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2011.
Displaying 1 - 10 of 47 entries.

我的快乐你不懂

  • Posted on 十二月 29, 2011 at 13:05

一直找不到心里面那个重要的你,或许是我太爱自己了

2012就在不远的前面,之前的所有日子里,过的开心吗,至少现在不悲伤,尽可能忠于自己内心的去嗨皮吧。

即使死,也要假装貌美的死去吧

 

夜宵

  • Posted on 十二月 28, 2011 at 00:02

我承认大晚上的捣鼓着吃真的很堕落,可是下午的神马沙拉,神马烤虾,神马意面,神马蛋糕的,对我来说真的不能算是正经八百的饭。晚上在家包饺子,努力做到不露馅,不泡汤,然后就是尽可能的花容月貌些。饺子包好了,我也饿了,把饺子冻起来,不吃,炒米饭,好没道理的选择……

顺便瞄一眼我的大蒜

 

merry christmas!

  • Posted on 十二月 25, 2011 at 03:27

 BUON NATALE

pink dragon?人家好害羞啦

 好啦,好啦,圣诞快乐哦

餐前来点运动吧,国际竞赛么?

哎呦,美女,这是拳击还是太极啊?

传说中的控?

好啦,开餐了,先来个沙拉

各种吃

GIRLS

 好了,要眠了,merry christmas for everyone

它这一辈子

  • Posted on 十二月 22, 2011 at 22:47

在二妹的启发下,也开始培植大蒜,居然也长得风生水起,做菜的本事也自认为的突飞猛进,越发的觉得自己是个处处皆可造的栋梁。

各种节,各种惆怅!

活着

  • Posted on 十二月 15, 2011 at 10:33

活着,有时候就是需要用无所谓的态度来面对各种不靠谱的现实.

圣诞节要来了,我也想“红”,有人送我一首歌:红红的蝴蝶结啊……

无语

晚餐

  • Posted on 十二月 6, 2011 at 22:25

晚上的时候居然下起雨来,快递和巴西木都没有如期送到,我很大度的选择了原谅,其实是别无选择,要知道现在的快递很大爷的。

昨晚因为嘴馋喝了一杯,皮肤又开始闹起别扭,难道要我从此戒酒么?

白天的时候,我跟毛讲,晚上要包两种馅的饺子,毛很不屑:包两个吧。不管怎样我还是包了两种馅的N多饺子

话说今天要减个肥的,但是这样的鬼天气,这样的慢慢长夜,不吃总觉得缺点儿什么

卖相真的不咋滴,可关键是味道好,我还是蛮有天赋的。

BTW,据我妹讲,我大姐最近花钱很猛,我捉摸着是不是悄末儿声的彩票中奖了啊?很值得考究……

决定

  • Posted on 十二月 5, 2011 at 23:33

我姐我妹今天纷纷happy birthday to ME! 作为当事人的我至今还有种置身事外的感觉。我想好了,我的生日我做主,以后要统一为一个日期,号称“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不能这么稀里糊涂的就被生日了,这样的事情以后坚决要杜绝。

今晚消灭了一盘的nachos,很有罪恶感,明天减个肥

很困了,要去睡觉了,night,night

2011年感恩节后

  • Posted on 十一月 25, 2011 at 20:48

某日和毛去做了个精油开背,几日后便不知所谓的浑身瘙痒,我那并不肤白但尚且光滑的背部也荡然无存。网上搜了大小与痒有关的病症,湿疹,荨麻疹,体癣,等等等等,觉得每一个都像,又觉得每一个都不像,于是毅然决然的去了医院,医生只是粗粗的看了下,便果断地确诊为皮炎,之后就开始开方,完全不顾一旁滔滔不绝于耳的我。临走前我反复问了好几次,好像自己得了这种名不见经传的小病很不甘心,不管怎样我可以回到家皮肤依然瘙痒但内心并不忐忑的谨遵医嘱的吃药,然后等待着病情慢慢好转。期间我没有严格的每日穿纯棉的衣服,不吃辣,不喝酒,只是尽量多穿,少吃,少喝。

如今,我彻底康复了,因为昨天即便是喝了两杯,皮肤都没有任何不快的迹象,不像之前,即使吃个chilly dog,或者喝一杯近似无酒精的甜酒,它都会时不时的生个小气儿,闹个小脾气。

刚刚突然想起医生那天在病历上写的那个数字,本以为我对年龄这回事儿在80后奔三的时候就已经完全释怀了,其实,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以前我总在想,如果当初我娘生我的时候再坚持个个把钟头,我就可以义正言辞地说额也是80后啊,但是随着90后歘歘的成长,歘歘的发育,才发觉青春年少过眼云烟,何况任我娘忍耐力再强,也不会忍它个十年。心想,青春早晚逝去,积蓄牛逼狼烟的淡定才是正事儿。

晚安

  • Posted on 十一月 22, 2011 at 00:10

青青河边草,姑娘眠去鸟

2011年11月11日

  • Posted on 十一月 11, 2011 at 11:53

“忘记一个人,并非不再想起,而是偶尔想起,心中却不再有波澜。

真正的忘记,是不需要努力的。

每个人的电话本里,都会有那么一个你永远不会打,也永远不会删的号码;

每个人的心里,都会有那么一个你永远不会提,也永远不会忘的人。”

总会有这样的那样的词句让你对号入座,让你感伤,让你对生活充满期望或绝望,让你无处安放的情感在这傻逼的世界上如孤魂野鬼般游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