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八月 2008.
Displaying 1 - 10 of 17 entries.

找晶晶小盆友逛街

  • Posted on 八月 30, 2008 at 12:32

其实不开心的时候不是去喝酒,不是去逛街,不是大把的花钱,不是肆无忌惮的放纵,而是坐在电脑前写日记。不快乐的日子由来已久,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是行将就木的人在写遗言似的,真好笑!
希望每周三次医院的日子快点结束,希望快点好起来,然后可以过high一点儿的生活,可以去上海,可现在谁也不想见。那天跟毛说起这个愿望的时候,丫的误会了我的意思,然后又惯性的提到我大爷,你说都那边的人了,至于她这么想念嘛?不过也没办法,每次忤逆了她的意思,她就会拖着老长的腔调你大爷的,或者你爷爷的,我真担心哪天这两位老人家就把她接过去了。也许之前屡屡的放鸽子行为,让毛觉得我是个重色轻友的人,我承认有那么一点点,但现在不是的,我可以很骄傲的宣布:自己已经彻底超脱了。补品还是药品,区分的极好,而且也甚是明白不管什么品,都不能产生依赖。
周四晚上lj过来给我送卡,拿了卡,吃了饭,就往公交车站溜达,路上wp电话我,知道我最近心情不是很舒畅,找我聊聊,基本上贯彻了豆豆同学的没事找晶晶小盆友逛街的思想。wp说她家里本周末举行聚会,是我很心仪的那种,可是目前的状况不能去掺和了,只能反复的拜托wp替我跟进。
周五下午定位子的时候电话突然停机,其实也不突然,我每个月都要停上几次的。想着等下用公司电话打的,QQ上二妹在那蹦跶,于是就远程遥控下我这个刚刚做了经理的牛B的不得了的妹子,这样让我感觉自己比她还牛,什么人啊

梅家坞

  • Posted on 八月 28, 2008 at 13:21

这段时间在看《食客》,去梅家坞的前一天刚好看到山上采茶那一段,于是心生很多向往。想着茶园尽收眼底就禁不住兴奋,结果连照片都是寥寥,遗憾!


包车回来的时候,车主人说好多客人是晚上去的,于是内心暗自决定找个时间弥补一下此行的遗憾。夜空下喝茶看星星,多美,多惬意!

丢了自己个儿

  • Posted on 八月 26, 2008 at 12:41

超级怀念辣的感觉,可是没吃辣很久了,那么一大盆美味的龙虾,我只吃了一个半,还是惴惴不安,心有余悸的,真不爽儿!自从被告知短期内不能吃海鲜以后,才蓦然发现原来我对虾兵蟹将的还是很感冒的。他们几个张牙舞爪、热火朝天的对着一盆子虾使劲,我在边上喝着鸡汤,一勺子一勺子的往嘴里塞米饭,虽然相形之下有些落寞,但土鸡的味道加上软硬适当,特有嚼劲儿的大米饭,觉得也不错。甚至产生带回个土鸡煲再加一大盒米饭的想法,后来吃到肚皮仰望的时候,这种想法就不那么强烈了,反正路程又不远,嘴馋的时候再杀过来好了。
我总认为zy这次组织的活动不是很成功,根本没把我是病人这个因素考虑进去,没修身养性的感觉,反而适得其反的累。于是,这个周末我作主,计划都想好了,一定会皆大欢喜,那是必须的。
自从身体持续微恙后,就感觉自己得了绝症般的期望折腾,用每个周末都是我余下生命里的第一个周末这句话来鞭策自己,无论哪个周末都不想浪费,都想有点儿惊喜,有点儿想起来就笑的回忆。
颓到谷底的想法就像划过夜空的流星,仅存的那道痕碰触着受伤的神经,只有月光的潜力,没有沉底的资本。于是决定该工作的时候好好工作,该娱乐的时候好好娱乐。许是过去的一段时间里对待某些事情太执著,结果让毛有了陌生的感觉,虽然不愿承认,但不是不承认就不是事实了。期待着找回自己,感觉正在找寻的路上……

喝点儿太止(子)奶

  • Posted on 八月 21, 2008 at 08:24

老娘给我电话,正热火朝天呢,突然电话那边就没人了,紧接着是幺妹的声音,说是外甥女狂吃醋,愣讲我娘疼我不疼她了。嘿嘿,我能理解这妮子的心情,犹如当初她刚出生的时候我突然被忽略的感觉是一样的。她不跟我讲话,也不让老娘跟我讲,于是我就跟幺妹在那唠。其实是幺妹一直在讲,告诉我吃饭要规律啦,多吃蔬菜水果啦,不要有压力啦,没事多出去玩玩啦,晚上早点睡啦。心想比我娘还罗嗦,但心里甜蜜蜜的。最后外甥女也不吃醋了,也跟我说话了,还告诉我买点儿太止奶喝。哎,好想家啊!

这个周末的小case,交给zy全权处理,我得准备下出行的道具……

奥运小8之二

  • Posted on 八月 20, 2008 at 23:06

zb说:貌似大款都很中意跳水MM。那天同事们也说:三届跳水皇后嫁的都很好。随便一想,还真是那么回事儿。哎,要是我打小就能高瞻远瞩的,肯定去练跳水。虽然第一次跳板我表现的挺那啥的,拽着后面同学的手死活不跳,最后老师生生的把我扒拉下去了。但若自小就练,保不齐就能在北京奥运会上弄出个大动静。

看过美国nbc拍的奥运会开幕式后,我就一直兴奋,一直兴奋。一是太好看了,另外就是终于找到了新的崇拜者。自从发觉周润发容颜老去以后,我就一直生活在没有偶像的日子里,让人很落寞。可现在不一样了,我很欣赏,很崇拜张艺谋,一点儿也不盲目的,就像当初喜欢小马哥一样,彻底臣服。

今天翘班

  • Posted on 八月 19, 2008 at 18:18

没去上班。按丫丫的意思,我昨天那一博是口号,然后今天就上纲上线了。其实不是的,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最近感觉特别郁闷,这个不能吃,那个不能吃,这个不能喝,那个不能喝,这个不能用,那个不能用,都快成定时炸弹了,还是超危的那种。于是昨天晚上爆发了,我是有事没事就爱哭的那种人,可是很少像昨晚那样的,之后居然没事样的一个人打车回来了,司机师傅可真牛掰,因为我一点儿也想不起来自己曾经告诉过他我住哪。回来后嗜说的毛病就犯了,跟久违的师兄聊啊聊的,最后撑不下了,想着眯下,然后再继续,结果我就没了。今天早晨起来,发烧,头疼得要命,感觉快死了,身子特别轻,踩哪都空落落的,马上飘起来似的。很庆幸,这样的话即使死掉了,也会飘到天堂,要是身子沉就完蛋了,把持不好,沉到十八层地狱就惨了,尽管我并不相信来生什么的,但还是希望……

以前一生病就觉得悲凉,可今儿从医院回来,居然一点儿都不难过,不上班的日子真好,要不是为了那么一点点儿解决温饱的月奉,我才不上班呢,丫丫说,谁不是为了工资啊?你别说,还真有那么一种人,人家就是乐趣,不能说100%吧,起码也可以个五五分,而我工作完全是为了money,纯粹的比蒸馏水还纯净。根本达不到某些人那样的境界,只能像看到姚明样的,仰望,仰望,再仰望。

刚刚吃过药,很苦,不过不是说夏天吃点儿苦味的好嘛,我这样扭曲着别人的意思,安慰着自己。然后轰然躺在床上看着令人期待的体操比赛。李小鹏是挺帅的,黄旭也挺耐看!外国的那几个小伙还都不赖,疯了,是不是到了我这个年龄,看个男的就觉得不错啊?毛的英语不知道到什么水平了,估计这会儿正对着电视意淫,想着选哪个做未来孩儿他爹呢。

二十八加二

  • Posted on 八月 18, 2008 at 08:37

早晨起来,收拾完毕,对着镜子,突然觉得自己很不顺眼,然后颓废的躺在床上,不想上班,随便找个男人把我娶了算了。

害怕寂寞,不敢付出,诸如我这样的女人!

控制!

  • Posted on 八月 15, 2008 at 23:56

好好工作,好好赚钱,不败家了——控制,控制

关于奥运小8一下

  • Posted on 八月 12, 2008 at 17:43

说实话,我不像喜欢高敏,喜欢伏明霞那样彻彻底底,义无反顾地喜欢郭晶晶。10号那场比赛之后才发现,原来喜爱一个人可以突然变得浓郁的。从跳水到采访,都很合me的胃口,嘿嘿!难道是因为更喜欢跳水这个项目?

八卦下,吴敏霞给人的感觉特舒服,越看越爱看,技术更是没得说,xl无论从感觉还是长相都很像吴哦,但是搞的是完全不同的技术,呵呵!

王鑫、陈若琳今天的表现也相当不错哦,据说昨天是王鑫的生日,那么今天这块金牌作为自己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很有意义哈。

迟到的物语

  • Posted on 八月 11, 2008 at 19:31

毛说这半年来我变得太多。
很多事情的发生我都没能预料,看似毫无征兆的发生,其实是有因果的,只是像我这样生活不积极的人在模糊自己的视线罢了,尽量把自己的判断能力和洞察能力降到最低,主观的认为,这样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般的变得简单,人因此也就能够快乐。其实,不是这样的。但我已经习惯了这样去想,这样去做,这样的或喜或悲。
一个岁近三十的女人,高举生活远远高于工作的旗帜,在人生的路上不知深浅的像个傻瓜一样奔跑着。回头看看也没什么可后悔的,就那么回事吧,但是我真想回到小时候,lemon说有这样想法的人是在逃避责任,责任俩字儿从他嘴里冒出来觉得搞笑也很震惊,我不得不再次审视下自己的认知能力。
当你想驾驭一个人,或者跟这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想驾驭你自己,那么你的想法就脱胎换骨了,而你要么天堂,要么地狱。这是我能给毛的唯一解释。
这是情人节加立秋那天的话语,可是我没有发,我不想一开始就把这个秋天定格为忧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