七八糟的消息,让人不胜其烦,也产生过换一张卡的想法,但一转念,觉得也很麻烦,于是就放弃了。习惯了一件事情,突然改变会不适应的,一如单身。改变怕不适应,一成不变又觉枯朽,人活着还真是很为难!那天正在路边等公交车,收到一枚消息,看完第一页的感觉是:不是吧,以为这样的内容很凄惨很鬼魅吗?太小儿科了,我可是以嗜看鬼片和恐怖片闻名内外的。第二页,仍旧不屑,接下来的三张图片,伴着阴森的鬼叫,让我差点儿把手机扔出去,庆幸没叫出来,否则人家会以为我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呢。我并非胆儿小,只是太突然,所以就有那么一点点失控。

正说的档儿,又一枚短信:聘男女公关,要求思想端正,五官开放……最后落款是邹娥。啧啧,街头小广告也提档了,不对啊,思想端正?如果说这是挂羊头卖狗肉,那么五官开放该怎么理解呢?于是我很纳闷儿的又看了一遍短信,原来是:思想开放,五官端正。不是广告错位,是本人余惊未了思维错位。

突然想到某条街上的洗头店,街道的一侧全是这样的店,隔窗看,很是奇怪,里面很热吗?象桑拿房一样的热吗?干嘛穿那么少呢?哦,可能是怕给客人洗头的时候弄湿了衣服,恍然大悟之余,还不忘表扬自己一下:土老冒儿。

不用再去上药了,可以暂时无忧一阵子了,有人说:唱着国歌,抽一根烟,然后轰然睡去。牙疼那会儿没法儿做到,当时只有轰然倒塌的份儿了,所以我想问的是,他的本意是不是要我唱着国歌,吸口大烟呢?这可能治牙疼比较有效。但我是不会那么做滴,虽然可以登上新浪头版头条,但终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哈!

每次和zy出去,她都会有意无意的表现一下自己的社交能力——拐带上新认识的man。可是之后一段时间的善后让人疲于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