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一月 2012.
Displaying 1 - 3 of 3 entries.

我的小世界

  • Posted on 一月 7, 2012 at 20:56

外甥女买了个水晶瓶,然后跟她老姨我妹妹说:老姨,你生日的时候我把这送你做生日礼物。她老姨心里那叫一个美:这孩子,没白疼。紧接着外甥女说了:等你过完生日,你再还给我。册那,这孩子还真会办事情哦。

今天外甥女给我电话,说:小晶,等你回来我送你贴纸哦。我说:我不要贴纸,我要人民币。外甥女不高兴了:都什么人啊。原来之前外甥女也要送她老姑贴纸的,结果她老姑说了:贴纸就不用了,你送我钱吧。哎^^^^^^

要回家过年了,开心啊

 

金发碧眼的给自己买了碗兰州拉面做夜宵,顺便给我带了两盒甜品,这是要腻死我么?

 

转载我妹的日志

  • Posted on 一月 2, 2012 at 15:44

以下内容摘自我妹的博客:

妈呀……我,即将二十三了!!

转眼一年到,传得沸沸扬扬的“灭亡年”2012也终于来了,不得不感慨时光匆匆,快得让我不知道自己这一年怎么就忽忽悠悠的过来了,只能说“各种混”。本想攒钱买张船票,可是攒来攒去发现荷包依旧空空,可船票卖的依旧如火如荼,想想,还是算了,如果真到灭了那一天,就坐着热炕头,喝着茶叶水,打着小麻将,侃着“铁”大山,喳喳呼呼的就一起走吧,咱不坐船了,太俗,俗不可耐!

想想我这一年啊,着实是混日子了,混的自己都心虚了,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还活在不着边际的幻想里度日,可是回头想想,那些不着边际的幻想不是早被我一把火烧了吗。大概七年时间吧,写的整整三大本日记,看着它们在眼前化为灰烬,没有一点心疼的感觉,有的只是如释重负,好像那是压在我心头的大石,风吹过,连灰烬也不见踪影。总之,我,是在试图改变自己的!

关于2011的几件小事不得不提:首先,我“光荣的”毕业了,不用再一出去就像防色狼一样防着庄里的偷儿了,不用再去为北国超市、学校食堂、美特斯邦威、火车站做贡献了,也不用再坐38元就可以坐整整12个小时夏暖冬凉的绿铁皮了,想想毕业也就这些好处了。其次,一直想去的西藏因为各种原因未能成行,资金方面的,时间方面的,当然,我的原因是次要的,那位和中铁签了“卖身契”的主儿才是罪魁祸首,2012了,灭之前咱们好歹也得去一趟吧。再次,坏人在时隔两年之后终于被遣返了,还算有点良心,在应负完七大姑八大舅以及他的“许多船”之后,以刘翔的速度到我们营里一小游,不过看来改造的效果不怎么样,病不但不见好,反而有越来越重的趋势了。再再次,我们家这一年发生了许多事,本着保护个人隐私的目的,在此就不一一提了,但是,要着重批评一下黄国如同志,也就是我的阿玛,你早晨的那顿酒不是早就不喝了吗,什么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又呲喽上了??还有,你的情绪比较不稳定,清清为此“担惊受怕”,就怕一不小心又被白愣了,你这个事情是比较严重滴,要等黄三毛回来后开个家庭会议,一起探讨探讨。最后,就是我的朋友们,这一年也就是偶尔给你们发发短信,聊聊天,但是你们放心我不会忘记你们,你们会永远活在我的心中!(罪过罪过,阿弥陀佛,阿门!)

好吧,既来之则安之,我要以崭新的姿态迎接我的二十三岁,好好工作,多多赚钱,让我的阿玛和额娘以及逐渐年老色衰的三位皇姐 过上幸福的生活。

黄小四,加油,GO! 

 

写在2012年初

  • Posted on 一月 2, 2012 at 15:32

刚刚睡醒,在2012年年初就把觉儿睡好睡足了,这一年都会神志清醒、神清气爽。2011年过的基本开心,虽非平平淡淡,但也没跌宕起伏,玛雅人的预言不知道准还是不准,但照目前来看,日子还要继续,过去的都过去了,开始迎接明天吧,这句话是写给我的,我也毫不吝啬的转赠给某人。

星座说今年财运不错,一定要准,昂?新的一年不管多短,不管多长,都希望日子和感情都更有秩序些。

一个人的BRUN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