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五月 2006.
Displaying 1 - 2 of 2 entries.

减肥,减肥……

  • Posted on 五月 26, 2006 at 17:50

     闹钟还没有响就醒了,我知道是饿醒的。起床喝了水,然后喝了杯酸奶,感觉好点。今天又是阴天,北京的天气怎幺这幺变化无常呢。收拾完就去上班了。上午本想看看文章的,可是看到英文我的头都大了,而且这几天看机会发现的东西,都看到恶心了,有点儿饿了,头也昏沉沉的,什幺也做不下去,想找个说句话的人也没有,我快要疯了。人说真正神经有问题的人不承认自己有问题,那幺真正疯了的人不认为自己是疯子,由此看来我还没有疯。
想回家了,妈妈说端午节的时候,二姐一家人要回我们家过节,我也好想回去。二姐已经把包粽子的米给妈妈买回去了。我好想吃妈妈包的粽子,怎幺办啊,更想家了。
   中午回去喝了两杯酸奶,外面又下雨了,天阴得厉害,感觉好象是晚上了,躺在床上看了一会儿电视,然后就睡觉了。下午去的时候桑告诉我,我们的开题报告已经发给印老师了,而且已经收到了。开题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下午没有什幺事情做,就到楼上上了一会儿网,特别的慢。网速慢的像蜗牛,多贴切的比喻啊!像是蜗牛在做爱,简直绝了,人的想象力啊!晚上不想过来了,这几天感觉特别的累,浑身没劲儿,心也累。我就在那盘算着到底是过来还是不过来呢,晚上快要下班的时候,我决定还是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回到房间感觉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了,把自己扔在床上,不想动弹。朱给我发消息,我明显感觉自己发短信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说九月份他就要去上班了,在大庆。如果不出什幺意外的话,我可能九月底才能回哈尔滨,所以他上班之前是看不到我了。不过他说寒假的时候去哈尔滨看我。估计这个寒假我是不能回家的了。从房间出来的时候,差点儿晕菜,可能起身太猛了吧。
   这几天我常常想,要是我也能有个回去的合理理由多好啊。想回哈尔滨了,好想好想啊。
   今天是减肥的第三天,什幺也没有吃

无聊中跑题

  • Posted on 五月 25, 2006 at 15:49

gj告诉我小猪在减肥了,而且已经初见成效,这给我的震撼是巨大的。一是小猪都可以减肥,二是我却在悄无声息的发胖。在学校的时候我天天都想上班,想着那种早餐喝牛奶吃面包,然后登上高跟鞋拿着公文包精神十足的走进办公大楼,中午工作午餐,晚上下了班去健身房跑跑步,跳跳操,晚上回到小屋吃着水果看着电视,或者是看看书什幺的。可能真是电视剧看多了,真的上班哪有那幺让人振奋。来这里快两个月了,有点儿厌烦这里的生活。是否哪里都是这样呢,我在心里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是我不能融入到这里,还是这里根本就是在排斥我,我说不清楚,只是觉得我不属于这里。原来自己以前都是活在不现实的想象中,把梦想当理想。梦想成真不是意外,是天大的意外,就好象有一天我走在大街上,看到有块金砖躺在那里就等我把它捡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