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九月 2009.
Displaying 1 - 8 of 8 entries.

2009年9月30日

  • Posted on 九月 30, 2009 at 22:45

明儿是个大日子,今儿留一笔,以示纪念和期待

护士大妹

自恋二妹(给小妹传了她的一张个人照片,名为超好看,有够自恋吧)

管家小妹

美人心机大外甥女

童言无忌小外甥

太后驾到(俺额娘)

最后俺滴阿玛和额娘

老早之前就说我家是阴特盛的,大姐和二姐的单人照我这台机子上暂时没有,否则会更加浩荡,哪天一定找来补全。

I am here

  • Posted on 九月 18, 2009 at 22:09

购入口罩三个,一个火车上用,一个汽车上用,再留一个以备不时之需;
踅摸个男人,暗恋之,虽然这把年纪扯上暗恋挺犯贱的,但是起码有追求了;
选首可以死磕的歌,千遍万遍也不厌倦。万物生不错,哪天就懂梵文了;
买件小码的衣服,提醒自己秋膘不可贴太多;
扑啦啦的六十年来的变化,勾搭的我更想回家,皇城根就要办大事儿了。

看代码比学英文有趣;
我喜欢尼古拉斯.凯奇,毛喜欢乔治.克鲁尼
Zelman忧心忡忡,谆谆教诲:你也老大不小了。

宅的日子,吃是个大问题,饿了就吃,正常,但总是在饿的时候抓挠不着任何东西,拖着拖着,表现在身体上的症状就愈发明显了;
外卖折腾了三个来回才送到,等得胃渐酸、眼渐穿的,表面上看来是因为我沉醉于万物生,实则不然;
近期目标:饮食合理化,搞好内分泌。

前天出去吃饭,结账找回零头四块,路过买了两张彩票兼假装漫不经心,然,却未中;
小外甥女陪着大姐看《解放》,问大姐这里面有没有罗志祥和古天乐啊;
二妹十月底去台北,国庆回家拉赞助,什么逻辑嘛。

站在窗口,吃着龟苓膏乘凉,突然腿上某处微痒,初看是一小疙瘩,眨眼功夫便大得惊人,蚊子在这个时候总是穷凶极恶,忍着痒不去触碰,心里想:秋天已经来了,你们的死期还会远么?;
有些电话不想接,很想说分手了别再来找我,但是根本未曾开始,酸什么分手呢;
梅花三弄,情窦几开,不想说开了几次,只困惑几时会开。

最近扎在自己的情绪里,任谁,也拖不出……

午夜小八

  • Posted on 九月 15, 2009 at 01:15

醒来后,却不想起床,来来回回滚了三四次,然后睁开眼,若有所思的看着空荡荡的天花板,实际上,彼时的心和大脑也都是空荡荡的。思考的最高境界就是看似在思考实际上早已置身世外,嗯,正解,起床!

洗漱的时候发现屋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满嘴泡沫的含着牙刷回到房间,拿起手机一看,已经九点多了,难怪呢。又折回洗手间继续刷够三分钟。

lm同学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换衣服准备出门,由于他出差在外地使用的是临时电话号码,起初还以为是诈骗公司的,心里还很阴森的鄙视了一下:何苦把精力徒劳在我这个穷主儿身上呢。后来对方的一笑,我才恍然大悟:lm吧?!lm在电话那边说:非要我淫贱的笑一下你才能猜出我啊?啧啧,一般人常常是了解别人,却看不穿自己,lm在这一点儿上就显得挺不一般的。

白天和sunny见面的时候,又聊起了她前两天跟我提起的事情,无外乎再择业再就业什么的,后来没什么正事,就开始八卦。对于很多事情,我是缺乏判断的,说的直白些就是不经大脑,说的含蓄点儿就是感情用事。听听这个,觉得说得对,再听听那个,觉得也有道理,这样的墙头草着,到最后,完全失去判断。有时候觉得自己看得很通透;有时候又浮于表面,云里雾里的在别人的唧唧歪歪中漂浮着。所以总觉得无力担负sunny的建议,持续思考中。

之前《加油,东方天使》混血参赛者lj退赛的事情,我是完全的站在lj及其母的对立面去看问题的,直到今天我才意识到自己内心掩藏的并不深的阴暗面,可能之前也有,只是自己没有正面面对,比如在司机没把黑人当做我的朋友的时候,潜意识里不自觉的有种逃过一劫般的侥幸,表面上却无所谓的样子。

顺便八一下:最近好像好多话题是由女大学生引起的,什么女大学生傍大款,什么女大学生与教授那点儿事儿,八的人太多了,标题都挺博眼球,我也就沿路看看,看看这所谓的不正之风。暂且不说女大学生与教授的香艳话题,单说这傍大款一说,由此不能不让人想到女明星与富豪扯不断理还乱越理就越乱的关系,以及升级版本女明星与富二代什么什么的,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即便不追星,多多少少也该有些影响吧。其实也说不清楚,不过婚外恋了,一夜情了,未婚生子了,三天两头结婚离婚的事儿了,以前多是在电视剧情中看到,现在也千树万树梨花开的飞入寻常百姓家了,俨然人人都明星了……

不八了,明天还得早起,应该说是今天,呵呵。皮肤最好的休息时间是21:00-02:00,最近天天都错过这个时间,真是对不住了,真的不说了,睡觉!

私语

  • Posted on 九月 13, 2009 at 21:40

虽然裹着毛毯,早晨却依然被冻醒,拉开窗帘,就看到阴阳怪气的天。没有太阳,推开窗子望下去,楼下的树木时不时的摆着头,今天该很凉爽的吧,我这样想着。即便如此,仍旧不想出门,由最初的宅到腻,变成了现在的宅不腻。每天诸多考虑,然后编排出一个个有条不紊的明天,但缜密的计划往往变成鬼马的行为,现实就是这样的出其不意。于我这样一个能力有限、思维有限、体力有限的人而言,跟着命运的脚步走向未知的下一站未尝不是件好事。

可我还是不确定下一步,每天依旧可能徒劳的思考着……

昨天老妈很痛心地跟我讲,我家丁丁发生车祸去世了,更为遗憾的是老妈并没有见上丁丁最后一面。那是因为丁丁遭遇车祸后,后院的隔壁的婶子单凭相似的外貌,都没仔细看就把我家丁丁当成了她家的猫,可能由于过度悲伤吧。直到两天后她家的猫赫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才恍然大悟,原来悲伤错了。而我老妈在两天未见到我家丁丁的时候,才意识到这次并非简单的夜不归宿。熟不知两天前,我家丁丁已经在车祸中丧生,并被后院的隔壁的婶子哭天抹泪的送葬了。哎,可怜的丁丁!

我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成为一名IT从业者,倒是无数次梦想着能成为一名农场主。可是现实就是这样昧良心的:上大学后,所谓的农转非把我应分的那份地收回了;毕业后,每天跟计算机打着交道,新鲜劲儿过后,剩下的就是枯燥的编码了。现在终于发现一个可以粗疗心伤的地方,而刚刚玩的起劲儿,吴老师却说他已不玩很多年,难道我OUT了么?即便如此,并不减我的热度,无事就对着QQ农场意淫,遗憾的是级别太低,只能是频繁的买萝卜仔儿种萝卜仔儿收萝卜,然后间或着去别人家地里转转,赶得巧的顺便帮忙收下成熟的瓜果梨桃。哎,可怜的我啊!

17号小猫同学出国,18号wp师姐回国,生活是流动的水,我的生活有点儿像死水,死水也微澜啊……

国庆在即了,大阅兵会不会限制进京呢?突然很想吃山野菜,很想吃菜包饭……

玉米

  • Posted on 九月 11, 2009 at 20:35

      尽管这个城市还是有些闷热,但是却也可以随处嗅到秋的气息。以为立秋了,白露了,那颗燥热的心也会随之变得清爽了。然而,秋天注定是个多愁善感的季节,于是在这样的氛围下怀念显得愈加强烈……
  知足常乐,我常常用这四个字来安慰自己。小的时候家里孩子太多,一个苹果要切成三瓣,一块月饼要分成三份,花生也要分成三堆,太少了就属个数,爸爸在院子里面种了草莓,只结了一个果实,照例被均匀地分成三块。可是那个时候依然很快乐,因为可以吃到苹果,吃到月饼,吃到花生,即使是不足一口的草莓,也足以让我们三个津津有味地吃上几分钟。久而久之让人觉得三这个数字与我们家、与我们有一种缘分。那个时候我们村最常见的农作物就是玉米,不管是煮,还是烤,都是我们姐妹三个最喜欢的。夏天玉米正嫩的时候,妈妈就会从地里掰回半袋,先挑出几穗稍大稍老的,将余下的洗净,然后放到一个大锅里,再把大锅放到灶上,开煮。玉米煮的差不多的时候,灶膛里就不再放柴禾了,这时候就可以用炭火烤先前挑出来的玉米了。每次我们三个都要围在灶旁看妈妈烤玉米,妈妈说这个时候我们三个是最不听话但也是最乖的时候,因为不管妈妈怎么说我们都不肯离开,即使小脸儿都被烤的红扑扑的了,最后妈妈作出让步,但是要离灶火远一些。于是我们三个就坐在爸爸给做的小板凳上远远的、一声不吭地看着,直到烤熟一穗玉米。妈妈把烤熟的玉米均匀的分成三块,然后每一块都插上一根小棍子,这样可以拿着棍子吃而不会烫到了手。那时候不用妈妈撵,我们就乖乖地拿着玉米心满意足地跑到屋子里,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玉米。想着等下还有煮玉米吃,就心满意足的。
      虽然现在玉米随时随地都可以吃到,但是已吃不出当年的味道。  

梦见孔乙己

  • Posted on 九月 9, 2009 at 23:40

昨晚做梦了,是梦中梦,很像大学早餐买到的双黄蛋。突然觉得那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夜晚,一个丰收的夜晚,预示着什么而我所又不知的……

第一个梦是自己在爬山,爬到山顶的时候,突然从地里面窜出一支一支盛开的花,各种颜色,很大朵,却叫不上名字。争先恐后的,眨眼的功夫就满满的一大片了。我回过神来正要欢呼的时候,突然醒了,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斜坡上,身上盖满了绿叶,我用手刚刚把它们掸开,可是瞬间树上的叶子又落了我一身,真奇怪,明明叶子还是翠绿的,怎么就都落下来了呢?我用一只胳膊肘拄着地,侧起上身,突然发现山上一会儿冒出一根很锋利的石头,一会儿又冒出一股水,而周围的地面就会像雪崩似的,我一动不敢动的,因为突然发现斜坡的下面就是悬崖。我的恐惧随着冒出的石头或者水逐渐加剧,最后居然吓醒,这次真的醒了,奇怪的梦啊。不过梦里那样险恶的环境我居然没死。

第二个梦梦到自己去酒吧了,不是和毛,但是也不清楚和谁去的,然而又确实不是自己一个人儿去的,当然,这些都无关紧要,我穿过池子里那些摇头扭腰的人,想去喝杯酒,到了吧台前却看到一个很奇怪的穿着长衫的人,我借着灯光看过去:呦,是孔乙己啊。孔乙己摩挲下胡子,说:小姐,请你吃茴香豆。我转过身没吱声,纳闷他怎么跑这来了?突然听到:那我找吴妈困觉去了。我一回头,孔乙己已经不见了。转念一想,他什么时候和吴妈勾搭上了?于是追出去想问个究竟。我追上他使劲的抓着他那长衫的一只袖子,还没开口问,却发现自己拽着的是一小学同学的胳膊,她要跟我换睡衣,还说:就换了吧,我这套不适合我。我一看,她的是三件套,我的是两件套,然后立马就松开她的胳膊答应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醒了,真的醒了。

昨晚很劳累的做了很多梦,早晨还没起床就收到zyh的短信,不过这个祝福好像不大适合我,起码目前,又一看下面–09.09.09,呀,今天重阳节啊!不过怎么没有人提及呢,哦,我又搞混了阴历阳历,于是一惊一乍的醒来,然后又迷迷糊糊的睡去。

秋天来了,我好像很喜欢秋天的……

屡败屡战

  • Posted on 九月 3, 2009 at 21:18

如果不是hm提醒,我还真忽略了即将到来的周末,以及本周快乐女声真正的终极pk。上个周末,郁可唯的离开着实让我郁闷了一把,四进三那场比赛我比之前的任何一场都坚持,希望郁可唯可以顺利的晋级。我不是什么郁金香,只是单纯的喜欢听她唱歌,那晚我一边看一边实时地给火车上的幺妹发送最新消息。可是,现实戏剧般的粉碎了我,以及像我一样的,再以及比我们更忠实的人们的期待,最终郁可唯止步四强。之后这样那样的内幕、不忿风生水起,我无心关注,也无力关注,只希望郁可唯越唱越好!

本打算幺妹来的时候做个意大利面小试身手,但电磁炉、平底锅什么的买回来后就没拆封过。某日兴起,删繁就简的做了个绿豆粥。在炎热的天气里,一碗绿豆粥配上一碟香脆清甜的萝卜咸菜,也是一种享受了。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想着与幺妹共飨美食,然而摆在我面前的是一锅煮过头的米+看着就夹生的绿豆。整体视觉效果,较之米粥水少了点儿,较之米饭水多了点儿。我无奈的看了看幺妹,幺妹只说了一句:哎,我什么也不说了。我,热情够饱满,斗志够昂扬,可惜,技术不过硬!

即便如此,我仍旧不懂得避针尖躲麦芒,继续昂扬着。上午脖子疼得狠,于是离开电脑,走在昂扬的路上……

宅语

  • Posted on 九月 2, 2009 at 19:45

外甥女,幺妹一竿人等刚刚开学,而我的假期却刚刚进入状态。

可怜的幺妹从我这走了后,一到学校就病倒了,发烧,咳嗽。赶上最近网上报道的河南的疫情,弄得人心惶惶,幺妹忧心忡忡地问大姐:我这是不是猪流感啊?还好几天的吃药打针,终于烧退了咳止了,吾家上下安心了!

最近干嘛嘛不顺,大平地都能摔跟头,弄得我都不敢出门了,也好,在窝里宅着吧,宅腻为止!幺妹在的时候还能给我讲个笑话什么的:大象、骆驼和蛇的三人对话啦; 蝙蝠蜈蚣结婚啦;老汉看火车啦。而现在,空下来的时候只能自己一个人看炊事班的故事。

今天早晨还没起床呢,大姐就打来电话,告诉我她陪着老妈找人给我算了一卦,我开始还将信将疑的:准嘛?后来越听越觉得靠谱的很啊。所以接下来我得按照卦上说的来计划了。大姐挂电话之前补了一句:你接着睡吧。你看,这我还能睡得着嘛。

起床,做了一会儿自我安慰的普拉提,然后去洗澡。本来就没吃早餐的习惯,现在就更加的没了章法了。我的肠胃功能不好,香蕉蜂蜜水什么的在民间广为流传的办法,在我这里根本不起作用,不存在。前两天医生给我支了一招,要我每天吃猕猴桃,每天四五个,坚持一周,今天是第三天,我有点儿担心,就怕7天之后,我就再也不想吃猕猴桃了。

下午和原来一同事吃了个小饭,聊了个小天,一眨眼儿就晚上了,要不是后来说到请假,我还以为今天是周末呢。

昨晚我娘又跟我提那个人,真崩溃,以后谁再提我跟谁急,娘提断绝母女关系,爹提断绝父女关系,姐提断绝姊妹关系,总之六亲不认了。(谁家倒霉孩子,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我就是这么说说,好让众人意识到问题严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