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五月 2008.
Displaying 1 - 10 of 13 entries.

扯五毛钱儿的吧

  • Posted on 五月 21, 2008 at 21:09

毛问:扯淡不?
我说:不扯,太忙了。
毛说:扯五毛钱儿的吧。
我犹豫了下:那就扯五十块钱的,等周末我去上海,记着付账给我。

下班了,同事们开始集体打游戏,我在整理一些东西……
当我决定凡是抛到脑后,像我的同事们打游戏般专注的,静下心来和毛扯淡的时候,手机响了,于是刚刚平静的心又开始起伏,不明白自己的神经怎么这么容易受刺激,连看似的淡定都做不到。

于是悻悻的收拾东西,回家。sjl周末要过来,但是要先飞到上海,问我哪天来好,我想,周日过来的话,那就周日下午和我一道回杭州,如若周六的话,我就不去上海了,挺折腾的,当然后一个只是转瞬的想法,如果这次又失信的话,毛非和我绝交不可,所以当下决定sjl周日到上海,这样我的行程比较的好安排,关键是谁也不得罪。

当我试探着告诉毛,有个大学同学要过来的时候,毛说,怎么样?我觉得一股阴冷阴冷的风,吹得我骨头都凉,马上信誓旦旦的表示,上海之行照旧。毛当下就问,这个同学男的女的?关乎终身大事?我肯定了一个否定了一个,然后很严肃地告诉毛,我现在杜绝所有异性,包括动物界,所以等我去的时候,让她家小强找个地儿躲躲,免得我受刺激。毛告诉我小强是中性,可是小强有个很黏小强,喜欢各类鞋,喜欢偷看俺们上厕所的媳妇,丫头,这样说来小强有点儿李莲英的味道了。

毛声称自己是有道德的人,不做没道德的事儿,可是我觉得有道德的人偶尔不道德起来会更具有颠覆性。所以就不要拿这样的借口来置身事外了。

刚离婚,还好孩子判给了我

  • Posted on 五月 21, 2008 at 12:09

最近心情比较压抑,觉得该做点什么,释放一下。在举国哀悼的日子,不能放任自己去任何娱乐场所,于是决定到家对面的学校运动下,跑跑步出出汗,利于身心健康。下班后,回家换了衣服,向操场奔去。跑步的,踢球的,有很多人,想知道有几个人的心情如我才出现在这里,却是无果。跑了两圈,便停了下来。坐在操场旁边,看着雀跃的人,怀念着我的大学生活。

小朱,gj,阿郭,平平,还有远在荷兰的王博。那时候通常和小朱一起活动,游泳,跑步,打球,跳绳,爬楼梯,跳健美操。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gj,平平,还有隔壁寝室的阿赵也陆续的加入到跳操的行列,甚至是阿郭。逛完街,逛超市,逛了早市逛夜市。一边羡慕着王博怎么吃都不胖的身材,一边不知轻重,不知深浅的啃着鸡排,吃着个顶个大的馒头。轮流去占座,偶尔翘下课,一起去自习,携手搞突击。间歇的聚个小会儿,搞个活动,我们恣意着青春。

想起大学毕业时,我做理货员,王博和小朱做售货员,把寝室的花盆,三八节发的镜框等细软,都拿到楼下摆起地摊卖掉,不清楚gj和平平去做什么了,据我估计是和男朋友出去调情了,可是阿郭去哪里了,至今也想不明白,抽空向当事人考证下。我们仨人拿着赚到的钱,兴高采烈的跑到食堂门口卖冰激凌的大妈跟前,每人捧着一个大盒子,在冷风习习的夜晚,吃着拔凉拔凉的冰激凌。

想起没事找我唠闲嗑,有意无意抖心事儿的,关于我的我都当成绝密,嘴巴封的牢牢的,不关我的,也放心,我只和亲近的那几人儿分享了下。其实那时候都还年轻,也没啥秘密不秘密的,滥在心里不如说出来,再说了,我的肚子就那么大,也装不住那么多人那么多的东西,哪天有了孩子就更挤得慌了,呵呵!

不知不觉,天都黑下来了,把残枝碎叶收拾收拾统统塞回脑子,这些不完整的破片,是我的珍藏,一个也不能丢。

回到家,洗漱了下,打开电脑,从冰箱里拿出周末做的银耳羹,边吃边聊,很享受,我还真有做美食的天赋啊。吃到兴奋处,我的嘴就不把门了。昨天我只和仨人儿聊了,有俩人儿问我结婚没,一个是我的大学校友兼本家,一个是我的高中同学兼他所谓的老情人。
(1)与我大学校友的聊天
“……”
“结婚没?”
“刚离,还好孩子判给我了”
“别扯淡了”
“怎么,我就不能结婚了?”
“对不起啊,我还你以为你开玩笑呢……孩子多大了?”
“大的11,小的3岁”说到这,我发现自己扯的太没边了,那样的话我岂不是太早婚早育了,实在扯不下去了。
(2)与我高中同学的聊天
“……”
“结婚没?”
“刚刚离婚”
“真的假的?”
“快说你是谁,我还正忙乎着再婚的事儿呢”
“……”
我这高中同学失散多年,昨天才刚刚认领,开始就忽悠我,一会儿说是我的老哥哥,一会儿说是我的老情人,忽的又让我记忆回到11年前,神啊鬼啊的。我的防忽悠系统超好,所以他被我忽悠了一把。

噔噔噔噔……可爱英美隆重登场

  • Posted on 五月 21, 2008 at 11:57

昨天下班后强烈要求英美给我发两张pp,暂时缓解一下me对她的思念。很怀念我的研究生生活,想念英美,想念一起读大学一直读研究生的同学,想念软件班的兄弟姐妹,想念实验室的师同仁,师兄师姐师弟师妹们……

见过这么暧昧的女兵吗?

见过这么爱美的女人吗?

无语

  • Posted on 五月 20, 2008 at 19:57

爱让我们在一起

  • Posted on 五月 20, 2008 at 11:08

活着就好,好好的活,为自己爱的人,为爱自己的人。
许久没有只言片语,只因已经语无伦次。
5.12对每个中国人来讲是刻骨铭心的,对于我们这些幸运的人,除了钱除了血除了眼泪,尽己所能做得更多些吧;对于汶川灾区的人民,我们希望,活着的人请珍视,逝去的人请安息。
“你我素不相识,你我相隔万里,可是你的痛苦我感同身受”,我在尽力,尽力分担你的苦难。如果之前少一次逛街,少一次娱乐,少一次大餐,我就可以做的更多,分担的更多,然而现在我只能用渺小而微薄的能力去给予你关爱,但是我相信灾区人民能够体会到我的真诚,体会到每一个像我一样的人们的真诚。
山可动,地可摇,中国人战胜灾难的信念不会倒,我们将永远和你们在一起!
昨晚,翻看以前的日志,有一篇题为几点关于的,写到了六一。天堂肯定会有儿童节的吧?

大爱才是爱

  • Posted on 五月 20, 2008 at 11:07

决定是为了掩盖,掩盖决定不了的无力,这是毛对我讲的。
也许真的如毛所言,我这样反复着,被毛鄙视着。
很多事情是不能有期望的,更不能期望值过高。
可是人啊,就喜欢用意想的美好自我陶醉,然后用血淋淋的现实自我神伤。
突的一下子明白,突的一下子糊涂,坚持了许久,转瞬间却沦陷,这样的傻子!
大爱才是爱

哀悼!!!!!

  • Posted on 五月 19, 2008 at 11:51

愿死难同胞一路走好!

地震的时候你在做什么

  • Posted on 五月 12, 2008 at 21:10

下午的时候,wb又无聊了,q了我一下,问我想不想去k歌,或者有什么想法,他的这句话彻底开启了我思想的闸门,n多的idea突突的从脑子里往外冒,因为实在太多了,赶场都来不及。这边写着代码,那边往外冒着,心里还琢磨着,哪几个作为最终提案,选择真是太难了。

突然感觉一阵眩晕,以为用脑过度,紧接着,同事们七嘴八嘴的地震了,然后网停了,部分电断了。隔壁的同事过来招呼我们下楼,我走到门口又折回来,心想着,从五楼爬下去,一会儿再爬上来,累死人,不下去。

回到座位上,刚好我们这条线路没有断电,于是继续写代码,啧啧,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代表小胡小温的提出表扬。说的超脱一点,就是置生死于度外,说的高尚一点,就是忠于职守,敬岗敬业,说的实在一点,就是谁家的傻妞儿。

震过去之后,电来了,网通了,大家相继去看后续报道。我就和sly在那扯皮,她说要拿个袋子去银行,看有没有钱震出来,装一袋子回来,我想我得去雇辆卡车,外加一辆铲车,铲车负责装,卡车负责运,我负责指挥。

事后,心虚的要命,觉得当时一定是鬼上身了,否则没有理由不跑下去啊,生死由命,富贵在天的坦然只有在胡累累时才敢说的。地震的时候你在做什么呢,我一想,就觉得自己很牛气——写代码,当时地震还真没怎么震撼我的内心。

言出必行

  • Posted on 五月 11, 2008 at 20:27

心情不好,又违规了,连着抽了好几支,横尸的烟头,仿佛是自己的人生。接下来要怎么做却不知道,像被困在某处,处处是出口,处处没出口。

毛的问题越来越深刻,越来越难于答复了,可能她的问题就是我一直逃避的问题吧,我是个不懂得计划的人,很多看似由性的举动,实际上是不知所措的表现。到底需不需要一个人来分担分享一些人生?这个问题并不难,人本来就是群居动物,棘手的是,怎样的一个人才值得一起分担和分享?更伤脑筋的是,这样的人能否在有生之年碰到,碰到又不会错过?

对于思考,我已经疲倦,对于不可预知,不可控的事情,已经无力应付,于是我郑重其事的向毛宣布,从今天开始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生,做个工作狂,我的座右铭——言出必行。

这样的节日,让我异常想念老娘,想念我已经逝去的儿时。

老娘,节日快乐!

  • Posted on 五月 11, 2008 at 17:16

今天是母亲节,洋鬼子的节日,独觉这个最温馨,突然很想家,想老娘。

要说俺娘也是五毒俱全的主儿,抽烟喝酒打麻将,不过哪样都是业余选手。起初抽烟俺娘是抱着玩票的心态,尝尝鲜儿,后来居然一尝不可收拾,基本上每天都要玩上几票,俺爹的烟耗的快了,俺哥(就是俺姐夫)往家送烟的次数明显增多,还好俺哥在烟草公司上班,买烟也方便,真怀疑俺娘当初奏准俺姐的姻缘是别有居心,另有企图。

俺娘喝酒可不咋地。我和姐姐们回家,人凑在一块,必离不开吃喝,每次俺娘都只喝那么一点儿,饭后就轰然躺到床上,看着我们姐几个收拾这杯盘狼藉, 和俺老爸唠着闲嗑,间歇的指挥俺们一下,也不知俺娘是真酒量小,还是在耍花枪逃避劳役,不过也不重要,关键是俺们乐呵饭前许诺老娘:喝点儿吧,一会儿我们几个抄桌,也乐呵饭后一边收拾桌子,一边调侃老娘。

俺娘打麻将,与高手不沾边,充其量是初段,能赢也纯粹是运气,这是俺娘也承认的,不过每次赢了之后,俺娘都会神秘兮兮的讲:你说也真牛,下面都有两颗了,用这张钓将儿多玄,可我就没换,最后还真有人打出来了。仿佛神助一般。

俺娘常常晚上十一二点打来电话,起初俺还自作多情的以为俺娘想俺想的睡不着觉呢,当然了,开场俺娘也是秉承这个貌似的主旨的:也没什么事儿,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俺心里捉摸着,都说父爱是含蓄的,原来母爱偶尔也会含蓄一把,想我就想我了呗。开聊没多大会儿,俺就越发觉得苗头不对。得出结论是:俺娘刚刚送走麻友,压抑不住兴奋的心情,急于和我分享岗上掀的优异战绩。虽然如此吧,觉得也挺欣慰的,你看俺娘这么多闺女,怎么就和我分享了尼,说明在俺娘的心目中,俺的地位还是挺那个啥的。不过,在后来与俺爸,俺姐,俺妹的电话会晤中,有意无意的了解到,俺娘像发喜帖一样,每个人都通报了,得!伤心过后我依然很欣慰,因为调查得知,俺娘的第一个电话确实是打给俺的,hoho。

俺娘会做衣服,俺小时候很多绣着小鸡,小鸭子,小花,小草的裤子,罩衣都出自俺娘只手,让俺老早就知道臭美了。俺娘不会打毛衣,这是俺比较耿耿于怀的,一直埋怨姥姥,为啥让自己的姑娘这么无所事事尼,否则穿大毛衣很流行那会儿子,我就可以人前人后的风光一把了。这点,俺娘随俺姥姥,因为俺娘疏于对俺这方面的培养,俺别说织毛衣,其他女红也是差强人意的。但也奇怪,为啥突然有一天大姐和二姐就什么都会了,一个娘生的,差别怎么这么大尼?

俺娘很会做菜,色香味俱全,俺堂姐夫想开饭店,力聘俺娘当大厨,但俺娘就是不出山。那会儿,俺的两个表妹有事没事往我家跑,一来我家热闹,二来就是顺便把饭吃了。当时还不是想吃白面就吃白面,想吃白米就吃白米的年月,我这俩表妹,在自己个儿家吃的可少了,一到我家,大白馒头一个接一个的,白米饭吃了一碗又一碗,饭吃得多,菜耧的更快。没办法,俺娘做菜太好吃了。直到现在,俺表妹还时不时的犯馋:老姐,我真想吃我四姑做的大杂烩!

俺娘很会梳小辫儿,我那会儿比较保守,行事比较低调,每次都让俺娘给俺梳个干净利索的吊辫儿,埋没了俺娘的才艺,不过,在后来,俺娘的技艺在俺外甥女的身上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

俺娘喜欢鲜亮的颜色,喜欢穿宽松舒适的衣服,喜欢吃西红柿,喜欢下雨天做炸酱面,喜欢唠闲嗑的时候,吃点儿瓜子。天凉的时候俺娘腿会疼,天热的时侯,常常会头疼,发生事情的时候,偶尔也会像个孩子样的无助。小时候,俺娘是俺的天,现在我要做俺娘的天。

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祝俺老娘身体健康,越活越年轻,每天都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