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肆无忌惮

  • Posted on 十二月 9, 2008 at 01:48

很早以前就计划着这个生日,计划着生日时要做的事儿,要买的东西,要见的人,要说的话,要结束的过往,要开始的新生,不图别的,只想在这个并不华丽的年龄收获一个即使多年以后想起嘴角依然会扬起心满意足的微笑的生日。打算翘个班,舒舒坦儿坦儿的过TM一天。某人说了,也忒兴师动众了吧?您老过六十大寿呢啊?一想也是,然后就乖乖去上班,默默地等待下班。

近几天气温回升,中午时候走在路上裹着大衣围着围巾傻了吧唧的热着,还以为到了冰雪消融,春暖花开的时节了。心情在温度的烘托下,愈加洋溢,活着真好的感觉此起彼伏的。冬日的夜来的早,即使天再温暖。黑掉的瞬间如同对着情感喊出了一声action,浮于表面的,潜藏深处的全部爆发。去酒吧吧,也对着服务生肆无忌惮的说:那个女人喝的什么啊,那么high,给我也来一瓶。去唱歌吧,在凌晨某点站在路边,像朴海美一样挥着手臂嘶哑着嗓子喊:嗨,taxi……或者另寻它途。

如若计划能够按着预期的那样顺利实施,就会有种一切尽在掌控的飘飘然的感觉,如同把一个特欠扁的家伙打趴在地,然后拍拍手上的浮灰,转身不可一世的离去,而无视对方的呻吟。心情轻松的拎着购物袋拎着蛋糕,进了一家朴实无华的小店,不动声色的扫瞄下周遭,失望的找了个靠窗的角落位置,心里咒骂着:妈的,谁发明的邂逅,还要虚伪的在前面儿加个美丽?吃饱喝足吧,今天什么都不忌,不就是辣嘛,忍你忍好久了,酒肉穿肠过,信念心中留,喝醉了,明早儿就会醒了,吃胖了节一天又瘦了。胳膊拄着脑袋随便的一扭,看到有人往这边瞄,你认识我啊?谁认识你啊!出来的时候,脚步轻飘飘的,但还能走直线,只是脸呼呼的热,还有脖子,还有手,手臂,如果高升见了的话,肯定又会说,都成酱扒茄子色(shai,三声)儿了。

还好对面就是小区,进门换了鞋,躺床上开手机,看了几个短信,又关机,又打开,随便打个电话吧,想想还是没打就又关掉。从包里掏出镜子,指着里面酱扒茄子色的脸,没醉装醉耍什么疯啊。醒来后,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清醒极了。洗澡,洗漱。照照已经褪色的脸,没长痘吧,做个面膜吧。冰箱里还有半个柠檬,煮点儿水喝吧,这得胖几斤啊。打开电脑,自动登录的那个qq上还有个深夜无眠的,眼神儿贼好,还没来得及隐身就被他逮个正着儿。
干嘛呢?这么晚还不睡?
(先问问你自己)没事,写博客。
给我个地址,我也看看。
不对外开放。

直接叉掉,继续博客着,矫情着

发表评论