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archives for 2005.
Displaying 1 - 3 of 3 entries.

我唱歌的出路

  • Posted on 十二月 20, 2005 at 13:26

     中午没有睡午觉,闲着没事就学了首儿歌。我学歌的速度超慢,学完了能唱的出口的也就那么几句。今天发现学儿歌挺好的,歌词简单,曲调也简单,对我再适合不过了,所以决定把儿歌作为我的曲风。还有就是回家的时候还可以教教两个小外甥女。

LITTLE FLEA 小跳蚤

Creeping creeping, little flea,

Up my leg and past my knee,

To my tummy, on he gose past my chin and

to my nose, Now he's creeping down my chin,

To my tummy once again,

Down my leg and past my knee, To my toe

that little flea. GOTCHA!
 
   
歌词大意:爬呀,爬呀,小跳蚤,爬上了我的腿,爬过了我的膝盖,爬到了我的肚子上,他继续向前爬,爬过了我的下巴,爬到了我的鼻子上。现在那只小跳蚤正沿着我的下巴向下爬,爬到了我的肚子上,又沿着我的腿向下爬,爬过了我的膝盖,爬到了我的脚趾上,咯吱!

我的星期天

  • Posted on 十二月 18, 2005 at 21:39

      上午去家教了,回来的时候已经是12点儿多了,肚子饿的咕咕叫,鼻子都要冻掉了,当时恨不得把它摘下来揣在兜里,真是饥寒交迫啊.路边烤地瓜的香味老远的就飘进了我的鼻子,挑了一个个头大的。也不管冷不冷了,先啃了两口,又甜又面的,好吃的不得了。真的是人在饿的时候吃什么都香。回来后又煮了面,吃饱喝足了,躺在被窝里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觉得生活真是美好啊!人怎么就这么容易知足尼?
   醒来后,还是不想起床,就躺在被窝里和平平聊天。男人的话题是女人,女人的话题是……衣服和化妆品,呵呵!现在不知道为什么特喜欢鲜艳亮丽的颜色,也许真如别人说的,是为了抓住青春的小尾巴吧。就快要圣诞和元旦了,街上一定很热闹,有打折的衣服,顺路还可以去吃东西,说真的,食堂的东西真的不知道吃什么了,除了鸡蛋。再有差不多三个星期就放假了,于是平平决定从下星期开始每个周末都去逛街,路线都弄好了,我周末没时间,所以初步决定在礼拜五去。你说这女生一天怎么就知道吃和穿呢?平平答曰:我们天生就是来干这个的。经典!
   

换造型喽

  • Posted on 十二月 17, 2005 at 17:27

     
   去年过年回家的时候二姐强烈建议我去把头发烫了,可是老妈坚决不同意,说烫了头发都显得老气.尽管我很想知道烫了头发的我会是什么样子,可是我不是一个勇于挑战新事物的人,另外也不想大过年的违逆了老妈的意思,所以还是很保守的把头发拉直了.烫卷发的事情也就被搁浅了,每每看到别人烫了头发,在心底就会滋生出一些不安分的想法.人家说如果一件事情想了三遍,就该作决定去做了.现在已经是2005年的最后一个月,在这一年的时间里,我已经记不清自己想了几个三遍了,战线拉得够长的,汗……怎么可以这样呢?我在心里责备自己。
   于是今天上午我下定决心去趟头发了,做事情不能全靠理智,有时候也要趁热打铁,当机立断,呵呵,说的挺在理儿!可是找了好半天都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人选和我一起去,大礼拜的人都跑哪去了呢,算了自己去吧。去的时候外面飘着小雪,天儿格外的冷,但是这都没有动摇我的决心。至于效果嘛,两个字:满意。改天发个照片上来。看把我得瑟的,嘿嘿!
   sm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