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七月 2007.
Displaying 1 - 9 of 9 entries.

注意:我这里是指甲

  • Posted on 七月 28, 2007 at 11:07

低调的我就把指甲变得也很低调,可是这样却招来很多非议,我很困惑,难道黑色不是很低调的颜色吗?
凌晨四点多醒来,不知道为什么再也睡不着,拿本书翻开来又合上,拉开窗帘,外面很朦胧,夜静得一塌糊涂,而我怎么也静不下来。
白天收到他的消息,我无语,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内心的热情一旦冷却,即使当初怎样的如火,最后也变得淡然,也许我该祝福他的。我们像是两条线,曾经相交,可是过了交点注定要分道扬镳。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才会亮,我把装指甲油的盒子搬出来,继续回到窗前的桌子上,指甲洗了又涂,反反复复。人说经常涂指甲油的人,容易导致不孕,我想这大概是在说女人吧,那男人涂了指甲油会不会就怀孕了呢。当初有人问我为什么要把指甲涂成黑色的呢,我说:没什么,只想让别人知道这里是指甲。
举着十个白花花的指甲起床了,洗漱了,上班了。小黑又过来吹风,对我的指甲大肆评价,这么八婆的男人,难怪公司要派他出差。本来我们产品开发部门的人是不用出差的,可小黑偏偏就是个例外。真好,以后他就没机会八婆我了,至少是当面。中午看了一篇文章,讲的是小黑与女友凄美的爱情故事,看了后让人心酸。后来经过我理智的大脑进行透彻的分析,确定文章中的小黑不是我的八婆同事小黑,可是我还是替小黑很难过。
周四在同事那买了个樱花面膜,超级大,如果是樱花雪糕的话,我可能就不嫌大了。周五来了新货,是很久以来就想买的绿泥,于是毫不犹豫的又拿了一个,这个更大,我想如果是绿豆雪糕的话,我一定不嫌大。晚上和朋友及其客户出去玩,我毫不犹豫的点了一个大大的冰激凌,因为我发现最近我把什么都和雪糕联系起来了,心病还需心药医。朋友带的那个各户,中国话都讲不好,还特喜欢唱歌,而且每次让我和他一起唱的时候,都让我心里堵得慌,因为每次他喊我小黄的时候听着就是扫黄,NND!他还点了一首天仙配,这让我很为难,也想起了平平,以前我们出去玩的时候,这是我和平平的保留节目,平平演七仙女,我反串董永,相当震撼了!
今天中午要开会,房子问题也要解决,这个周末真忙,也真好,最起码有理由不去听扫黄了

生日快乐哈

  • Posted on 七月 26, 2007 at 18:40

本打算下了班以后去接朋友的,不过可能飞机还没落地,在等待召唤之前,我决定和最近心情不是甚好,工作又有些繁忙的漫步聊聊天,谈谈心。多好的人啊,我都找不到一个更适合的词来评价我自己了。
开场不到三分钟,漫步就生愣愣的抛出一句话,今天很他生日,约了一帮子狐朋狗友去吃饭,什么人啊,过生日重要,还是思想教育重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个物质生活相当糜烂,精神生活极度空虚的人。不过,作为一个搞IT的人,能过几个生日还不知道呢,有的过就过吧,即使没有我的出席会令他的生日黯淡无光。
我本来不想很落俗的给他送上什么祝福,不过我觉得像他这么恶俗的过生日的人,还是能够接受这么恶俗的祝福的:漫步,生日快乐!
不过下次,再见就再见了,一定不要再加上让人讨厌的哥们了,切记,切记!

我的人生需要解释

  • Posted on 七月 26, 2007 at 17:51

好几天没写点儿什么了,这样不太好,容易让人浮想联翩。
最近一直使用msn,几乎把qq上的那帮子同学朋友给忽略了,看着桌面上那只胖胖的企鹅,心想脑满肠肥的它必是装载了对我殷殷的想念。
看着一个个上蹿下跳的头像,我的眼睛花了,手颤抖了,然后眼泪一酸,鼻子掉下来了。
忙不迭的一个个的点,大有你刚唱罢我登场的劲头儿。我已经准备好了搭上一中午的休息时间接收这决堤般的思念,谁曾想,结果会是这样……
头像跳动的区域大部分集中在搜狐博客这一块儿,网友的名字千奇百怪,留言的内容百怪千奇。
有人问我,是不是傍到大款结婚了,是不是整个老外出国了,是不是乐极生悲患病了
离谱的人问我,是不是生孩子了,是不是酒精中毒致死(我除了刚来杭州的时候喝了那么一点点儿的西湖啤酒,就没闻过酒腥儿),是不是炒股被套跳楼了(我k,这种话也敢说,就不怕我从太平间出来给你当面回复啊)
更离谱的人问我,是不是进戒毒所了
我的心这个堵,活得生龙活虎的一个大活人儿,突然就人不人鬼不鬼了,难道我就不能中了500万环游世界去了。
尽管说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但是我要说,我的人生必须解释!

人的欲望

  • Posted on 七月 20, 2007 at 13:25

老冯从海南回来,关切地询问我在这边的生活怎样,工作怎样,个人问题怎么样,并谆谆教诲我先找个谈着,心想:男人岂是解饿的馒头,解渴的水!

小朱与她的郭博士正热乎,那晚我和GJ对小朱进行了一系列,全方位的爱情教育,GJ是实战派,我是理论派,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后,小朱决定把她与郭博士的爱情加速,展开对郭博士更加犀利的考验。我和GJ一个不小心就成了二氧化锰,多么可爱的催化剂,没有我们小朱的爱情说不定会因为缺氧而窒息。

小朱很感慨地说大学六年半都没件生活用品,现在终于找到了,而我更加关心的是这个生活用品究竟是不是必需的呢。小朱没能坚守自己定下的择偶标准,转而高歌:适合的就是最好的!多么没立场的家伙,显然身体里的爱情火焰把她烧迷糊了,亦或是烧明白了。其实这样的转变才符合生活。

我总是把我一个又一个的愿望或欲望变小,变得易于实现和满足,可是当愿望与现实画上等号的时候,我就开始不安分的试图将它变成大于号,甚至无穷。我妈常常对着电视上锒铛入狱的贪官啧啧咂舌:贪点儿得了,够花就行,你说贪这么多……可是多少是够花,人的欲望啊!

没有去火星

  • Posted on 七月 19, 2007 at 19:02

手机这两天死气沉沉的,除了每天早晨在我起床后叫醒我之外,偶尔震动两下,表明自己基本功能还未尽失,可是有气无力的样子,震的那么没骨气,还不如沙滩上翻滚的鱼。

小彭同志和我细数来杭后接听的仅有的四次电话:第一次始裕兴房产打的,确定是否约时间看房;第二次是海打的,告诉行李已经从上海托运出;第三次是杭州东站的电话,通知去取行李;第四次是me打的,询问伟的病情。听后我深表同情,也略感欣慰。但是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难道我是去火星了吗?我跟漫步讲,我也会不开心,但那是一眨眼的功夫,因为我很会阿Q。当我明白人生苦短的那一刻起,我就决定及时行乐了。

伊文的电话我一般不接,我很怕拿着电话听喘气声,偶尔才搜肠刮肚的冒出一些不咸不淡的东西,但是我更怕拿着电话听单口相声,半天捞不着一个发言的机会。

生活曲线

  • Posted on 七月 17, 2007 at 18:13

我的同事们在很快乐的探讨问题,于是我借着他们兴奋劲儿,抽个小空儿偷个小懒儿.

我的2G内存梦想还是没有实现,不得不继续欲哭无泪的和这个考验人耐力的破电脑缠绵。想当年,共产党小米加步枪解放全中国,看今朝,我凭着1.5和职业道德做完了该做的事。大脑中的生活曲线时刻提醒着我,当某个意愿不能得到满足的时候,总会有另外一种超中意的状况发生,于是,我期待着……

我的快乐都是微小的事情

  • Posted on 七月 16, 2007 at 13:24

在小黎的鼓动下,我很勇敢地向相关部门反映了我们机器的恶劣状况。下午上班的时候,我和小黎公平,公正,公开的瓜分了公司仅剩的两根1G内存条,遗憾的是我们的机器不能很牛X的插三根内存,为了1条G,不得不拔下一条512,大有舍我取谁之意.1,1个半,接下来不出意外的话该是2了吧,想不到走上2G之路如此波折。这让我想起幺妹每次威胁我的时候都会说:我数三下,1,1个半,2,2个半……然后是短暂,而又让人急不踏实的等待,在她刚刚再次张口的时候,我的坚定立刻崩溃掉,很不像个共产党员的答应她提出的合理的,不合理的要求,做出一些很违心,也很无奈的许诺!

1.5跑起来比1强些,但终究差强人意。欧阳让我用他的机器,我在心里大大的赞扬了他。欧阳问我家乡有什么特产,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却用肯定的口气说了一些我认为可能是特产的特产,一来表明我对我所热爱的家乡的了解,二来说明我的家乡并不贫瘠。

我想,我不会一直孤单

  • Posted on 七月 11, 2007 at 17:56

每天打卡的时候我都会很紧张,我的卡被放在最上面,往往是花一秒钟抽出来了,然后花一分钟插进去,如果我后面没有人的话情况就会不一样了,但是每次我的后面都会排上一大溜,这时候我就会很善良的想把抽卡打卡插卡这些动作做的连贯,快速而又完美,以免排在我后面的人因为几秒钟的时间而在卡上烙上了迟到的记号,迟到,对于像我一样敬业的同志是多么不能容忍的啊。可往往事与愿违,然后就造成了我的打卡恐慌症。

今天有个男同事,也是新来的,不过来的比我晚那么一两天,然后我就心安理得的做起了前辈。小同事很喜欢吃零食,我们坐的比较近,只要其中一个人挥下手,另外一个人用眼角的余光就能察觉,在邀请我吃的时候,我很能装的拒绝了,其实这种食品是我最喜欢吃的。在我正为我的破机器郁闷时,

行程

  • Posted on 七月 6, 2007 at 20:40

从北京转战济南,然后到了杭州,想不到自己颠簸的频率如此之大,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但是我坚信,这还没有超出我的能力,生活本来就是如此,只有变化才会感觉出美好!所以当我站在杭州火车站出站口的时候,很想挥动着手臂,对着杭州人民讲:同志们,我来了!可是我发现杭州人民的精气神儿还不及我的十分之一,于是我低调的在心里向杭州人民问了声好。

与江还有伟终于胜利会师,同行的还有小彭的同学海,我们大张旗鼓的住进了杭州的新家,开始的一段时间除了吃就是睡,然后就打扑克,从白天到黑夜,从黑夜到黎明,大家士气昂扬,高歌: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打扑克走到一起来!

海的假期满了,要返回上海,相约周末再过来打扑克,我们三个开始正常人的生活,后来得出结论,正常人的生活很没意思,很枯燥!

今晚加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