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周末

  • Posted on 一月 19, 2009 at 13:07

觉得最近点儿特背,背到家了,早晨闹钟响起的时候我还在想,今天要不要出门,要不要上班,要不要先找个算命的卜上一挂,但终究只是想了想。
上周五晚上六点五十的火车,我到达城站的时候是18:57,就差那么一点点儿。在出租车上发现已无回天之力的时候,只好给已经在车站的lj发了短信,马上给我转签吧。结果20:46我才坐上火车,十点了才屁颠屁颠的从上海南站出来。站在路边挥了半天膀子愣没等到一辆车,只好等着毛毛他们的那辆车过来,顺便把我敛喽上。
酒吧的音乐我不喜欢,大部分时间在那喝酒抽烟,欣赏钢管舞了,还有就是中途拿手机发了几个短信,可能就因为这,我的钥匙就光荣的牺牲在这里了,而我还全然不知。凌晨快三点的时候,我跟着毛毛去送喝冒的yp,然后赶紧回家睡觉,事先叮嘱毛决不能一觉就到中午了,时间很紧迫啊,白天逛完街,晚上还有一场儿呢。
周六早晨10点多起来,毛毛是这样安排行程的:吃个饭,逛个街,临了跟同事碰个面,接着回家化个妆,然后bonbon门口和另外俩妞儿接头。毛跟cj讲,她个老师说她有巴金的风格,我说还有人说我有鲁迅的笔锋呢。哈哈,用毛常常批评的就是:这俩人儿还要脸不?
逛街的收获虽然不丰,但终究没有空手,没辜负俩人的四条腿,稍微可以安慰下。累的我俩甚至有点儿想放弃晚上的行动,毛比我坚持,而且她认为我周五晚上没怎么high,今晚一定要弥补下。
到了bonbon以后,发现很冷清。我没有经历bonbon的鼎盛时期,却目睹了它的萧条。于是一行四人打车到了G+,我总认为我是和毛毛来过新天地的,但毛毛坚决否认,可是我又确实来过,和谁来的?我认为是毛毛,毛毛说绝没,那就奇怪了。
G+在杭州也有,可我从没去过。环境和音乐都合乎胃口,那晚过得很开心。吧台旁喝酒的时候,一个衰人过来要请客,我看了下毛毛,毛毛笑了笑,然后我用冷漠的背影拒绝了。
那晚只是喝了几杯酒,还有一杯果汁,我把自己照顾的很好,包括心情,可是手机却牺牲了——进水后再无信号。在车上絮絮的跟毛讲,回家再喝点儿吧,我郁闷的。毛毛讲,我这个人是不能结婚的,否则我老公还不被我烦死。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老早就决定不涂炭生灵了。
周日晚上快八点的时候我没了钥匙,没了电话回到了杭州……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