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一月 2008.
Displaying 1 - 9 of 9 entries.

关于老娘

  • Posted on 一月 29, 2008 at 11:26

临近年关,老娘今年表现不错,安安生生的准备着过年的吃食,对我的个人问题没有那么的过分关注,很好很满意!起初带个男人回去蒙混过关的想法也省下了,07的干物女摇身一变成了08的3s女(Single,Seventies,Stuck),不管是什么样的称谓,实质大抵相同,起码目前。那天在网上和二妹小聊,问我过年的时候能不能带个爷们儿回去,我心里捉摸着,是不是老娘把这艰巨的催婚任务移交给二妹了?

婚姻对我来说曾经是很向往很美好的事情,继而由怀疑转向恐惧,不知道什么时候婚姻竟变成了这样,其实爱情没有变,婚姻没有变,变的是人心。

最初想结婚的想法是很单纯的。一直认为老娘那里应该窝藏着一些祖辈遗留下来的值钱物儿。就像小时候大姐头上戴的那个特招摇的凤簪,让我眼馋了好长一阵子,不过好在大姐那会天天住在姥姥家,眼不见心也半净了。

大姐是姥姥带大的,所以姥姥严重的偏心眼儿,就像老娘现在对我的两个外甥女根本做不到一视同仁,从这一点可以判断我老娘绝对是她老娘的亲生骨肉。后来,大姐的簪子折了,老娘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找块红绸子布,细心的包起来,而是毫不在意的就给扔到一个破纸盒子里,事后我翻出来仔细观察了一下,颜色已经泛白,没有当初的金黄,心里才渐渐承认这根本不是什么金子做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老娘手里没有什么私房,要不然那个柜子干嘛天天锁着。可能是要等我们出嫁的时候,老娘会翻出一件或者两件,三件也说不准,作为陪嫁放到某个即将出嫁的女儿的手里,那时候觉得我得早点结婚,要不然老娘脑子一热,全给了大姐二姐,那我可就只能干瞪眼了。可是,大姐结婚的时候,在我脑子里出现了几百遍的场景木有出现,莫非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私底下给的,可是我已经很注意了啊。只是大姐的陪嫁都是自己个儿掏腰包,然后老娘去买的,我很诧异,掩人耳目?二姐结婚的时候,在我脑子里出现了几千遍的场景还是木有出现。我就困惑了,然后阿Q的认为,莫非都给我留着呢,因为总体看来,老娘还是比较偏疼我的。这让我安心了很久,即使添了个幺妹,这种想法都没动摇过。后来,很多事实证明,那绝对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纯粹是电视节目看多了落下的后遗症。

大姐前两天给老娘买了件毛衣。
老娘电话里问:啥色(shai 3)儿的?
大姐说是红色的。
老娘拽了吧唧的说:这个红色(se 4),我还是挺满意的。

某个晚上很晚了,老娘给俺打电话,目的只有一个,告诉俺,她今天打麻将岗上掀了,没玩过麻将的人可能不知道什么叫岗上掀,简单的讲就是:敲了个全体起立,胡了个大的。

老娘最近总是告诉我,今天做了哪些吃的,准备了些什么,让我这回家的心痒痒到不行!

今天下雪了,这雪下得很大很满意!

持续失眠的结果

  • Posted on 一月 20, 2008 at 16:47

十全十美

  • Posted on 一月 19, 2008 at 07:56

1.周末,zy+me约好在一席锅吃饭,同去的还有zy老乡,全国武术冠军,少林寺出来的,牛吧!我不禁又浮想联翩,想到和尚,想到酒肉穿肠过,想到李连杰,想到了利智,还想到了喇嘛,总之一发不可收拾啊!

2.接近年底,表面上波澜不惊,内心早已惊涛骇浪,归家的心啊!

3.幺妹发来短信,祝我新婚快乐,估计是被老妈,大姐,二姐传染的,八婆之气颇浓,我们家的女人们啊!

4.车票难买,最初租个男人回家过年的打算就此搁浅,这样也好,最近物价上涨厉害,年关尤其如此,多个人多张嘴多份开销,万一遇人不淑,弄个恶能吃肉的,那就惨了,现在猪肉多贵啊!

5.最近酒喝得偏多,话说得偏坡,我承认的算数,不承认的算没说,老早就声名了,女人的话不可信啊!

6.终于下雪了,虽比不得哈尔滨的雪壮观,落在地上也明显的底气不足,但依然兴奋不已。

7.感冒难受,不停打喷嚏,屋子里不管怎样都觉得冷冰冰,在床上缩成一团,像及即将被打回原形的狐狸,于是分外怀念哈尔滨的暖气,怀念外面虽然冰天雪地,而在房间里穿条小短裤到处乱穿都不觉得冷。

8.失眠,又失眠,总失眠!

9.姜浩约去打球,我秉承其不可见色起义,不能见异思迁,不要重色轻友的做人原则,一口回绝,因为和zy讲好了下午去游泳。

10.没啥总结的了,但是要十全十美,对了,明天幺妹生日,希望幺妹像我一样快乐,最好比我更快乐!

男女凑一起聊啥?

  • Posted on 一月 17, 2008 at 16:19

毛说:人生啊,就是这么为难
我说:是啊,什么时候才能为所欲为呢
毛说:疯掉的时候

吴老师说他们有个聚会,以为就是一般的碰碰面,男人凑一起聊聊女人,女人凑一起聊聊男人,男女凑一起估计得聊变性人了.我没在意,也没怎么往心里去.昨晚糊着脸,看书,其实是一本杂志,这么说主要是被丫丫刺激着了.

那天早晨醒的比较早,就在床上腻歪了一会儿,顺便给丫丫请了个百年不遇的早安,我问她干什么呢?她就是这么回答我的:看书.天啊,真是没天理了,丫丫开始进取了,就像当初知道我们老大,小猪开始减肥一样震惊,同时也很难过加自责,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在孤零零的堕落了.即便如此,丫丫问我的时候,我仍旧很豪迈的回答:早起来了.丫丫说:早起的鸟,有男人吃.怪我没申请专利,现在人家盗用我的至理名言也只能干瞪眼儿了.丫丫说,那天她去逛街,一家商铺很牛的,只要拿出样子,就可以在它那订做衣服,便宜又好看,所以她把服饰杂志翻出来,选几个样子.什么人啊,直接说看杂志得了呗,把我折磨的,不过这一本奏的还是很让朕兴奋的,呵呵!

刚才说糊脸看书的,又跑十万八千里了.这时候电话响了,吴老师说当初俺们班最帅的两位帅哥想找我聊聊,这倒霉孩子知道忽悠我了,心里骂着,那边已经换角了,原来小吴老师还真没忽悠咱,在心里小检讨一下,可是刘帅冒充李帅给我忽悠了半天,不就是仗着我有气没处撒,撒也找不到他嘛,哎!小吴同志声讨我和他们俩了得兴高采烈的,到了他那就没话了,其实不是这个样子滴,主要是我的嘴巴没有那么强的战斗力,已然口干舌燥了.

据说明年要来个十年后再聚首,很期待啊,只是拜托可爱的同学们,知道我在家排行老几,铭记在心就ok了,什么小三,老三,三姑娘(这个还好)这些在我心里曾经很温暖的词汇,已经被某些不争气的女人搞串味了,麻烦见面后直呼我的名字吧,想不起来的叫嗨也行,实在不行,那我就麻烦印点名片,名片上除了名字再写点什么尼,我得好好捉摸捉摸……

我写东西就好跑题,初中高中都这样,高考150分的卷子我愣拿了80多,估计就是作文没写好,这次起什么名尼?

翠华,上图

  • Posted on 一月 14, 2008 at 17:03

不可能发生故事的大空车,绝望!

要想瘦,就得出绝招,真成羊了

有街不能逛的日子,只能画饼充饥了

俺家大小妞

这么小的孩子,就知道耍流氓了,世风日下啊

星期六我去加班

  • Posted on 一月 13, 2008 at 22:02

最近常常想起让人心痛的事,如果所有的不愉快能够在一个时间,一次性的完全想通,彻底想明白,那么就可以毫无负担的过接下来的日子了。后悔让07年走的太匆匆,一屁股的账从07就顺延到了08,亡羊补牢吧。人在脆弱的时候,任何事情都可以成为支离破碎的原因,哪怕是一条看似不起眼的短信。可能初高中时化学没学好,到现在才知道酒精也是可以作催化剂的,只是另一边生成的不是新物质,而是一年前,两年前,甚至是一万三千年前的陈芝麻烂谷子。有些人在喝醉的时候,就会话多,而我是喝醉了有时候会话多,这不是车轱辘话,二者是有区别的。醉话有时真心有时假意,只是说的时候完全由不得自己,突突的一个劲儿的往外冒,本打算烂在心底的,彼时十头牛也休想拉回去。那个晚上想的心都疼,接着就麻木,然后就累了,累到想哭。速死与慢慢折磨而死,前者一定更畅快一些。仔细一咂嘛,还有点儿重生的味道,从魔鬼到天使,我的魔鬼,我的天使。
哥说,智商高的人想的就多,我学历高,但智商不高,可是也会想很多,所以哥说的不对。至于为什么会和哥讲,唯一可能的而我又不愿接受的原因是,酷似的魔力太神奇了!
那晚想的结果不得而知,但是新的一年一定要有所不同,必须!
周五晚上,我很高兴,领导交待的任务完成了,可以毫无心理负担的过个周末了,但是在开周例会的时候,俺们领导上嘴唇一碰下嘴唇:那个谁谁谁,明天就辛苦一下,协助测试的把程序搞定,OH—MY—GOD,就看着三座大山齐刷刷的朝我飞来,然后把我压得半死不活,死嘛,没死,因为俺们领导接下来很善解人意的泽被了一下俺:可以下午来,上午让测试人员先测一下。一了百了的机会都没给我。
周六起床后,距离下午开工时间还有一段不可小觑的距离,于是毫不含糊的接受了别人适时的邀请,酒正酣的时候,测试的小王同志打来电话,我把一颗自己都不认为是定心丸的定心丸通过电波传给他。接完电话,雷蒙同志说我在用阴招儿,事先安排好人,在适当的机会打来电话,然后假借有急事逃跑,非要罚酒三杯。靠,我是那样的人吗,欲加之罪啊!卢卢要给挡,大家就起哄,非让招,什么都没有,招个p啦,看着卢卢幽怨的眼神,觉得特好玩。得,女人的声誉还是很重要的,不出一分钟的功夫,那些人的嘴全部封死,我很得意地拿着空酒杯,睨着眼把尔等扫了个遍,除了卢卢依旧幽怨以外,其他人全部瞪着眼,张着嘴,真担心他们把哈喇子流到菜里面。紧接着发出此起彼伏的赞叹声,有点儿像西游记里花果山的一场戏。雷蒙人虽然不算是好人,但长相,声音,还有名字还是比较得人心的,遗憾地是这三样要完全归功于他的父母亲大人,这么一算,他还是一无是处,而且现在我看他的面部也扭曲了,赞叹之声居然也刺耳了,雷蒙雷蒙,也有坑蒙拐骗的意思了,真是的,父母给的东西自己不自爱,全给糟蹋了,什么也懒得说了,趾高气扬的撤了。
回到家,照了照镜子,脸还是比较白的,看不出喝酒的迹象,漱了漱口,就奔公司了。进了办公室,才发觉头有点儿晕,脚有点儿飘,假装镇定的坐到位子上,努力保持匀速的和小王同志讲了些话,这时zy跑过来,很该死的一语中的,更该死的那个时候办公室静得出奇,本来我还想辩驳的,但是去卫生间一照镜子,红的要命,如zy所说都写在脸上了,天呀,这个酒的后劲怎么这么足啊,还好今天一个领导都木有,否则……
喝了些茶,喝了些咖啡,又小憩一下,终于恢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加班。晚上和zy去游泳,非要我去浅水区,小题大做的女人诸如此类!

无题

  • Posted on 一月 11, 2008 at 21:55

高兴的时候,酒是用来助兴的,难过的时候,酒是用来麻醉的

决定放弃,决定忘记,然而所有的决定都在失控

手机上曾经熟悉的名字,在后来变成一串数字,以为这样就可以抹去一切记忆,殊不知那串数字是烙在脑中和心底的痕迹

想起一些事想起一些人,心会痛,拼命留下的记忆原来不单单是甜蜜

人在生活的边缘,无力走向任何一端……

像许三一样活着

  • Posted on 一月 9, 2008 at 13:41

我的日志又杂又流水,只是很少波及工作,但这并不代表我每天都在不务正业了.工作与生活,按照我的逻辑,是工作小于生活,工作真包含于生活.
不谈工作不是不工作,只是要分时间和场合,当然还有对象,前括弧,中国的语言文化太博大精深了,同样的两个字有着n多含义,完毕,后括弧。我的工作内容和工作情况都以日报或者周报的形式mail给各位领导们了,发一块饼还是发半块饼这是很关键的,而且直接影响着我的生活质量,日志里得不得,得不得的讲,开发了几个模块,完成了几个功能,编写了多少行代码,修改了多少bug,有人发军饷?没—有,那就没意义啊。许三同志讲了:有意义就是好好活,好好活就是做有意义的事。打突击完以后,我就决定这一辈子已经过完的没法更该了,对于还剩下的日子,我要好好活。
08年写了一篇日志以后,再木动笔,原因很多,领导给我安排一活儿,期限一周,时间紧迫。白天忙着完成任务,被压缩的晚上时间除了睡觉就是思考人生,昼未伏夜未出的日子,让我想了很多,决定很多,否决很多,08过了好几天了,还涛声依旧呢,长此以往,我将不我了。
用我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搅和着属于我的人生,不管亲情,友情还是爱情,爱过,爱着,被爱过,被爱着,都是财富,自得其乐的同时,不免沾沾自喜:人生还像那么回事。执着也好,古怪也罢,wb说的神秘,zy讲的变态,全部接收。老邱同志说我是混迹人间的魔鬼,可是在这个群魔乱舞的时代,又怎能苛责一个无名的小鬼儿呢,何况魔爪只是给自身挠痒。
哥说08年怎么也要不一样,是的,07,被伤害,我释然;伤害的,我抱歉,我期待08的精彩!

告别07畅想08

  • Posted on 一月 1, 2008 at 18:16

我的话:太久不去逛街,会死人的
zy的话:没有八卦,你会活不下去的
我的生命如此脆弱

最后一条小金鱼在07年12月30日的中午,下午亦或是晚上驾崩了,没赶上见到08年的太阳,我很伤心,替它难过,默哀三分钟,可能不到。

07年12月31日,在床上度过了美好的一个上午,中午精神矍铄的吃了独食水煮鱼,作为告别07年的午餐,也意味着年年有“余”,俺们老家都这说法。

以为与往年不一样了,可以没什么感情波动的从07安稳的过渡到08,谁知道在夜幕降临的时候,又变得很魔呦,冥冥中传来上帝的声音:孩子,晚上出去happy吧。我向来是个听话的好孩子,虽然很少人像我一样直抒胸臆的,但估计全都默认了的吧。几个人喝得呼天抢地了,还要白+啤。最近不适饮酒,开始啤酒的时候,尽可能保留着喝,等到多数人神智不清醒的时候,我就换成了雪碧,不是不厚道,只是最近不宜饮酒,说了又被当成借口,既然不能博得别人的同情,只能想办法自救了。

出来透气的档儿,就拿出手机在那收发银子,每到节日的时候,短信狂轰乱炸,心里美得飘飘然了,好像所有的祝福已经实现了.12点钟的短信是徐同学发来的,这样让我异常想念哈尔滨,想念一起在实验室的日子;最中意的是吴同学的短信:家里出黄金,墙上长钞票,俺娘打电话的时候没有提起关于黄金钞票的任何言辞,估计还得等!

有个人发来短信,说我们俩挺合适,我说,得,那就定了吧。登对配套是有保质期的,据我观察期限越来越短,所以不敢以己之身躺这趟浑水。有些话也就是说说,丫丫问我08年有啥打算的时候,我说:改个行,创个业,进个城,养个娃,出个墙,嗯……,可能的话,看看奥运,勾搭个老外。丫丫说:整个拉皮?拍个黄瓜?我说:不了,档期排的太满。丫丫说: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