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六月 2006.
Displaying 1 - 3 of 3 entries.

男人

  • Posted on 六月 12, 2006 at 16:07

男人好比洋葱,想要看到洋葱的心需要一层一层去剥。但是你在剥的过程中会不断的流泪,剥到最后才知道原来洋葱是没有心的。

伪球迷看球

  • Posted on 六月 9, 2006 at 23:59

     今天德国与哥斯达黎加的揭幕战,最后四比二德国赢了。感觉巴拉克真有味儿道,只是因为伤刚刚恢复,没有上场,克林斯曼也挺男人,呵呵。我不是一个球迷,算是伪球迷吧,说是看球,不如说是看帅哥踢球。接下来的一场比赛是在凌晨三点,中间可以眯一小时,实际上不到一个小时,看完揭幕战球赛,又看了一会儿赛后评论。尽管定了点,可是实在是太困了,第二场比赛没看成。
   半夜的时候,刘给我发短信,告诉我赛后结果。

发牢骚

  • Posted on 六月 6, 2006 at 21:51

    早晨醒来已经快七点了,今天上班肯定要迟到了。离开大姐那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念头,就是特想坐车和大姐一块儿回家了。在单位附近买了一个饼,吃了半个。上午和下午主任都在开会,没有时间和我要,晚上的时候把东西拷过去。主任说他中午喝酒了,也没午睡,脑袋有点儿蒙。我心想我都好几天没睡好觉了。后来我就和他一起把约束和量纲入库了。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好多人给发短信。六六六大顺,顺什么啊,愿望是美好的,可实际上……
   看主任在那里眯着了,我真想趁机跑掉,正当我那琢磨的时候,主任醒了,我算明白了,机会往往就是在你瞎琢磨的时候溜走的。这不,马上就来事了,又要录数据了,我感觉我的步子太快了,有点儿风一般的感觉。快九点半的时候,本打算走的,可是主任又叫我,说库里面还有一个顶重要的基础字典还没数据,让我弄一下。大概半个多小时才说完,我说那我明天早晨来弄吧,主任说明天早晨有点儿晚,为什么让我做的事情都那么急呢,为什么不在工作时间给我安排呢,本来已经超过规定的时间了,按说晚上只要加班到九点的。其实之前晚上都是加班的十点的,周日的时候甚至还加班到十二点了,我想我快疯掉了。我没再讲什么,回到我的机器上弄这个该死的字典,坐在那里特想哭,想回哈尔滨了,当时真想回去后给老师打个电话,告诉他我决定不在这里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