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2012.
Displaying 1 - 10 of 30 entries.

night

  • Posted on 十二月 19, 2012 at 00:09

Miss,是想念,也是错过!

原来你还在我的记忆了,那样的真实,那样的真切,直到此刻,我才会想说抱歉……

你快乐吗?我很快乐

  • Posted on 十二月 14, 2012 at 15:53

不知道该说圣诞的气氛越来越浓郁,还是该说末日的气氛越来越浓郁,不管是哪一种,都和现在的冷很搭调,不管是哪一种,内心都有一种疑问——我在这里,你在哪里?

我不快乐吗?好像也还不错,成天无所谓的活着,无所谓的乐和着。我快乐吗?好像也不那么快乐,不能成天无所谓的活着,不能无所谓的乐和着。游走在多一点儿就不真实,少一点儿就不够快乐的那个部分,像走平衡木般,很想把持的好一点儿,再好一点儿……

偶尔会不自觉地暴露出比上不足的艳羡和比下有余的优越,转而豁然,顾那么多干嘛,自己开心最重要,于是义无反顾德国我要的生活,义无反顾地坚持我走的路

上个周末去了长沙,结果天不遂人愿,天天雨天天雨,搞得心情跟着发霉,好在我是填饱肚子躺床上聊微信就会开心的人,末日快乐!

故地重游

  • Posted on 十二月 7, 2012 at 17:39

12月5日,又去了田字坊,无聊的人啊,田字坊,我又来了……

12月5日,天好的出奇,一早起来打车去长途车站,坐上开往西塘的大巴,西塘,我又来了……

晚安,早安

  • Posted on 十二月 4, 2012 at 00:03

想好了,去吃sichuan citizen

擦擦哈喇子,睡觉了

我回来了

  • Posted on 十二月 4, 2012 at 00:01

距离上次更新博客的日子,貌似很久很久了,我已经想不起来在这期间我都做了什么,八月底回了一趟老家,九月份跟着某人去了世贸,十月份杭州千岛湖欢度国庆,然后又去了嘉兴,十一月份跟着去了东方明珠。中间的细枝末节已经记不起来,不管重要还是不重要。下了飞机回到家,开开门,大喊三声:我回来了,我回来了,我回来了,一声高过一声,有些声嘶力竭,可是无人应答,本来嘛,一个人独居的日子,有人答那是见鬼了。洗了个热水澡,敷着面膜,躺在床上想着,明晚我该吃什么。在我的软磨硬泡下,某峰的下午茶终于升级为海底捞了,可是对于某峰这样的一个抠门至极,心思反复,言而无信,狡猾多变,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人来说,即便是签字画押都不保险,更何况是口头承诺了。我本来想着回到上海后就一直保持着饥饿的状态,然后促使某峰尽快兑现承诺,可是貌似要等到他搬家后,册那,那我不是要饿死的么,他还真不怕我死后还会回来找他兑现,哎,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人,你就是拿他没辙!好吧,那就和他死嗑到底,吃饱了才好斗争,于是我躺在床上想着明天晚上去哪里吃,lost heaven还是sichuan citizen?真纠结……

八月底

九月

十月国庆

10月19日嘉兴

11月东方明珠

凡有等待,便有启程

  • Posted on 七月 25, 2012 at 00:34

大姐那天忧心忡忡,面有难色的跟我讲,要是买彩票中了5000万该怎么分啊,我说,狼多肉少似不,大姐拄着脑袋像真事儿似的点点头,啧啧,还真敢担心!看我俩外甥女多有思想,洗澡的时候还关心国家大事:日本会不会打中国?(应该调换个个儿)

天气晴好了,周末去北京?然后去坝上度个小假?

 

饭局

  • Posted on 六月 12, 2012 at 21:35

某峰对我说话越来越放肆,越来越不着边际,有时候会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蜡笔小新那个死小孩,我决定了,下辈子不要某峰做儿子了,精神摧残啊。

滨淑回来了,和我说话的时候绝口不提之前信誓旦旦答应的邀我和某峰吃饭这回事,对某峰,也总以工作忙为由打马虎眼,我想好了,既然滨淑忙,那就直接给钱,让我和某峰两个闲人去吃好了,当然,我们吃的时候,会让服务员加双碗筷的,以示滨淑与我们同在。

最近好无聊,好像粗去玩

纤尘

  • Posted on 六月 4, 2012 at 23:28

还有十天就可以拆线了,一年一道疤,好惊悚!去医院的路上脑子里幻想出各种悲惨场景,哭以及呜嗷喊叫,到了才意识到,这次只是去换药,不是又去缝针的,倒是旁边的那位姐,像极了之前的我,光听声音就够我满目狰狞的了。

有时候觉得自己很强大,却又时常感觉弱小;有时候觉得自己很理性,却也常被感情所左右;有时候觉得自己很缜密,却做过很多不经大脑的事儿,之后叫苦连连。

很多时候想说出心里的不舍以及想念,但总觉得是你的即便什么也不说,终究会守在身边,说了然后守在身边,反而不够真诚。我总相信时间坚守着你的时光,也会让你忘记曾经拥有过的点滴。淡然,然后全身而退,至少不伤痕累累。

手机被我不经大脑的格式化后,很多都不见了,或许是好事,我这样想……

 

 

 

活着便是有悲有喜有惊无险

  • Posted on 五月 31, 2012 at 12:27

悲催大拇指

 

上帝之眼

  • Posted on 五月 27, 2012 at 1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