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 go

  • Posted on 一月 16, 2009 at 10:36

最近很懈怠,一点儿新年新气象的意思都没有,不知道浑浑噩噩的干嘛了。诸多“好事”者诸多次建议,快点儿把自己嫁了吧,一提到这个就觉得挺没份儿,大过年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心情啪啦一下子就从地面到了地下,但是一想到回家,就又感觉很海皮了。

我又犯了老毛病,自从拿到票后,就每天把小窝儿折腾成杯盘狼藉样,然后很晚睡,很晚起。已经很久没有第一个到公司了,甚至等我到的时候,屋子里已经黑压压了,连领导大人们都来了。

距上次坐行程微长的火车已经有些时日,很是怀念,就像很久没有吃方便面想吃上一口一样,可惜票难搞的一塌糊涂,当然我一开始就没趟这趟浑水,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与一帮子素不相识的人打飞的,想想这胃就翻江倒海的难受,但我仍旧积极的希望这次旅程能够舒儿舒儿坦儿坦儿的,吃点儿东西,看看空姐儿,空哥儿啥的。

时间很紧迫,我有那么点想取消上海之行的想法,在毛看来这样的念头很邪恶,所以那天电话的时候很不能控制自己情绪的,连同之前的陈芝麻烂谷子,把我讨伐了一通。说的我很惭愧,于是嘛遛找人买了票。今天晚上杭州一大龄女青年晃荡在上海大街上,等着与一上海大龄女青年接头,oh yeah!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