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八月 2009.
Displaying 1 - 4 of 4 entries.

over

  • Posted on 八月 25, 2009 at 09:19

回到杭州那天,天闷得要命,本来要先去公司的,但一看已经下午四点多了,况且又有些晕车,还是先回家吧。

回到家洗了澡吃过饭就躺到床上,准备补觉,出差四天,疲惫的不止身体。对于目前的状况,不想思考,只想好好睡觉,然后精力充沛的醒来去面对一切。

二妹认为离职后的我铁定要进京了,不停的追问着我这边的进度:如何?什么时候回来?
毛毛觉得我应该去上海,在那里生活一两年之后,不说爱死,也会爱上那个城市。可是我不敢贸然尝试的事情有很多,包括这个。
lemon建议莫不如婚了随他去国外混两年,若这也被采纳了,那我就真的是昏了。
客户提议非正宗杭州人的我可以去南京,去他们单位,类公务员的工作还是很羡煞旁人的。

小白说有人猜测我要回家生孩子,以我目前的状况来看,若是现在就开始待产,那这月子坐的也忒悠久了点儿。小黑打趣,说我辞职回家做少奶奶,嗯,回家躺床上做梦吧。

昨天去公司办手续,郭也在,小黑小白也在。对于医保一次未用,我很是纠结,小黑很是奇怪,夸张地说他的都快用没了,我纳闷了:都买什么了啊?小黑嘴一咧:都买避孕药了。我这汗的,把避孕药当补药吃呢啊!

手续很顺利地就办完了,只是两年的工龄一下子变成了两个月让我小耿了一下,但是想到母猪会上树,就淡然了许多。还了电脑,周身轻松的离开我毕业后的第一家公司。

离开公司后去了趟医院,然后又去做了脸,接下来要做的是什么呢?哦,回家吃晚饭!

如是

  • Posted on 八月 21, 2009 at 08:31

有人说女人天生的路盲,虽然我分不清东南西北,可我能凭着感觉找到目的地,而且越来越快越来越准,于是会不自觉的飘飘然起来:太他妈牛了!常常因为微小在心里这样的自我肯定,觉得n多的事儿都不是事儿,我好像越来越需要这种感觉了!

出差兼交接的日子马上就要结束了,作为一个感性的人,尽管有些方面有过不满,即便是现在也会偶尔抱怨,离开感觉很轻松,但心里仍旧有难过。我已很久没写qq签名,对于”没有了退路,也就坚定了方向”这个久违的签名,让小猫儿同学很是不解,也许破釜沉舟并不适合我吧。猫同学在辽宁的家里等签证,20天后飞往异国,希望越走越好。我一高中同界校友看过猫同学的照片后,说长得像裴勇俊,我转达给他后,猫很不满,居然说裴帅是小白脸儿。人的审美观各不相同,走的路,做出的决定,选择的生活方式也是如此,不管怎样,适合自己的就是好的。

在车上看南京长江大桥,每天都不一样的感觉,尽管心境一样,也许我该趁着这个机会逛逛金陵的,反复思量后,觉得还是换个时间换种心情的时候再来。

对了高中的山本同学突然出现又突然失踪,在玩神秘么?

下午回杭,oh yeah!

不谈感情也伤钱

  • Posted on 八月 13, 2009 at 12:22

莫拉克那几天,我把伞丢了,闭上眼就能看见它歪着脖斜吊在公交车把手上,睁开眼就什么都没了,于是很心痛。相处时日不多,用情程度不深,但是,即便不谈感情显然也挺伤钱的,毕竟它是我最贵的一把伞,有生之年倒不敢说,保不齐哪天又脑门子一热。虽然开始的时候下定决心以后就买个一二十块的,但是人的感情如果伤的不够彻底,那么彼时做出的任何决定都没啥可信度。
我花了两天的时间来表达我日渐褪色的哀伤,第三天的时候,我对自己说:就当丢了二百块钱,破财免灾,咔^^^,就到这里!然后深吸一口气,什么也没发生。

公司头天通知要组织员工去青岛,第儿天就mail众人旅游取消,哎,原来俺们的感情就是用来忽悠和伤害的。怪谁呢,怪俺们太天真,这不是惯用伎俩嘛。今儿说活动,明儿说费用超支,活动取消。还是相信母猪会上树吧!

二妹说我都成她们公司的功臣了。啧啧,我这功臣当的真够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的。心想莫不如幕后转台前吧,跟那个何总商量下把我接收得了,反正我对本职工作也不怎么热爱,何况也没让我热爱起来的动因,这心脏儿禁得起忽悠,小命儿可容不得浪费!

最近身心俱疲,也许该好好休息下了……

在心里

  • Posted on 八月 2, 2009 at 19:44

头疼,疼的要命,疼的时候就想快点儿睡着,不疼的时候就想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甚至是由此发生的一系列感天动地的情景,亲情的,友情的,爱情的,想着想着就成了一个故事,而故事的主角不是我。

晚上回来的时候,外面刮着小风,很舒服。觊觎天台很久,却只有看房子的时候上去过一次,今天不知哪来的兴致,电梯直到顶层,在如此炎热的夏季,这里真是一个偷闲的好去处。突然很想家,站的高望的远,可是即便再远,也不见家的影子,甚至不知道哪里才是家的方向,转念想起Lemon说的,把家装在心里,走的再远也不孤单,于是内心乍然温暖。

下来后,把一周该洗的衣服丢进洗衣机,洗完澡后把早晨出门前泡的红豆放到锅里,又加了些炼乳,大火煮开后换小火档,忘了在哪看的,这么搭配着吃好像可以美容或者减肥的,我承认在某些事情上自己是绝对的小白鼠。一切完毕,躺在床上看韩剧,期间给了家里电话,幺妹正在督促大外甥女写作业,老娘去送小外甥女回自家过生日,幺妹闲闷得慌,就把大外甥女给接回来了。

有天开饭前,小外甥女一本正经地说:你们吃吧,我减肥。过了没大会儿说:我还是坐这吧。然后就从电视旁边转移到了饭桌旁。又没多大会儿说:我喝点儿汤吧。这一喝不要紧,老娘和幺妹都吃毕了,人家还坐在饭桌旁吃的津津有味呢。

昨晚,大外甥女坐在床上装成妈妈样儿一边拍着幺妹一边说:好孩子,快睡觉!幺妹说:看看你后面什么啊?大外甥女立马扎到幺妹怀里提高了分贝说:老姨,你别吓唬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