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2006.
Displaying 1 - 10 of 32 entries.

总结总结

  • Posted on 十二月 31, 2006 at 13:56

2006年真的就要过去了,莫名其妙的有点儿忧伤,应该是辞旧迎新的,可我找不到那种期待明天的感觉。昨天我生日,之前妈妈打电话告诉我的,否则又会被我搞错,像我这种连自己生日都不记得的人实属稀有动物。家里人的祝福、安慰和鼓励,让我感觉自己成了2006年底最大的赢家。我许愿了,我的愿望不是财色兼收。有些事情是在一刹那间明白的,明白了就好,不要错上加错,然后铸成大错。一直以来苦苦追求的,认为于自己很重要的,仔细想想并非那么重要。
还有10小时24分2006年就彻底结束了,有点儿不舍。拽着06的尾巴希望时间会过的慢点儿,可是我真的很无力。06这一年过的很乱,在我还没理清思绪的时候,时间就残酷的把我抛向毫无准备的07,我像一个没有温习好功课就要走进考场的学生,徘徊在考场门口,进退两难。生活就是考试,如果不去经历,就永远不知道考试的内容。
明天就是07年了,当我们一觉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已是07年的太阳,希望每个人在07快乐,在07收获多多。

再试试……

  • Posted on 十二月 30, 2006 at 13:51

我今天彻底明白了,发明家的最大特点就是喜欢瞎倒腾,很多发明就是倒腾的产物……

居然学会了,兴奋ing

  • Posted on 十二月 30, 2006 at 13:43

容易感动也是变老的标志吗?

  • Posted on 十二月 30, 2006 at 10:59

超过7000再说吧

平安也怎样度过,圣诞节与谁狂欢?

  • Posted on 十二月 24, 2006 at 19:20

   时间过的真快,转眼就到了年底,马上就要生日了,又长了一岁。国外的人,比较看重隐私,据说在国问女人的年龄是很不礼貌滴。虽然中国人对隐私权还不是那么感冒,但是我们时常被教导:对于西方文化,要取其精华,弃其糟粕。于是中国女人开始对年龄也讳莫如深,不过中国是礼仪之邦,说话比较婉转,比较含蓄,年龄不是不能说,只是不能如实说,不能如实说,不是要乱说,而是要策略着说,于是现在在女性人群中很流行的词:奔三,超三……。过了生日,俺可真是名副其实的奔三了,那速度,那距离……每年回家,俺娘的那些麻友对待俺的个人问题那是相当热心,俺是躲之而不及,总是非常坚定的表明自己的立场:俺不着急,俺还小呢。
   每年的生日俺都会许愿,据说生日愿望是不能说出来滴,说出来就不灵验了,俺是多听话的一个孩子啊,听话的孩子咋也没糖吃尼。其实俺每年的愿望都是财色兼收,今年也不例外,既然瞒着不灵光,今年俺就说出来,不知道会不会有惊喜。
   明天就圣诞节了,平安夜俺在这写总结,多么用功多么勤奋的孩子啊。俺连平安果都没买,你说十块钱的平安果俺吃了能安心吗?所以打算去超市买点儿苹果,十块钱能买一堆呢,再花两块钱买些包装纸,买根彩带,实惠!多么节俭多么会过的孩子啊。
   据说北大清华的一些博士抵制过圣诞,说是不能被西方思想毒化,俺们都是新世纪的大学生,比较关心实事,针对这个问题大家在寝室也小讨论一下,俺认为过圣诞只是一个借口,不过想找个机会出去吃,出去玩罢了,过过也无所谓,而XZ完全赞同博士们的观点,并针对前两天冬至没有吃饺子这个事件展开联想,认为过圣诞不如过冬至,想吃想玩大可以在冬至这一天。PP坚决的站在XZ这一边,态度倒是很坚决。今晚,XZ比较言行一致,提出表扬,PP出去大饱口福,言行不一,提出批评。俺,明天与JJ去过圣诞,不违初衷,GOOD, VERY GOOD!
   说是要写总结呢,扯远了,那再扯回来。俺就有这本事,即使离题八万里,俺也能言归正传……
    2006年——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就这样了,到这里吧,就到这里。突然想起马斌了,你说他每天四点多起床跑步去中央电视台录节目,俺在世纪坛旁边住了那么久,每天起的也挺早,咋就一次也没遇到尼?不扯了,不扯了,万一扯不回来,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不是俺的风格。到这里吧,就到这里。

起飞是一种快感,降落是一种安稳

  • Posted on 十二月 23, 2006 at 18:01

   每个人都会有莫名烦躁的时候,人在心情不顺时,哪怕一点儿小事情也会触动那根脆弱的神经。看了二姐给我发的短信,鼻子一酸,就哭了。我是个很情绪化的人,做不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长大了,成人了,自信满满的筹划着一切。为自己的独立,为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大人,曾经是多么骄傲的。可是在挫折的面前,才发现自己仍然像孩子般的无助,突然明白原来家始终是我不离不弃的港湾。
   从没感觉自己变化有多大,也从没静下心来好好的审视自己,就在昨天,突然发觉自己的心境变得不同了,当你越想拥有的一件东西的时候,就越害怕失去,然后就变得失控。
   开了三年的车突然抛锚了,一年后才去修理,可以修好吗?可以再上路吗?

短信:免费的

  • Posted on 十二月 22, 2006 at 08:25

12/18/06  10:53
有人问候的冬天是温暖的,有人牵挂的冬天是快乐的。我托忙碌的电波将冬天的快乐,寄给牵挂的你,用我笨拙的言语为你铺就这个冬天的每一寸温馨。
12/19/06  16:59
很快就是圣诞了,真心祝愿:每年的每月有人疼你;每月的每天有人陪你;每天的每时有人关心你;每时的每分有人爱你;每分的每秒友人想你。
12/20/06  10:43
娃问他妈:abcdefj咋造句?
他妈回答:a,这b孩儿是c家的?光光的趴在d上,连ef都不穿,还不把jj冻坏了!
12/21/06  
圣诞节快到了,送你三块巧克力:第一块德芙,望你得到天下所有的幸福;第二块金帝,祝你在金色年华过着帝王般的生活;第三块吉百利,祝你吉年百事顺利
12/22/06  07:45
你对魔镜说:我美么?魔镜碎了
你对太阳说:难道我不美么?立即日食了
你失望欲绝,想加入邪教,李洪志二话不说,自焚了

马季走了:又一个生命的陨落

  • Posted on 十二月 20, 2006 at 14:14

中午吃饭回来,看到qq上有一条消息:马季先生20日上午10点25分,因心脏病在北京安贞医院去世,终年72岁。
这是真的吗?马季72岁了?………………………………一连串的疑问。
马上打开新浪网页,内容挺残酷,但是是事实。
马季真的走了,我们的快乐还剩多少?
赵丽蓉走了,高秀敏走了,傅彪走了……
生命能够有多久真的不知道,今天我们因为他们的离开而难过,明天我们是否能够依然缅怀。今天还是肝肠寸断,悲痛欲绝,明天是否就会谈笑风生,尽展欢颜
生前莫想身后事
生命是轮回,死亡是又一个新生,希望马季先生能够在另外一个世界过的开心

关于梅婷二三事

  • Posted on 十二月 20, 2006 at 08:35

之一:
人的思维是发散的,人的联想能力是无穷的
某日寝室
……
gj:我这几天在实验室看一部电视剧,我奶奶推荐我看的,刘若英演的,叫《新结婚时代》
me:还有梅婷吧,我看过介绍了,等写完论文我也要看
gj:我存着呢,给你留着
me:好啊。那个男的叫郭晓冬吧
gj:嗯,是那个谁的作品
me:王海翎
gj:人说她的作品就不能看,看完以后就不想结婚了,就会对婚姻有特别深刻的认识
me:是啊,感觉挺现实的,那个《中国式离婚》也是她的作品吧
gj:不知道啊,我知道《牵手》是
me:我现在特喜欢梅婷,她博客上照了好多照片,可漂亮了
gj:是不是梅婷和鄢波出问题了
me:没有,都是记者乱写,两个人在一起怎么可能没有摩擦呢,那些记者夸大其词,说什么人家婚姻亮红灯,要离婚之类的
……

之二:
某日公交车上
……
me:小朱,咱们在南通大街下吧
xz:嗯
……
xz:准备下车吧
me:我有点儿晕车,好像要感冒了
xz:回去给你找点儿药吧。这是哪啊
me:刚过咱们学校呢
xz:啊?我还以为刚才那个红灯是南通大街呢。没停!
me:梅婷?梅婷怎么了?
xz:刚才没停
me(向站牌处的广告牌上看了看):在哪呢,梅婷?
xz:刚才在咱们学校那一站没停。
me:哎呀,在泰山那边停的,我还以为你说演员梅停呢。
xz:……
……

我想要的生活:物质与精神

  • Posted on 十二月 14, 2006 at 21:30

   心情比较不平常的时候,我有两个发泄的途径:买衣裳和吃东西。呵呵,异曲同工,都是花钱。什么叫不平常呢,特高兴和特沮丧都算。
   最近心情经常起伏跌宕,也不知道怎么搞的。以为成年了,成熟了,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困扰和疑惑了,谁知道想象与现实的差别会这么大。人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可能是我太耽于幻想,应该投入生活,于是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街道游荡。买完东西,找个地方一边休息一边吃东西,不管饿还是不饿。
   不是所有人都会受情绪的困扰。很多人一门心思地生活,没有时间胡思乱想。他们不会乱买东西,不会浪费时间在发呆上面,目标明确,存钱,买房子,买车。他们是生活的实践派。而像我这样的,属于生活的游离派,游离在现实与梦想之间。两种生活都不完美,却各有各的乐趣。只要是有乐趣,人生就是还值得。物质和精神,总会在合适的地方,找到它们的归宿。
   有时候我也计划着住大房子,开轿车,养小狗。有时耽于物质的我,也崇尚简单的生活。
   不管是哪一种,最重要的问题是:自己想过什么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