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家长里短 category
Displaying 1 - 2 of 2 entries.

玉米

  • Posted on 九月 11, 2009 at 20:35

      尽管这个城市还是有些闷热,但是却也可以随处嗅到秋的气息。以为立秋了,白露了,那颗燥热的心也会随之变得清爽了。然而,秋天注定是个多愁善感的季节,于是在这样的氛围下怀念显得愈加强烈……
  知足常乐,我常常用这四个字来安慰自己。小的时候家里孩子太多,一个苹果要切成三瓣,一块月饼要分成三份,花生也要分成三堆,太少了就属个数,爸爸在院子里面种了草莓,只结了一个果实,照例被均匀地分成三块。可是那个时候依然很快乐,因为可以吃到苹果,吃到月饼,吃到花生,即使是不足一口的草莓,也足以让我们三个津津有味地吃上几分钟。久而久之让人觉得三这个数字与我们家、与我们有一种缘分。那个时候我们村最常见的农作物就是玉米,不管是煮,还是烤,都是我们姐妹三个最喜欢的。夏天玉米正嫩的时候,妈妈就会从地里掰回半袋,先挑出几穗稍大稍老的,将余下的洗净,然后放到一个大锅里,再把大锅放到灶上,开煮。玉米煮的差不多的时候,灶膛里就不再放柴禾了,这时候就可以用炭火烤先前挑出来的玉米了。每次我们三个都要围在灶旁看妈妈烤玉米,妈妈说这个时候我们三个是最不听话但也是最乖的时候,因为不管妈妈怎么说我们都不肯离开,即使小脸儿都被烤的红扑扑的了,最后妈妈作出让步,但是要离灶火远一些。于是我们三个就坐在爸爸给做的小板凳上远远的、一声不吭地看着,直到烤熟一穗玉米。妈妈把烤熟的玉米均匀的分成三块,然后每一块都插上一根小棍子,这样可以拿着棍子吃而不会烫到了手。那时候不用妈妈撵,我们就乖乖地拿着玉米心满意足地跑到屋子里,一边看电视一边吃玉米。想着等下还有煮玉米吃,就心满意足的。
      虽然现在玉米随时随地都可以吃到,但是已吃不出当年的味道。  

几点关于

  • Posted on 六月 6, 2007 at 18:41

 
1 关于kuai
   
大妹八点到十点的班,我们到的时候,她正忙活着给人扎针儿。二妹,大外甥女,还有我在值班室稍事休息,得空要了大妹宿舍的钥匙,直奔主题——kuai(三声,具体怎么写不知道)。大妹不厚道,起初不肯让我们去,非要等她下班后再陪同前往,看那紧张劲儿,肯定事先没有做什么准备,有料啊!是来访还是来突袭,自是清楚不过了。我们家这几个丫头片子,彼此之间是有kuai必kuai 无kuai也kuai,kuai的不能空了手,被kuai的要无私,私也不要路出马脚。我们仨人进了宿舍,先啃个苹果,这样kuai起来才有劲。最后总结:不虚此行。二妹:一个抱枕,一个小电饭煲;我:一件T,一双袜子;收获最丰的当属大外甥女:一盒色彩地带的眼影,眼线笔,水晶之恋的香水,一对卡子,一袋皮筋儿,一个手链,身上背的小包出来时只装了一包纸巾,这会儿愣没装下。

2 关于大头贴

二姐在做饭,幺妹放学回来后看晚膳还没备好,提议去照大头贴,并获得大外甥女的严重赞同,正说着大妹也下班回来了,嘴里一个劲儿的说:赶得早不如赶得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