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年冬至

  • Posted on 十二月 21, 2008 at 23:40

今天,没去加班,我需要一点儿时间,喘口气,缓冲过后也许可以俯冲,否则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样坚持,有点儿厌倦,有点儿厌烦。脖子又开始疼,然后带动着全部的脑神经,头痛。甚至一度消极的希望,不如就这样的死掉,然后有个借口冠冕堂皇的离开。
中午起床,出门买了药,到最近的超市买了水饺,回来的路上看到盛文甘栗前罕有的只那么两个人在排队,然后就又买了栗子。最近的忙碌让我忽略了这样那样的日子,只是在我因为头痛而凌晨五点多醒来便不能再睡的时候,伊文发来短信:寒风怒吼,今日数九,记吃饺子,在家走走。才记起今天是冬至,回来后,煮了几个,说实话,湾仔码头还不如老妈做的,尤其是自家腌的酸菜包出来的酸菜馅儿水饺。于是狠想狠想家,狠想狠想老妈……
吃了药,又拿出一床被子,准备好好睡一觉,困啊,眼皮有泰山那么沉了。我知道这药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所以希望能快点儿睡去,然后就跟不痛一样,而当我醒来的时候,就真的不痛了。
常常会做些光怪陆离的梦,但从来不能预期什么时候发生。曾经梦到过《莲花争霸》里面的老爷子,时至今日还能清楚记得那个梦境。人们常常会对美好的东西过份留恋,然后有意无意的怀念。世间有刻骨铭心的爱有咬牙切齿的恨,遗憾我没有前者,也庆幸我没有后者。
很多人可以对着自己不喜欢甚至有些反感的人心平气和的讲话并报以微笑,随和?中立?虚伪?其实,时间给予人的不光是身高,体重,皱纹和白发,还有日臻成熟的思想,和对人对事对物的坦荡。俗话说的好,众口难调,世上哪能全是自己个儿喜欢的菜。
外面很冷,心里却突然有种被安慰的感觉,即便冷的不够轰烈,但这样的苗头足以让人产生些希望。很想穿上羽绒服,穿上军勾,围上围巾,戴上帽子,戴上手套,坐着105路,到经纬街下车,然后踩得中央大街的积雪咯吱咯吱的响,应和着街边叮叮当,叮叮当,铃儿响叮当的歌声。头上大片的雪花往下飘,睁眼都有些吃力,心情却无比欢畅。就着雪花吃着糖葫芦,不过瘾的话再买只马迭尔,逛累了,就到东方饺子王,运气好的话逮个二楼临窗的位子,边吃饺子边看街景……躺在被窝里不愿起来,想念着哈尔滨那个曾经的冬至。

1 Comment on 08年冬至

  1. 读者说道:

    很喜欢看你码的文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