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老娘

  • Posted on 一月 29, 2008 at 11:26

临近年关,老娘今年表现不错,安安生生的准备着过年的吃食,对我的个人问题没有那么的过分关注,很好很满意!起初带个男人回去蒙混过关的想法也省下了,07的干物女摇身一变成了08的3s女(Single,Seventies,Stuck),不管是什么样的称谓,实质大抵相同,起码目前。那天在网上和二妹小聊,问我过年的时候能不能带个爷们儿回去,我心里捉摸着,是不是老娘把这艰巨的催婚任务移交给二妹了?

婚姻对我来说曾经是很向往很美好的事情,继而由怀疑转向恐惧,不知道什么时候婚姻竟变成了这样,其实爱情没有变,婚姻没有变,变的是人心。

最初想结婚的想法是很单纯的。一直认为老娘那里应该窝藏着一些祖辈遗留下来的值钱物儿。就像小时候大姐头上戴的那个特招摇的凤簪,让我眼馋了好长一阵子,不过好在大姐那会天天住在姥姥家,眼不见心也半净了。

大姐是姥姥带大的,所以姥姥严重的偏心眼儿,就像老娘现在对我的两个外甥女根本做不到一视同仁,从这一点可以判断我老娘绝对是她老娘的亲生骨肉。后来,大姐的簪子折了,老娘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找块红绸子布,细心的包起来,而是毫不在意的就给扔到一个破纸盒子里,事后我翻出来仔细观察了一下,颜色已经泛白,没有当初的金黄,心里才渐渐承认这根本不是什么金子做的。
但是这并不代表老娘手里没有什么私房,要不然那个柜子干嘛天天锁着。可能是要等我们出嫁的时候,老娘会翻出一件或者两件,三件也说不准,作为陪嫁放到某个即将出嫁的女儿的手里,那时候觉得我得早点结婚,要不然老娘脑子一热,全给了大姐二姐,那我可就只能干瞪眼了。可是,大姐结婚的时候,在我脑子里出现了几百遍的场景木有出现,莫非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私底下给的,可是我已经很注意了啊。只是大姐的陪嫁都是自己个儿掏腰包,然后老娘去买的,我很诧异,掩人耳目?二姐结婚的时候,在我脑子里出现了几千遍的场景还是木有出现。我就困惑了,然后阿Q的认为,莫非都给我留着呢,因为总体看来,老娘还是比较偏疼我的。这让我安心了很久,即使添了个幺妹,这种想法都没动摇过。后来,很多事实证明,那绝对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纯粹是电视节目看多了落下的后遗症。

大姐前两天给老娘买了件毛衣。
老娘电话里问:啥色(shai 3)儿的?
大姐说是红色的。
老娘拽了吧唧的说:这个红色(se 4),我还是挺满意的。

某个晚上很晚了,老娘给俺打电话,目的只有一个,告诉俺,她今天打麻将岗上掀了,没玩过麻将的人可能不知道什么叫岗上掀,简单的讲就是:敲了个全体起立,胡了个大的。

老娘最近总是告诉我,今天做了哪些吃的,准备了些什么,让我这回家的心痒痒到不行!

今天下雪了,这雪下得很大很满意!

1 Comment on 关于老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